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招改善創科政策 投入灣區發展

評論版 2020/11/25

分享:

「十四五」規劃建議公布後,特首林鄭月娥馬不停蹄,11月初分別與廣東省和深圳市官員會面商討合作以後,她便在11月10日出席博鰲亞洲論壇國際科技與創新論壇首屆大會,表達銳意發展香港科創,彰顯在粵港澳大灣區科技創新中心承擔的使命。疫情令全球陷入大封鎖,經濟衰退之際,國家在「十四五」規劃中將技術創新列為頭等大事,灣區更是箇中重點,特首此舉顯然是有意積極投入灣區發展,回應國家規劃所需,進而獲取經濟復甦的動能。有見及此,施政報告必會就此談及對應措施。香港應發揮學術和金融優勢,故筆者就此建言。

港府應增加現有科研政策的資助金額,發揮香港的學術優勢。香港科研投入長期少於本地生產總值(GDP)的1%,特首在2017年施政報告承諾,在任期屆滿時提升到1.5%。按照統計處就香港創新活動的最新統計數字顯示,2018年的本地創新研究總開支較2017年提升了10%,但依舊只佔GDP的0.86%,尚有待急起直追。無論是政府還是商界,香港都需要大量投資才能追上目標。香港的科研得益於多間知名院校,積極以研究成果及影響力提升國際排名,造就香港在基礎研究的學術優勢。因此,港府應在施政報告中點明提升在院校科研的財政支出預算,令院校在科研上的人才聘用、研究生招募、基礎設施和研究活動及會議等,具備更充分的資源。

科研資助政出多門 標準不一

除了增加科研資助金額外,港府亦需加強科研政策的整合,提升科研投資的效率。檢討研究政策及資助專責小組指出,目前港府內部已有5個互不從屬的主要機構提供研發撥款,包括創新及科技局、食物及衞生局、教育局、環境局、政策創新及統籌局,亦有其他政府部門提供資助。多個政府部門在研發上各自為政,造成資助計劃協調不足,申請流程和評核標準不一,例如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轄下的研究資助局(研資局)會發布其學者評審機制的程序,但其他資助機構卻沒有相關做法。香港科研人員單單在處理資助申請程序的文書工作已經消耗不少精力,難免力分則薄。

政出多門也導致資源重疊,如醫療衞生研究基金和研資局均會為與公共衞生相關的研究項目提供資助。故此,施政報告應列明香港原定發展智慧城市之外,配合「十四五」規劃訂立研究主題及科研發展路綫圖,更需由特首主持的創新及科技督導委員會牽頭,理清各大部門在科研資助的角色定位,令申請及評審程序盡量趨同,協助科研人員集中精力在科研本身。

製造業式微 科研成果轉化不足

再者,港府也應整合灣區學府的智力資源,為灣區製造業提供雄厚的基礎研究支援。香港科研成果轉化率低,究其根本在於兩點:製造業式微和院校制度。香港製造業已是長期佔GDP的1%左右,轉化科研成果的力度不足;香港知名大學為競逐國際排名,積極投入在理論研究和其影響力上,缺乏動力為實業發展提供基礎研究支援。如今國家積極推動灣區發展科技創新,灣區粵9市製造業基礎雄厚,但如華為創辦人任正非所言,研發風氣浮躁和基礎不夠穩固,正好與香港形成互補。以深圳為例,香港高校已設立72個科研機構,足見香港對灣區學府智力資源的影響力。

因此,施政報告應提出政策,創新及科技督導委員會形成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整合灣區內所有相關學府的學系、研究院,羅列負責人名單和聯繫方式,同時提供平台予所有政府基金及企業科研的需求及申請流程,撮合灣區科研市場的供求。

此外,港府施政應以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以技術創新為中心,落實國家雙循環經濟戰略。香港所背靠的灣區粵9市滙聚中國製造業的精華所在,產業之齊全有利於科創企業轉化技術成果、採購零部件和組裝,勞動力市場亦可為科創企業提供充分的生產彈性。

雙循環戰略 助國企走出灣區

作為最大的離岸人民幣市場,香港具備多樣化而與國際接軌的專業服務供應商,能在這個過程中,吸引知名國際科企進駐為總部;而從灣區走出的中國企業,也可在香港開設境外研究所和企業主點,以便接觸香港知名院校的基礎研究成果,發展技術,更可與國際科企接觸交流。

因此,港府應在施政報告點明,在《粵港合作框架協議》的基礎上,與廣東省政府協調,形成融資渠道,管理進軍的國際科創企業回流的離岸人民幣,協助形成CDR市場等方式,吸引國際知名科創企業進駐灣區,發展先進製造業。

總括而言,港府要力求成為灣區科技創新中心,便應在施政報告中提出對症下藥的政策。筆者倡議,港府應增加現有科研政策的資助金額,加強科研資助政策整合,以便發揮香港學術優勢。在善用國際金融中心優勢方面,港府應以技術創新為中心,在灣區落實國家雙循環經濟。

撰文 : 林至穎 中國未來投資集團董事長、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創新創意創業中心總監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