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感恩與萬聖節 南瓜之外還有「特朗瓜」

評論版 2020/11/20

分享:

下星期四是美國感恩節,相信大家也聽聞過它的起源,包括正面和陰暗一面的歷史傳說。感恩節和剛過不久的萬聖節,南瓜食物都是節日餐桌上不可或缺的,例如南瓜批、南瓜湯之類。在萬聖節裏還有南瓜燈,萬聖節源自前兩天本欄提到的愛爾蘭,南瓜燈卻是美國創出來的。

拜登和甘迺迪的祖家是愛爾蘭,愛爾蘭人是塞爾特人後裔,萬聖節原本是塞爾特人的儀式文化,加上怪誕民間故事交織出來,沿襲自另一節日。

數千年前,塞爾特人有個傳統節日--薩溫節(Samhain),在10月底,象徵收穫季結束冬天開始。人們亦相信,在薩溫節前夕通往靈界的大門會打開,亡靈來到人間混在人群,為避開不安份的亡靈,人們會穿上奇裝異服,在當地常見的蕪菁(turnip)、薯仔之類雕刻嚇人的人臉,希望能把外面的孤魂亡靈嚇跑。

後來,天主教及新教也將11月1日訂為萬聖節(All Saints Day),紀念所有被教會冊封的聖人,及應被封為聖人卻未被封聖的信徒。Halloween實際是All Hallows Eve的意思,Hallows指聖人,Halloween意思就是11月1日萬聖節的前一天晚上。不少人將Halloween等同萬聖節,是「恐怖」的誤會。

愛爾蘭人為美帶來萬聖節 塑南瓜燈

南瓜燈英文亦不是pumpkin lantern,而是jack-o'-lantern。在17世紀英國,對不知道名字的人通常就叫作Jack,於是不知道名字而拿着燈籠的人,或守夜人,就叫Jack-of-the-Lantern。

愛爾蘭民間故事說,吝嗇鬼Stingy Jack是一個令人討厭、喜歡惡作劇和酗酒的鐵匠。在幾十個故事版本中,有一個反覆出現的情節,說他曾經連魔鬼都呃,死後天堂拒收,地獄也拒之門外,但魔鬼仍有點可憐他,給他煤炭點燃蕪菁燈籠,從此他帶着燈籠遊蕩在天堂和地獄之間,jack-o'-lantern由此而來,也是10月31日萬聖節前夕Halloween的起源,人們在那夜裝扮恐怖並用蕪菁燈來嚇鬼。

19世紀,進入美國的愛爾蘭移民帶來了他們的傳統,包括萬聖節,並塑造了在美國的南瓜燈。原本雕刻蕪菁或蘿蔔燈的愛爾蘭人,發現在美國更容易找到南瓜,而且南瓜更大,比細小的蕪菁更易雕,亦更像人頭,於是選擇了南瓜為新寵,拋棄了舊愛蕪菁。

美國人說中國人常常生產山寨品,其實南瓜燈也是改頭換臉的山寨貨。由於美國文化傳播力大,南瓜燈傳回歐洲,曾經就有人不屑這種「文化入侵」,呼籲萬聖節別雕南瓜,雕蕪菁。

在雕刻角度來說,雕南瓜不需要擁有雕蕪菁那樣的精細刀工。香港人甚少會雕刻南瓜燈,美國不少小朋友自小也參與。不要看南瓜外表很硬,內裏實軟腍。首先,切掉南瓜莖或頂,在南瓜外皮畫上要雕的任何圖案,沿着綫條仔細雕割,最後在內裏放一枝蠟燭,或其他照明,點亮那個圖案。聽落不難,但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各位試試便知。

雖然在今天,普遍認為萬聖節是美國人的節日,但其實來自歐洲愛爾蘭,美國獨立之後大約100年,都很少有人過萬聖節,直至大批愛爾蘭人移民美國之後才開始。上世紀中之後,美國人愈來愈愛過Halloween,過法也愈來愈美國化。自艾森豪威爾以來,美國總統及夫人在白宮舉行的萬聖節活動,成為一項傳統。萬聖節來到美國,一些舊元素消失,例如利用蘋果占卜之類,被美國人自己的創意取而代之。今天的萬聖節,亦不是在南瓜雕刻臉孔那麼簡單,甚麼都可以雕。

搞怪雕刻 隱喻鐵窗後的侵侵

有人精雕細琢,走精緻風;有人選擇在搞怪路綫上愈走愈遠,例如會「嘔吐」的南瓜燈;政治題材亦應運而生,雕刻特朗普的人不少,事實上他的表情加上髮型,極具可雕性。有人發起雕「特朗瓜」,南瓜叫Pumpkin,特朗普是Trump,把特朗普雕在南瓜上,就是Trumpkin,「特朗瓜」。有的「特朗瓜」頗敷衍,就給南瓜隨便雕了個嘴,再放上一撮金色假髮在上面。有些雕刻則有微妙隱喻,鐵窗後的特朗普……。

想起來,特朗普此時此刻,和這個源自拜登愛爾蘭祖先的傳說也有點相通。Stingy Jack死後亡靈無處安頓,被禁錮住了,和大多數被困在人間的亡靈一樣,他可能大部分時間都在試圖嚇唬人類,聯繫特朗普4年任期所作的各種恫嚇……再者,Jack死後所處的狀態,給了他獨一無二的孤獨,不在人世,不在天堂,甚至都不能落地獄。漆黑中,只能靠一盞小小蕪菁燈照亮身邊,孤獨感之深重,非朋輩能感同身受。再看看特朗普,近期都極少公開活動日程了,不打高爾夫球時,在白宮內沒人知道他在做甚麼,若他數算着1月20日卸任日子快要來,而身邊律師團隊向他直言打贏選舉官司機會渺茫,想到世界上還有更值得做的事嗎?一年一度感恩節赦免火雞時盤算應不應該特赦定自己?那份油然而生的孤獨感……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