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晚飯一定歎番兩杯

副刊版 2020/11/26

分享:

譚玉瑛對飲食講究,絕對不會虧待自己,不單出外飲食挑剔,在家自煮之餘,還向葡萄酒達人進發。

「我飲酒一定會食嘢,食嘢才會飲酒。心情不佳一點酒也不想喝,因為不覺得酒好飲,所以不明白為何有些人會借酒消愁。」譚玉瑛記得她最初十來歲接觸葡萄酒的時候,在酒店聽着民歌飲一杯杯的紅白酒,那時候她覺得葡萄酒太酸不好喝。

直至中學畢業出來工作後,譚玉瑛到昔日的麗晶酒店麗晶軒吃飯,對葡萄酒的觀感才有所改變。「它們有好長的wine list,而且我好記得那裏的食物熱辣辣,因為以前的年代,很多時食物都不夠熱。」

那時候譚玉瑛初出來工作,當年在餐廳喝酒也很昂貴,因此她最喜歡11月她的生日月份可以暢飲葡萄酒。「以前流行11月第三個星期四是Beaujolais新酒日,就算在餐廳開酒價錢double,都只是一、二百蚊就可以飲到,當然現在就覺得Beaujolais太似果汁,不抵飲。」

不過,譚玉瑛開始喝酒,都是由法國酒開始,因為那時候沒有太多選擇;不過,好喝的就比較貴。「記得『旅遊王子』蔡子健有一次去荷蘭做節目,在機場見到枝82年Lafite,打電話回公司周圍找我,問我要買多少枝?我說:『只夠錢買一枝。』他幫我買了回來,一落機就送到去公司怕打爛。那是90年代,香港賣$8,000,他買約$5,500。我都是幾年前才喝,雖然好喝,但換轉今天,我是不會用幾千元去買枝酒,因為很快就喝完。」

譚玉瑛日常喝酒都只是一、二百元左右,心情佳會買貴一點。如果在家晚飯,可以飲盡兩枝葡萄酒。夏天一定是飲白酒,而冬天則會飲紅酒。同樣,昔日可能多飲法國酒,但今天又會喜歡喝澎湃的意大利酒,又或者便宜的葡萄牙酒、比較容易找到的好飲西班牙酒。

「那次去意大利的Tuscany,發覺意大利酒又平又好飲。隨便走入一間餐廳叫杯house wine,然後食個紙咁薄的Pizza,已經可以食晒一個,無負擔,又可以慢慢飲酒。」譚玉瑛說。

其實她從來沒有上過任何品酒的課程,她會看葡萄酒雜誌,如《Decanter》、《酒經》,希望能學懂一二,幫助自己可以揀到好喝的葡萄酒。「就好像我發覺如果西餐由第一道菜吃到最後一道,用法國的Sauternes甜酒配,我自己很喜歡,也很enjoy。」這是譚玉瑛的經驗之談。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招美寶、李越樺

以前譚玉瑛會到酒舖買酒,但後來她發現在她居住的愉景灣超市選擇也不俗,由$100至曾經出現過的幾千元紅酒也有。(被訪者提供)

譚玉瑛很喜歡到帝苑酒店的Sabatini吃飯,而這枝Frescobaldi的Nipozzano, Chianti Rufina, Riserva曾經是餐廳的house wine,也是她喜歡的品牌之一。(被訪者提供)

這是譚玉瑛喜歡喝的白酒,來自法國Loire區的Sancerre,用Sauvignon Blanc葡萄釀製。(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