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後的擁抱

副刊版 2020/11/26

分享:

爸爸走了,安詳地走了。

留下是哀傷,也是喜樂。

喜樂是,他已圓滿無悔地走完人生路。日治黑暗時代喪父,十幾歲的他已是家庭支柱,街頭賣香煙賣火水,和平後限於教育水平,只能在洋行當後生。勤奮向上的小伙子,不甘後人,在夜校學英文學打字,自強不息,數年後便創業,憑着一架租來的打字機和一座電話,便開始其出入口生意。二十出頭,已是成功小商人,外貌俊朗風流瀟灑,正是他成立大家庭的主因,惟他責任心極重,隨後大半生便為這大家庭打拼,有幸兒女們也不負期望,他的努力直接間接貢獻了這社會。

哀傷固然是生離死別,九十歲高齡離世合理,但合理並不代表合情,情感上總是依依不捨。尤其令人傷感的,是遺物中有屬於每個孩子的檔案,由孩提時第一封給爸爸的信,到出國留學時的書信,再到長大成人後略有成就的記錄,他都仔細保存下來。過往的父親印象,永遠是高高在上遙不可及,惟他對兒女們的柔情,在離開後才深切感受,再想向他說句「爸爸我愛你」已是太遲。

喪禮上借用李健的歌《父親》:「甚麼時候開始忘記你講給我的故事,甚麼時候開始想念你默默的注視,原諒我啊,從未給你,長大以後的擁抱……」

父親仍在身邊時,緊記給他一個擁抱!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今日
合併
2021/11/26
蠢工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