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3次選美總統敗北 還待歷史洪流

評論版 2020/11/19

分享:

昨天說到愛爾蘭人是最早大規模移居美國的外來血統族群,繼愛爾蘭人之後,是德國人及中國人。歷史上,革命及戰火不時蹂躪德國,很多人避難遠走美國,尋求穩定生活。熱狗成為美國人今天聞名的快餐美食,都是拜造香腸有一手的德國移民所賜。

美國吸引移民,亞洲並非主要來源,畢竟開放政策更偏向歐洲白人。1848年淘金熱開始之前,華人移民極少,那一年加州發現金礦,想大家也聽聞後來出現的事。

淘金熱吸引各國人民為發財紛紛前往美國,數以百萬計德國人包括特朗普的祖父,及以萬計華人差不多同期漂洋過海去開礦,開始書寫在美國的移民史。繼掘金後,美國西部開發亦需要大量勞動力,連接東部和西部的太平洋鐵路開工,華工多了工作機會。然而任勞任怨的中國人,備受僱主青睞的同時,亦得罪了較早扎根的白人,主要是愛爾蘭人,因為華工接受比白人低的工資,搶了他們飯碗。

1873年經濟危機,失業人口大增,華工仍源源不斷到西部港口城市,令部分白人不滿,疾呼踢走華人,兩年後美國歷來首條針對華人的《佩奇法》(Page Act)出爐,以加州眾議員佩奇命名,名義上維護美國人婚姻道德,限制華人女性入境免當妓女,實質是種族歧視,開創針對特定群體立法不讓移民的先例。

民主黨總統初選 楊安澤不敵拜登

之後一年大選中,共和及民主兩黨都將矛頭對準共同敵人,同樣主張限制華人移民在當時的數十萬,不能再多。那些年名叫科爾尼(Denis Kearney)的愛爾蘭人出了名針對華人,巡迴演講造勢,叫囂「中國人必須離開美國」。1882年著名的《排華法案》問世,直至1943年被廢止前大約60年裏,全面封殺華人移民。華裔之所以在美國不及德國、愛爾蘭裔、以至意大利、猶太人多,因為排華,沒有排其他人。

若以人口比例來看競選總統的機會,也未輪到華人。根據2017年官方社區統計,若以種族劃分,黑人佔美國人口約16%。以外來血統群來分,全美最大是德國裔,有4,300多萬人,佔全國人口約13%;愛爾蘭人排第二,佔1成人口,有3,100多萬;美籍意大利人有1,600萬,猶太裔都多過華裔,據近年其他推算,全美約500萬華人,佔1.5%。

雖然華裔人口少,但華人曾選過總統3次。今屆有45歲的紐約企業家,長得有點像內地影星黃渤的楊安澤(Andrew Yang),參與民主黨總統角逐(請【按此】觀看「楊安澤參選片段」視頻),黨內初選不敵拜登宣布放棄。他是哥倫比亞大學博士,搞教育培訓有聲有色,又創辦非牟利機構,安排高材生接受在職培訓,幫助他們創業。這些學員成功建立公司後,提供數千就業機會,他因而獲得奧巴馬嘉獎。

然而,2020大選他的口號及政策被指劍走偏鋒,口號是「人性至上」,主張聯邦政府給每一個18到64歲的美國人,每月發放1,000美元「紅利」,讓人人維持基本生活,這筆錢加起來達到政府年度預算一半,錢哪裏來?他主張對人工智能和自動化企業徵收10%增值稅,因為他們奪走了工作機會。包括《紐約時報》等媒體不看好楊安澤,報道也漸少了。楊安澤似乎看得開:「特朗普70歲才當選總統,我才43歲呢,未來機會還多。」

在他之前,第一位選美國總統的華人是鄺友良(Hiram Leong Fong),1964和1968年兩次參選,是第一個在共和黨內初選獲得選票的亞裔候選人,引起一陣轟動。之前,祖籍廣東中山的他已創先河,當上首位華裔聯邦參議員,趙小蘭、駱家輝都是參政後輩。鄺友良小時候邊讀書,邊送報紙、在街頭擦鞋賺取學費,如願以償考入哈佛法學院,29歲獲法學博士。當年《排華法案》仍在實施,是對亞裔、華裔種族歧視嚴重的年代,華人博士沒人請,生不逢時沒氣餒。他自己開律師行,後來從商躋身富豪行列,再商而優則仕選議員。

鄺友良參選 華人政治「啞裔」不再

《排華法案》廢止後,華人能夠將中國親人接到美國,鄺友良可謂功不可沒。雖然在黨內總統初選止步,但參選令華人政治覺醒,低調、沉默從來不能讓華裔獲得真正尊重,只有積極參政主動把握話語權才能維護權利,就是華人圈子所說的不再只關心自己,做政治上「啞裔」,要像黑人高叫「Black Lives Matter」一樣,多發聲才有機會出一個華人總統。

愛爾蘭裔的甘迺迪、尼克遜、兩位布殊等,德國後裔的特朗普,當了史上第一的非裔奧巴馬,都在橢圓形辦公室待過。我不敢說美國會有華人總統,只是覺得根據歷史或然率,存在這個可能性。兩位華人參選,都沒有翻出浪花。是錢的問題嗎?不是。有人就會有錢,政治是看風駛𢃇的這麼一回事,當真命天子出現,資金自會從眾多金主的口袋移入競選帳戶;年輕的參議員奧巴馬獲垂青之後,有過這種體會。

一個人的命運,當然要靠奮鬥,但即使出了一位魅力非凡華人,也要看歷史進程,所謂天時地利,我估這幾年,不大會有華人總統。2024年「擔凳仔,霸頭位」遊戲早已開始,共和黨潛在參選人包括再戰江山的特朗普、幕後有科赫兄弟「大水喉」的蓬佩奧,民主黨有賀錦麗爭當首位女總統。

華人參選另一個障礙,是近年特朗普治下美國人對中國沒好感,試問有誰會投華人一票,讓祖先來自中國的人帶領美國?然而,以後還是可能的,只要順着時代洪流,一切皆可造就。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