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代號Celtic說起 美將來有華人總統?

評論版 2020/11/18

分享:

上周寫了一篇介紹拜登過渡團隊華裔主要成員盧沛寧的文章,今天這篇文章我已想寫一段時間,會分兩天刊出,從歷史角度看看,美國會出現華人總統嗎?

作為當選總統,拜登已獲得加強的特勤局(Secret Service)保安,拜登保安代號是「塞爾特人」(Celtic),賀錦麗代號是「先鋒」(Pioneer),是他們自己選擇的,據稱特朗普的是「大人物」(Mogul),似乎都投射了他們心底所想所念。

拜登揀塞爾特人,可說凸顯了他的根--愛爾蘭血統。塞爾特人,原是北歐民族,有說他們數千年前建造了舉世聞名的「巨石陣」,在羅馬帝國時期與日耳曼人、斯拉夫人一同被羅馬人並稱為歐洲三大蠻族,也是現今歐洲人代表民族之一,後來勢力範圍剩下愛爾蘭、蘇格蘭等一部分。現今愛爾蘭人、蘇格蘭人、英格蘭及法國部分人,祖先都是塞爾特人。

眾所周知,美國是移民國家,土生土長的印第安人,在美國已成了少數族裔。愛爾蘭人是移民美國的第一波少數族裔,比華人早。在美國獨立前,英國是宗主國,愛爾蘭人已經在美國站穩腳,有優勢。18世紀,剛獨立的美國人口只有大約300萬,百廢待興,開始吸引移民增加人口,以增強國力,踏入19世紀移民潮開始出現。1840年以前,美國雖也有大約100萬愛爾蘭人移民,但大量湧入是在1840年歐洲大饑荒之後。

愛爾蘭連年饑荒 激發移美潮

大家都聽過華工、黑奴漂洋到美國生活的慘況,或許會問愛爾蘭人為何要去當時仍落後的美國?事實上不少歷史都指出,英國統治下的愛爾蘭農民實際生活條件,可能還不如美國黑奴。主要信仰為天主教的愛爾蘭人,被英格蘭基督教統治者管治,長期奴役,也飽受宗教壓迫。1840年起愛爾蘭連年饑荒,激發移民潮往美國碰運氣。百萬計愛爾蘭人在波士頓、芝加哥、三藩市等落地聚居,從農民變成城市貧民。

當年美國不似今日,貧民窟像今天第三世界,城市基礎設施建設落後,排洩物、老鼠、疾病……面對陌生生活帶來的遏抑和焦慮,酒精幫助釋放苦悶。飲酒本是他們風俗之一,愛爾蘭人愛飲酒,尤其威士忌。酗酒、鬧事,成為貼在他們身上的標籤。當時曾經有人說,愛爾蘭人給美國帶來的只有破爛。窮又沒文化,愛爾蘭移民女性當女傭,男人掘礦、修築鐵路。他們和後來加入的華工,為修鐵路付出巨大努力。

愛爾蘭的歷史,充滿壓迫與反抗。反抗羅馬人,反抗英國人,也許正是這些抗爭基因,鍛練了他們心志,強化了他們的組織。愛爾蘭是能說會道的民族,口才魅力加上努力,與同胞凝聚力,使得愛爾蘭人在政治上有了突破。1880年後,開始控制多個大城市的市政,選出來的人,有權力後就任命親戚朋友為公務員,包括警察、教師等,不一而足,這些職位當時都並非投考的,愛爾蘭人話語權愈來愈大,甚至終於當上了白宮主人。

由於口才了得,美國的愛爾蘭人出了不少政客、娛樂圈中人、媒體人之類,其中最知名的要算甘迺迪總統。他充分展現口才,個人魅力也是眾多總統中數一數二。祖先是愛爾蘭人的總統,還有尼克遜、列根、布殊等。愛爾蘭裔的甘迺迪信奉天主教,他之前的總統都沒有天主教徒;拜登也是天主教徒,而非大部分美國人所信奉的基督教新教。

美國是由一群新教徒建立的,盡管立國先賢們在憲法中明確了宗教自由,但愛爾蘭人曾經因宗教信仰不同,在美國主流社會格格不入。就像今天美國社會,有人認為信仰天主教的拉丁裔移民頑固不化一樣,愛爾蘭移民當初亦因宗教信仰,讓一些美國人感到是異類。經過一個多世紀,愛爾蘭人的種子在美利堅土地生根發芽,枝繁葉茂。他們擺脫當初困境,在收入和教育方面達到甚或超過全國平均水平。

教育收入高 愛爾蘭人佔美人口1成

據近年美國人口統計,自稱有愛爾蘭血統的美國人約3,300萬,約佔總人口1成。主要分布東北部,如麻省、新罕布什爾州等,大家可能聽過聖博德節(St. Patrick's Day),美國每年都有隆重遊行和派對,就是屬於愛爾蘭人的慶典。愛爾蘭移民的影響,亦深深烙印美國文化當中,在愛爾蘭移民集中的波士頓,就有大家聽聞的NBA球隊波士頓塞爾特人(Boston Celtics)。

大導演馬田史高西斯去年的史詩式電影《愛爾蘭人》《The Irishman》,以上世紀中葉為背景,講述羅拔迪尼路飾演的愛爾蘭裔黑幫殺手的生平。他原本在費城當貨車司機,偶然獲得意大利裔黑幫老大賞識,開始了犯罪生涯,又結識了兼具德國及愛爾蘭血統,阿爾帕仙奴飾演的司機工會頭頭。在現實生活中,愛爾蘭人善於搞組織活動,當時美國的工會當中,少不了愛爾蘭人身影。對於政治競選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能量。

今天在美國,愛爾蘭裔並非最大外來族群,而是德國人。今屆總統選舉,可說是德裔的特朗普與愛爾蘭裔的拜登之爭。那麼何時輪到華裔?明天談談。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