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大方向 低成本改善公廁衞生

評論版 2020/11/18

分享:

對於介入市民的日常生活,香港政府一直以來都採取審慎態度,市民亦抗拒家長式的管治,在上一篇文章,我們提議運用建基於自由家長主義的輕推理論,推動正確如廁行為,惟公廁衞生惡劣乃老問題,需多管齊下方能改善,有甚麼新政策可引進呢?公廁在近月被指為新冠肺炎傳播媒介之一,人們對改善衞生政策的意向又是否有轉變?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在本年3月進行全港性隨機抽樣電話問卷調查,了解社會人士對公廁衞生政策的意向,並嘗試勾勒改善的圖譜。首先,調查民眾對現行政策成效作出評價,包括當中的科技因素(如增設自動沖廁系統)及制度因素(如加強清潔服務)。其次,我們構思了一系列新措施,探討民眾對這些措施的接受程度,更重要的是剖析接受與否背後的想法。這些措施涵蓋:(一)經濟手段,如實行公廁收費以減少使用量、以徵費增聘清潔工等;(二)軟性家長主義手段(勸喻、教導、推動自我約束等),如招募「公廁衞生大使」推廣正確如廁、教導學生清潔校內廁所以培養公德心、安裝電子提示沖廁系統以培養使用者管理自己行為的能力等,以及(三)硬性家長主義手段(懲罰性),如向不正確如廁者罰款。

調查結果顯示,就現行政策,認為引進科技元素和增加清潔人手或次數有用的受訪者各高達82.6%和95%,這兩項政策對改善衞生的效用,可說具有社會共識。至於構思的新政策,最受支持的為向不正確如廁人士罰款(77.1%),其餘按次為安排學生清潔校內廁所(76.6%)、安裝電子提示沖廁系統(75.6%)、招募「公廁衞生大使」(61.7%)、公廁收費(47.4%)。

法規備而不用 提醒自行規管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普遍認為香港人難以接受規管,但根據調查所得,近8成受訪者同意向不正確如廁者罰款,這反映人們對公廁衞生現況深惡痛絕,不再滿足於勸喻式教育,希望加大力度糾正不正確如廁行為。這符合我們在第二篇文章提及的調查結果,即8成受訪者認為使用者欠缺公德心,是導致衞生惡劣的主因,故不難理解何以有這樣大的比數贊同以罰款約束人的行為。

根據《公廁(行為及舉止)規例》(第132BL章),「不得……(b)故意及不當地弄污或毁壞公廁內的梯間、地面、通路、牆壁、門、浴缸、座板或任何其他裝置;……(f)吐痰……;或(g)在公廁的任何隔室、通路或梯間留下扔棄物。

違者雖可按簡易程序定罪處以第1級罰款2,000元,但相信民眾對此規例知之不多,遑論能有效執行,令其形同虛設,原因相信是在公廁內執法的難度頗大,主要是舉證難:如廁屬私密行為,男士在尿兜小解看似公開,但不代表可任由他人注視,而女士在廁格內方便,更無從窺探。無論是檢舉物證,或是指證不正確如廁行為,均存在着難度。

法規具強制性本質,賦予政府介入民眾日常生活的權力。懲罰未必是良方,但法規形同虛設的話,易令人誤以為毋須為自己行為負責,產生不良後果。由法規衍生的罰則具約束力,與社會規範形成緊密關係,故此法規可確立對錯標準,作為規範行為的準則。法規備而不用,正是現代政府的管治藝術,策略是不時宣傳法規背後的理念,以確立規範,提醒人們自行規管行為,因此法規的真正效用在於規範,而不在處罰。

其次,同樣近8成受訪者贊同安排學生清潔校內廁所。在學校課程引入廁所教育,讓學生打掃校內廁所,可說是寶貴的生活教育,能培養學生自律及關顧公共衞生的意識,令他們愛護公廁,並對協助打掃公廁的事務員產生感恩之心。鄰近地區如日本及台灣,學校早已規定中小學生打掃校內廁所,近年內地部分學校也推行相關計劃。香港早前亦有學校仿效,惟家長擔心子女在清潔過程中感染細菌,致使計劃未能延續,實屬可惜。其實食環署可與教育局、學校、家長共同策劃,完善清潔流程,保護學生安全,創造這措施的推行條件。這不獨惠及學生及學校,亦能透過學生,推動其親友的正確如廁行為。

引入廁所教育 建正面價值觀

此外,食環署可考慮在中小學挑選表現良好的學生擔任風紀,協助推行這項措施,或資助學校設立小衞生督察,檢查校內廁所衞生,仿效制服團隊穿上美觀制服,建立守護公共衞生乃榮耀之事的正面價值觀。

其三,7成半受訪者贊同以科技智能管理如廁行為,安裝電子系統提醒沖廁,一旦感應到使用者沒有沖廁,會發出響號。如廁為私密行為,尤其在廁格內不易監察,而電子系統正好將「未被看見」的舉止轉化為「被看見」,利用人們怕「被提示」而感到尷尬的心理,自動自覺沖廁,久而久之自行規管行為。新加坡為了打擊在電梯內便溺,部分電梯的地上及牆身安裝熱力探測器,旨在令人克制此類不正確行為,原理同出一轍。

其四,逾6成受訪者贊同招募「公廁衞生大使」。單靠政府改善公廁清潔情況,顯然難以取得長久效果。

手機舉報程式 推動公眾監察

就此我們提議進一步善用社會資源,設立公眾監察的手機應用程式,舉報衞生情況、設施損毁、使用者不正確如廁行為等。有關應用程式應採取互動模式運作,人們可選擇公開舉報或讚許,其他人士亦可分享見聞,做到真正的公眾監察,補救巡查人手不足的問題。此外,可透過設公廁文物徑,以及將上環鴨巴甸街及士丹頓街交界的地下公廁(比鄰元創坊)活化為集公共衞生和茶室/咖啡店功能的教育中心,向公眾推廣公共衞生意識。

最後,公廁收費會帶來如廁不公平,只有不足5成受訪者贊同。其實注入商業元素以改善公廁衞生的方法很多,如以一籃子方式,將不同使用率的政府公廁批予數家商業機構管理,有關機構注重企業品牌,自會致力維持衞生。這些辦法結合社會資源及民間創意,可節省公帑,而商業機構從中取得在公廁內外展示廣告的機會,達到雙贏效果。

近年內地、台灣及德國均看準公廁人流多、地點好的特有優勢,將之開放予商業機構管理,效果理想。

事實上,我們在第二篇文章引述的調查結果亦顯示,人們對商業公廁的衞生觀感較佳,這與商業機構注重企業品牌形象,具較大動力加強清潔衞生管理有關,說明在公廁管理注入商業元素,能有效提升衞生。

顯而易見,上述首3項相對較強硬的政策獲得大比數贊同,反映受訪者認為政府需推行「使用者正確如廁工程」,加大力度管理如廁行為。綜合這3篇文章,我們認為政府過度強調自由主義,將大量資源投放在公廁翻新和清潔管理上,並未能有效地促使使用者自我管理如廁行為。

因應這樣的情況,我們建議應運用建基於自由家長主義的輕推理論,以創新及低成本的方法推動正確行為,並參考公眾表達的意向,以多管齊下方法改善衞生。我們借此拋磚引玉,希望提升大家對公廁衞生的關注。

政府應運用建基於自由家長主義的輕推理論,以創新及低成本的方法推動正確如廁行為。(資料圖片)

撰文 : 張妙清 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資深顧問
莊玉惜 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副研究員
鄭宏泰 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副所長(執行)
尹寶珊 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研究主任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