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成RCEP核心 美謀科技版TPP遏華

評論版 2020/11/23

分享:

拜登未上任美國總統,中國先來一個下馬威。中國與14個亞太國家簽訂《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打造全球最大自由貿易區。外媒紛紛形容RCEP是中國一記重擊(coup),說得如此厲害,因為RCEP價值並不限於貿易協議本身,還可謂在於宣告美國特朗普政府圍堵中國的印太戰略失敗。

拜登欲重返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與中國抗衡,卻遭美國民粹縛住手腳,區域經濟領域難有施展下,拜登勢要抓緊對華科技戰這張美方好牌。美國在抵制中國5G方面的最新動向,不排除會演變成「科技版TPP」,值得中國警惕。

建最大自貿區 瓦解美印太戰略

RCEP之所以是中國的「coup」(法語的「blow」,一擊;英語文義為突然大獲成功,令對手震撼),在於協定在區域經濟上將美國擠出亞太、地緣戰略上瓦解了印太戰略。

RCEP作為貿易協議,深入程度雖然不如美國原本牽頭、特朗普政府退出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美國退出後改稱《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或CPTPP(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下文統一稱TPP),卻將亞太地區的整合帶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RCEP包括了中國、日本、南韓這亞洲第一、第二和第四大經濟體,包括了澳洲、新西蘭這兩個發達英語國家,並同時包括了東盟十國:越南、老撾、柬埔寨、緬甸、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文萊、印尼,以及菲律賓。這15國合共經濟和人口均佔全球30%,會是世界最大規模自由貿易區,幾本上覆蓋整個亞太。

相比TPP,RCEP其實更包容和符合多邊主義,有望將亞太經濟作為一個整體的地位,提升至歐盟和北美自由貿易區的層次,而中國無疑是其中的核心。

TPP「親疏有別」 小圈子味道濃

盡管TPP削減關稅幅度較大、制定統一標準範疇更廣泛,但其「親疏有別小圈子」味道濃厚。TPP只包括東盟十國中越南、新加坡、馬來西亞及文萊4國,在東盟內部造成分裂(對美洲太平洋沿岸國家也是這樣)。東盟可說是亞洲經濟整合的先鋒,是亞洲在本世紀多邊主義世界的重要代表力量,以至德國9月推出《印太指引》文件時也專門提到要加強與東盟關係,TPP卻把東盟一分為二,美國奧巴馬政府當年用心可見一斑。RCEP也正是東盟對TPP的回答,堅持各國不論發展程度都不應被排除出經濟整合進程,這恰恰與中國主張兼容。

RCEP可望進一步擴大和鞏固中國經貿話語權。縱協定由東盟牽頭,但中國經濟規模佔全球超過15%,更佔RCEP國家超過50%下,誰會主導制定規則大家心照。東盟今年來亦取代歐盟,成為中國最大貿易夥伴,亦令中國東盟互為最大貿易夥伴;日本、南韓、澳洲皆在中國十大貿易夥伴之列,中國則是日本第二大、南韓澳紐最大貿易夥伴。RCEP會把這個以中國為核心的互相依存經貿格局正式化;印度放棄加入,某程度上反而對中國更加有利。

更玄的是,美國特朗普政府嘗試以印太戰略圍堵中國,有意聯合日本、澳洲及印度組成「亞洲北約」,按冷戰模式與中國對抗,如今等於正式宣告失敗。日本及澳洲這美日澳印四方機制(Quad)中的兩方,並未因為與中國關係的障礙而猶疑加入RCEP。這反映了日澳雖對中國保持一定警惕,但並不願一邊倒跟隨美方視中國為敵。兩國說到選擇的仍是合作而非對抗、多邊融合而非逆全球化、命運共同體而非脫鈎新冷戰。即使四方機制即使會繼續存在,但已不可能按照特朗普政府原本設想方向演化。

特朗普4年前上任即退出TPP,美國正面臨,在亞太這世界經濟增長引擎兩大自貿體系中,皆沒有角色和發言權的尷尬局面。

特朗普打壓華為 拜登勢延科技戰

美國傳統戰略界對重返TPP的必要已有公論,而TPP乃拜登當年出任副總統期間打造,拜登有意重返之心並不用質疑,惟這卻不容易成事。美國左翼陣營同樣瀰漫民粹主義,反對「將飯碗送給外國人」,民主黨內甚具影響力的參議員桑德斯、沃倫,以至拜登副手、候任副總統賀錦麗,都曾表明反對重返TPP。拜登至今則選擇不吭聲,以至承諾了在「重大投資」(major investment)美國之前,不會加入任何新的貿易協議。

拜登面對RCEP,在率領美國更大程度融入亞太區域經濟圈方面,可以做的看來已經不多。畢竟將RCEP描述成「中國威脅」,對美國草根階層缺乏說服力,難以改變民意風向。何況美國重新加入TPP需要和11國再次談判,短期內難以實現。

TPP可是奧巴馬政府當年「重返亞太」制衡中國大戰略的重頭戲,拜登現在失去這張牌,重返亞太戰略的其他舉措當然可以繼續做,例如「航行自由」行動、增兵把軍事重心轉至區內,以至伺機重演「薩德入韓」情景,將先進武器部署到中國周邊國家等等,但這些軍事為主的棋,顯然難比得上經濟為先的自由貿易協定,無法有效團結盟友重振美國領導地位。

RCEP將美國經濟影響力擠出亞太,又令美國地緣圍堵潰堤下,拜登政府今後遏制中國,科技也許是硬實力範疇內,美國尚餘的一張較好的牌。對美國而言,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的科技封鎖和抵制,已經打了不錯的底,迫使了華為進入生存模式,並干擾了中國科技發展步伐。拜登上任後想必會抓住這基礎,配合自己的手段嘗試擴大戰果,以科技戰作為卡中國崛起脖子的主要手段。

6G聯盟夥南韓 研定標準冀翻盤

中國科技之中,美國對5G最為忌憚,。美國電訊標準開發與倡導組織ATIS(電訊工業解決方案聯盟)10月成立Next G Alliance,面向未來研究制定6G通訊科技標準。聯盟成員除包括美國多家電訊商和科網巨頭,還有南韓三星、LG,以及歐洲諾基亞、愛立信,中國企業完全被排除在外。

聯合盟友正是拜登政策思路,也是他的拿手好戲,這「6G聯盟」最終說不定會變成「科技版TPP」,尋求令中國在未來科技話語權爭奪戰中出局。拜登早已明言,上任後會籌辦「民主峰會」(Summit for Democracy)號召其他民主國家在各方面聯合行動,當中包括科網產業制定共同標準,現在幾乎與6G聯盟不謀而合。

南韓參與6G聯盟料對美國補短大有幫助。正如2G與1G、4G與3G的關係,6G會是5G開創過後,完善和普及5G一代技術的科技(1G開創移動通訊、3G成就智能手機、5G實現物聯網),而南韓是中國以外,至今5G建設進度最快的國家。南韓使用與中國一樣的5G制式,正是美國國防部去年報告警告會令美國制式落後的技術。華為戰略現時遭受嚴重干擾,美國卻找得南韓協助研究6G標準,此消彼長下不排除真的會翻盤,最終以更多國家支持6G標準反超前中國,定下中美科技戰大局,中國需要為此充分防備。

中國與14個亞太國家簽訂《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打造全球最大自由貿易區。圖為總理李克強(左)見證商務部部長鍾山(右)簽署協議。(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