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替伊萬卡 「浪女回頭」的第一千金

評論版 2020/11/17

分享:

說到美國第一千金,人們已習慣地想到伊萬卡(Ivanka Trump),無疑是特朗普任內最為人熟悉和高調面孔之一,作為高級顧問出入白宮參與政事,一陣又傳將來會參選總統。和父親一樣,她在白宮這個舞台的日子行將結束,在其他鎂光燈照射的地方繼續發亮的生活。有着「人間芭比」之稱的伊萬卡第一千金頭銜,將會由同樣39歲,貌似英國哈里王子妻子梅根的拜登女兒接替。

阿什莉·拜登(Ashley Biden),是拜登與第二任妻子,即未來第一夫人吉爾(Jill Biden)唯一孩子,但不是拜登唯一女兒。拜登和首任妻子育有兩兒一女,1972年一場車禍帶走了妻子和只有1歲的女兒,兩名兒子受傷倖存。9年後,拜登和吉爾誕下阿什莉。曾痛失幼女,年近40喜得幺女,拜登把阿什莉寵上天,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他還因為阿什莉開口,做了一件並非普通父親做的事。

啟發拜登 編寫海豚保護法案

話說阿什莉8、9歲,會不時向父親提到人們捕捉吞拿魚時,一些海豚會連同一起被困漁網,她還會蒐集資料和用海報來支持自己的說法。眼看女兒喜歡海豚,拜登乾脆和另一位國會議員合作,編寫了1990年的海豚保護法案,並游說支持。阿什莉亦有幫手,拿着自己的資料及海報,和爸爸一道去華盛頓的國會游說,法案最終獲通過。也許是宣傳拉票花招,但海豚也會感謝父女倆吧。

盡管阿什莉沒有伊萬卡那般耀眼,但對於她來說,為父親助選也不是新鮮事兒了,早在1987年她6歲大,就已經和兩位同父異母哥哥博(Beau Biden)及亨特(Hunter Biden),為父親首次競選總統「助選」,出席各種拉票活動。一個這麼乖的孩子,媽媽吉爾又從事教育工作,長大後敢情是個有家教有為的人生勝利組吧。

然而,阿什莉青年時代和不少美國同齡人一樣,叛逆之外還與毒品沾上邊。據報道,1999年18歲的她因非法持有大麻被捕,之後獲警方撤銷控罪。小報《紐約郵報》曾報道,2009年一名男子聲稱握有阿什莉吸食白粉錄影片段,並以200萬美元向媒體兜售,事件不了了之。阿什莉亦曾因維護朋友,被指妨礙警察執行公務而拘捕,在道歉後警方亦沒有起訴。

美國媒體近期開始把焦點落在阿什莉身上,都多少渲染她是「壞女孩」。在我說來,在美國不同香港,受朋輩影響嘗試吸食毒品,部分年輕人都試過。若真的要數臭史,捲入「烏克蘭門」及私生活混亂的哥哥亨特才算得上是「壞了的人」,阿什莉也許只是年少輕狂那種。

投身社會服務 尋得人生意義

大學唸文化人類學的阿什莉後來亦「浪女回頭」,投身社會服務,在家鄉特拉華州的少年拘留所工作。據報道,在那些日子她逐漸找到人生意義,前綫工作經歷加上自己年少的叛逆,令她決心服務社會,後來重回校園攻讀社工碩士。2012年,她加入一個司法中心,為州的刑事司法改革思考出路,與此同時致力預防青少年犯罪,並幫助獲釋者更新。有報道引述她表示,每人或許都做過錯誤的選擇,自己也不例外,更新人士應擁有改過自新機會,她希望能為這類人提供更多可能性。

除了本職,阿什莉和伊萬卡相似之處是同樣對時尚有興趣。2017年,她創立自己品牌Livelihood,透過網上出售服飾,銷售收入部分捐贈社區組織和慈善組織。她說希望透過品牌喚起大眾,關注收入不公與種族不平等問題。

阿什莉結婚8年,丈夫是耳鼻喉科醫生及健康科技公司負責人克萊因(Howard Krein),和伊萬卡丈夫庫什納一樣,科爾溫也是猶太人,夫婦倆住在費城。與享受被鎂光燈環繞的伊萬卡不同,阿什莉相對低調,即使一些媒體挖拜登及亨特黑材料那些日子,阿什莉依舊保持神秘。她罕有面對公眾說話,是今年8月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和哥哥亨特透過錄影片段(請【按此】觀看「阿什莉談父親拜登」視頻)為父親拉票,稱讚拜登是偉大父親,深信他有領導國家的品格和遠見。

在拜登當副總統8年裏,當過第二千金的阿什莉如今再次走進公眾視野。和伊萬卡不同的是,阿什莉至今沒有引起相同程度的關注,她亦將自己社交媒體帳戶設為私人帳戶。在伊萬卡耀眼光環下接棒,阿什莉會成為新一任備受矚目第一千金,頻繁閃亮登場,抑或尋求生活如常?

曾經逆風飛翔,如今為社會帶來正能量,或者才是她所追求的?她專注於改善青少年在司法制度的權利,爭取更多改過自新機會,以至減少社會不公義等,皆源於2015年腦癌逝世,曾任特拉華州總檢察長的大哥博的遺志。Livelihood品牌的標誌狀似箭頭,靈感亦來自博,「我們必須被拉到最低點,才能向前射擊。他(博)是我的弓……我別無選擇,只能向前射擊,繼續前進,繼續瞄準自己的夢想。」阿什莉說。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