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巴漢子

副刊版 2020/11/18

分享:

也是巧合,剛到過四川西面的藏區,藏文化有關的新聞就多起來。西藏導演萬瑪才旦的新作《氣球》終於在內地院綫公映。網絡上,則有位突然走紅的藏族康巴少年,因長得帥又天然,被人拍下動態,放上抖音,就在自己也不太清楚的情況下火爆起來。

關於西藏文化,我們所知甚少。之前一直沒深入西藏作長綫遊,就是認為要真正領略些甚麼,還是之前有更充足的資料準備,而非只去幾個景點打個卡。

今次認識了一位藏族大漢,也有典型康巴男子的粗豪黑實外形,之前幾位女性朋友結伴遊,回來也大讚當地男子俊美又有男人味。事情就如上述這位突然抖音走紅的少年一樣,其實對主流漢人中國而言,藏族特別是康巴男子,還真帶有一種神話傳說般的定見形象。就如這位少年,二十歲沒上學,但在冰川雪山陽光下走動,就給網友形容為最純真的笑容。他被廣為流傳,叫人留有印象的是當問到他的夢想,會否去參加選秀?他的答案是,只想成為族中馬術比賽冠軍。只不過事件的背後是,拍這視頻的攝影師,在用少年的人氣去引流,吸粉絲,無論少年本人是否願意,他將可能成為流量時代,走紅一天,之後或被遺忘,或被世俗改變的普通人。

回到康巴朋友的話題,發現康巴男的皮膚黑實之外,黑髮繁茂也是特色。他除了開民宿,同時也是該區的藏文化館館長,設有唐卡工作坊,甚至在後山,保留了當年僧人打坐冥想的洞穴,可供住客體驗。較熟落後,就可談到藏文化的危機,現代化轉型的各種新想法。但同時,對於藏醫奇迹般的見聞,圓寂後高僧那縮小的遺體,對在西方醫學傳統下長大的人而言,還是帶種神秘獵奇感。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