拜登料調整對華政策 「新冷戰」會結束嗎?

評論版 2020/11/16

分享:

美國大選塵埃雖未完全落定,惟拜登選舉人票已超270張,入主白宮成為基準情境。拜登順利當上美國總統的話,中美關係經歷特朗普時代冰封過後,有望相對緩和,只是「新冷戰」難以就此結束。美國當年在美蘇冷戰緩和期調整策略,大幅改善了自身形勢,為冷戰勝局奠下基礎。現在拜登準備一改特朗普單邊硬碰作風,重振美國盟主聲望,以利與中國長綫競爭不爭朝夕,對中國來說挑戰並不小,但中國的牌無疑也比蘇聯豐富得多。

拜登4大議題 助美固本培元

特朗普執政今後最令人記得的,也許是開啟了中美「新冷戰」。中美關係最近幾年狂風暴雨,特朗普政府不計較傳統辦事,一心想扭轉中國崛起勢頭。一味猛攻,但成效見仁見智。

拜登戰略目的盡管同樣是防止中國超前,卻有耐心且着眼長綫棋局,首先並非死命遏制中國,而是「做活」美國。他的具體策略可以說是圍而不攻,把中國圍起來,圍得成就自然有籌碼迫中國「聽話」,不用冒着巨大損失強攻。

拜登上半年在《外交》雜誌撰文闡述自己的大戰略,明言美國必須重拾領導角色。他指出,特朗普背離了給予美國力量和團結的價值,放棄了美國動員聯合應對威脅的領導地位,自己上任後會重建美國民主和同盟、保護美國的經濟未來,讓美國再次領導世界。潛台詞也就是不讓中國超前、不讓中國制定規則說了算。

拜登在該文章表示,自己上任首年,美國會籌辦「民主峰會」(Summit for Democracy),重燃「自由世界」精神,號召其他國家以及科網等產業,採取行動提倡人權,向威權主義說不。他又提出,無論與中國還是任何人競爭,美國都要銳化創新優勢,並聯合其他民主國家的經濟力量與對手抗衡。

美國要再次成為燈塔,當然首先須解決特朗普任內暴發的自身問題,拜登近期則定出了4大議題,作為自己上任後的優先施政範疇,分別是新冠疫情、經濟危機、種族問題,以及氣候變化。4項議題都面向美國國內,同時多數也涉及國際合作,反映拜登執政會以美國固本培元為先,中美外交鬥爭相對會暫擱一邊。因為對拜登陣營來說,先做好美國自己的事,才是對付中國的最佳辦法。

美蘇冷戰緩和期 借古鑑今

如此,中美關係有望迎來相對緩和期,雙方像過去幾年一樣直接衝突的頻率和烈度都可能減低。這段中美所謂「新冷戰」之中的潛在緩和期,與當年美國與蘇聯冷戰緩和期,早段耐人尋味地有幾分相似,或許值得借古鑑今。

美蘇冷戰緩和期始於1960年代末,終於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美蘇相對形勢在此期間發生顯著變化,對後局影響重大。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美蘇勢均力敵硬碰險些爆發核戰,雙方之後逐漸醒覺不對頭,建立白宮、克里姆林宮「熱綫」作為安全網,並於1969年展開戰略武器限制談判(SALT),啟動了延續至今的核軍控體系。

美國在冷戰緩和期間調整了心態,不再將「反共」意識形態視為至高無上,改以現實政治地緣博弈角度看待美蘇關係,這為美國做活自身棋局開啟了多道大門。美國期內開展三角外交,尼克遜1972年訪華,締造聯華抗蘇之局;從越戰泥潭解脫,1973年正式從越南撤軍;以間接方式大幅削弱蘇聯在中東影響力,1974年贖罪日戰爭與其後和談,令埃及這原本親蘇的阿拉伯世界盟主投向美國與以色列一方。

值得一提的是,冷戰緩和期間美蘇緊張放鬆,亦為歐洲外交重新注入活力。原本隔着鐵幕的東西歐開始重新交往。勃蘭特(Willy Brandt)1969年上任西德總理後實施「新東方政策」,打破東西德之間堅冰;他1970年更到訪波蘭這東歐國家,做出了著名的「華沙之跪」,為二戰歷史悔罪。這輪巧實力的展示,也許預示了20年後東歐劇變「蘇東坡」的結果。

總體而言,冷戰緩和期間的國際環境朝着有利美國的方向演變,美國擺脫了舊有包袱,國內種族問題也獲得改善,整體博弈能力有所提高,而蘇聯在期內則逐步邁向孤立。蘇聯1979年入侵阿富汗成為眾矢之的,以及列根1981年入主白宮,重新對蘇聯採取強硬策略,則標誌了冷戰緩和期結束。冷戰勝負在1980年代愈發明顯,結局世人皆知。

中美關係可控 長遠規劃布局

說回今天,拜登如順利上台,中美「新冷戰」出現緩和期,會意味美國從特朗普執政亂局解脫、內部問題可望改善;美國會重拾多邊主義,軟實力回升,並打開新的外交可能。時值中國外部環境變得複雜,中歐矛盾日益突出,歐洲外交形勢波譎雲詭,而拜登調整美國策略算是踏出一步,中國如何回應,避免國際環境朝有利美國的方向演變,值得慎重思考。保持戰略定力,保持低調沉穩,避免成為眾矢之的,應是上策。

不過,「新冷戰」緩和期也未嘗不是中國的機遇。畢竟特朗普的狂風暴雨過去,中美關係重新變得可料、可控,中國不用再忍受和招架突如其來的狂野攻擊之餘,還會有更多空間做長遠規劃布局,把自己棋局做活。拜登陣營亦表明有意就氣候變化、公共衞生、核不擴散等全球議題與中國合作,而拜登4大優先施政範疇除了種族一項,皆難與中國撇清關係,樂觀地看,這就為中美關係帶來緩和的可能。

把握時機 拓對外經貿安全網

中國要拆拜登這個局,對外經貿關係可謂最有力的牌,這正正也是蘇聯當年最窮乏的牌。中美關係在經貿驅動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中國與其他國家也是如此下,美國要把中國圍起來的成本和難度不小。拜登外交政策軍師、下任國務卿熱門人選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承認,「中美脫鈎」並不現實。經貿在中美關係陷入建交以來最低谷時,仍以中美貿易戰協議形式作為兩國關係最強紐帶,中國在拜登時代更宜把握機會擴大這張安全網。

如今中國在全球疫情下成為唯一仍有增長的主要經濟體,美國復甦更離不開中國市場。可口可樂、通用汽車、Estée Lauder等美企近期紛紛表示,中國消費者需求提振了他們的業績。美國最大出口商波音,737 MAX客機復飛與今後銷售是否順利,相當程度上繫於中國這未來最大民航市場。拜登正確認識到控制疫情是挽救經濟前提下,亦使美國離不開中國口罩等醫療防護裝備;中國對美多項出口今年來雙位數大跌,但頭8個月整體跌幅僅3.6%,也正是因為醫療防護裝備所撑起。

當然,美國政界近年趨向認為與中國做生意是養虎為患,中美經貿在拜登年代能否繼續擴大,在更大程度上促進美國復甦,同時提高中美互相依存程度,以更平等的互利關係來抵制美國圍堵意慾,仍然有待觀察。但正如內地評論所言,中國不必對中美關係改善抱有幻想,只是也不要放棄付出努力。

拜登順利當上美國總統的話,中美關係經歷特朗普冰封時代,有望相對緩和,只是「新冷戰」難以就此結束。(路透社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