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暖化溫水煮蛙 港減碳「軟硬兼施」

評論版 2020/11/17

分享: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將近1年,全球不少工廠停產減產、白領在家辦公、商舖休業、海陸空交通大減、各種會議和授課改在網上進行,帶來意想不到的後果,便是全球碳排放大大減少,空氣質素得以改善,引發各國政府、各行各業、以至個人,反思一些存在已久,但大家一直都掉以輕心,或沒有設法和決心去解決的普世問題,包括在追求發展時避免永久損害地球自然生態和加劇氣候變化。

氣候變化的元兇是二氧化碳的排放,全球大部分國家在政府層面都意識到,氣候變化會威脅人類的命運,故此聯合國於1988年成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但減少碳排放(減碳)將需要政府和企業放棄或大大減少倚賴以傳統科技及思維發展經濟,故此該委員會花了27年爭論如何全球減碳,逆轉氣候變化,終於在2015年才達成共識,訂立有法律約束力和可量化減碳目標的《巴黎協定》。該協定的核心目標,是將全球平均溫度升幅,控制在工業化前水平低於攝氏2度以內,和爭取把溫度升幅限制於攝氏1.5度之內。至今包括中國在內,已有184個國家加入了《巴黎協定》,就着以上的全球目標,按本身的資源和情況,制定目標及時間表,推動全民共同參與。

中國力爭 2030年前碳排放見頂

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全球各國之冠,一直以來被歐美發達國家,包括「五十步笑百步」的美國,批評為氣候變化的罪人,但兩個月前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上宣布,中國為增加在《巴黎協定》下的「自主貢獻」,決定力爭二氧化碳排放於2030年前達到峰值,並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消息震撼了國際政壇和環保界,雖然有西方國家對中國能否兌現這個極之進取的承諾有很大保留,但國家體面和誠信攸關,相信中國政府會悉力以赴,10年內便可見真章。

反觀素以世界警察自居、盤踞道德高地的美國,碳排放量位列全球第二,卻出爾反爾,在加入《巴黎協定》兩年後宣布退出,並於本月4日正式生效。尚幸下屆候任總統拜登明言,來年上任首天美國將重返協定,希望他君子一諾千金,為回復世界清潔、健康及可持續發展,重新履行泱泱大國應負上的責任。

一如其他中國已加入的國際公約和協議,《巴黎協定》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為此香港於2017年發布了《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網址:climateready.gov.hk),主要目標包括於2030年把香港碳強度由2005年水平降低65%至70%,相當於全港人均碳排放量降至3.3至3.8公噸(今年估計量是4.5公噸左右)。為配合國家履行《巴黎協定》下的責任,香港須每5年(首輪是2019年)檢討應對氣候變化工作,以及提交更新行動計劃的時間表。特區政府設立的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兩年前已就此展開公眾參與,並剛於上周五向政府呈交了報告和建議。

港訂藍圖 提供誘因+立例減碳

政府基於上述報告,將編製《長遠減碳藍圖》,據知預算於明年中完成,新的藍圖將意味着所有碳排放者今後要加大減碳力度。對不少香港人來說,氣候變化可能只會令他們想起萬里以外冰川融化、北極熊捱餓的情景,事不關己,不會感到切膚之痛,支持減碳可以口惠實不至,要身體力行時就卻步不前。以都市固體廢物收費為例,目的是鼓勵市民和商界減少碳足印,但立法過程屢遇挫折,審議草案的各黨派因不同理由,延誤工作了兩年,希望昨天重開的法案委員會以公眾利益為重,在本立法年度通過法案。

由這個例子可見,香港能否達標,很視乎政府和民間關注團體能否成功協助社會各階層、各世代,以及各行業,了解氣候改變問題的嚴重性和迫切性,以及對他們和後代生活或企業長遠發展的影響,使他們願意把私利放下,與政府齊心合力對抗氣候變化,必要時可軟(提供誘因)硬(立例強制)兼施。

上文提到剛出台的可持續發展委員會《長遠減碳策略公眾參與報告》,就8個主要範疇,包括目標、生活方式、建築環境、交通、城市規劃與管理等,提出了55項短、中、長期建議,爭取香港在2050年或之前達到碳中和,比全國目標早10年,詳情見委員會網頁(susdev.org.hk/tc/report.php),此處不贅。筆者估計,新冠肺炎在有效疫苗面世前,將會繼續打擊各地,包括本港的經濟,明年政府推出《長遠減碳藍圖》時,相信經濟仍未能回到正軌,不排除社會有聲音,要求政府延遲落實短期行動的時間,或增加減碳的經濟誘因(例如補貼或豁免收費),為香港減碳達標帶來挑戰。

疫下拓綠色金融 鼓勵低碳生活

不過有危也有機,全球重視應對氣候變化,有利減碳科研及技術開發工作加快步伐,其成果若有助商界減碳時亦減少經營成本,一矢雙鵰,商界自當會樂而為之。有意投身初創企業者可把握機會,就香港獨特的情況(氣候、地理、交通、建築、市民生活習慣等)研發可商業化的應用程式和產品,而金融界也可藉應對氣候變化行動的融資需求,拓展綠色金融服務,鞏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至於報告建議鼓勵港人改變「燒碳」(購買如衣履手機等消費品、外遊、私家車代步等)的生活習慣,銷售業界也可變通應對,例如推廣低碳綠色產品和服務,提供產品回收服務等,抵銷減碳行動可能對業務造成的衝擊。

無可否認,長遠減碳行動在短期內可能會對某些行業有負面影響,但這些行業也最可能一直以來為追求最大經濟利益而「剝削」了地球,如今開始補償對地球造成的傷害,也符合社會公義。況且,假若政府為它們「改過自新」提供經濟誘因,還有理由與全球人類為敵嗎?

新冠肺炎雖然來勢洶洶,至今全球感染人數達5,000多萬,過百萬人賠上了性命,但如明年有疫苗可用,人類還有戰勝疫魔的希望;氣候變化卻如溫水煮蛙,全球不止人類,連帶地球上所有生命,都在不知不覺間邁向滅亡邊緣。氣候專家估算,我們僅有10多年時間阻止氣候變化造成對地球生命不可逆轉的傷害,最新數據卻顯示,全球正朝向升溫攝氏3至4度,反映大部分世人尚未接受問題的迫切性。多國政府近年積極探險外星球,難道是暗地裏策劃Plan B,準備放棄這美麗行星,進行太空移民?

香港於2017年發布了《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主要目標包括於2030年把碳強度由2005年水平降低65%至70%。(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勵超 地政總署前署長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