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搶入CPTPP 4方面反制美封殺

評論版 2020/11/27

分享:

中國與東盟10國、日韓、澳紐在11月中組成全球最大自由貿易區RCEP(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國家主席習近平乘勝追擊,表明積極考慮加入CPTPP(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要利用更多參與亞太自由貿易區,推動經濟改革,化解美國封殺中國的行動,並反制美國。

中國與亞太14國共同組成RCEP,惹起國際關注。此因RCEP是全球最大自由貿易區,成員國佔全球GDP、貿易量的36%,佔全球人口30%,成員國承諾在10年內將相互之間的關稅降至零。雖然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指RCEP只是一個「非常低階的條約」,但話從他的口中說出,卻有點「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味道。說實在,RCEP的開放就算只局限零關稅,卻勝在規模龐大,涉及全球36%貿易量。德國聯邦批發外貿商協會就認為,德國和歐盟未能加入RCEP,對歐盟是一個打擊。

中國在8年前大力推動RCEP,希望在中國與東盟的「10+1」自貿協議之上,再拉攏日韓、澳紐和印度,成立全球最大的自貿區,抗衡當時美國總統奧巴馬大力推動的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CPTPP的前身)。奧巴馬要將TPP由5國擴大至12國,並刻意排拒中國的參加,就是要用TPP圍堵中國。

只是TPP擴大版雖在2016年談妥,但美國總統特朗普在2017年初一上台就退出TPP,TPP頓失龍頭,由佔全球GDP逾30%大幅縮水至14%,只能以日本為首,並改組為CPTPP,將22條由美國提出、卻遭其他成員國反對的條文凍結。

特退TPP 成推動RCEP「功臣」

特朗普退出TPP,不單重創TPP,而且CPTPP成員國中有7個如日澳紐,同時是RCEP的籌組成員,他們為了攫取亞太經貿利益,遂同意跟從中國,加快籌建RCEP,特朗普間接成為推動RCEP的「功臣」。

CPTPP被稱為最開放的自由貿易協議,經貿開放程度較RCEP為高,除零關稅貨品達98%外,還包括服務業、電子商務等的開放,並且要求成員國經濟自由化,在保護知識產權、限制國企、禁止國家補貼、保障勞工和環境等方面,都有高標準要求。這些高標準既有利美國開拓成員國市場,亦可留難中國:若中國要加入CPTPP,就要大幅開放市場、降低國家對企業尤其國企的支持,這亦是中國當時難以加入的原因。

然而,中國現在不單成功推動RCEP的成立,而且反客為主,主動表明考慮加入CPTPP,這做法有多重作用,可進一步反擊美國的封殺中國行動。

其一,為拜登製造重返CPTPP的難題。

中國正面對美國的貿易戰、科技戰、新冷戰的封殺,反制手段就是推動全球化,利用全球反包圍美國,令美國要與中國脫鈎、孤立中國的如意算盤落空,為此,中國不單要推動RCEP、推動一帶一路,現在更要搶在美國新總統拜登就任之前,表示要加入CPTPP。

美鐵銹帶選民 視CPTPP損利益

拜登在對華態度上,與特朗普有很大的相同之處,就是絕不容許中國超越美國,因此要遏制中國崛起;然而拜登採用的手法,是重行奧巴馬時代團結盟友、孤立中國的政策,因此拜登在西方會重新拉攏歐盟,在亞太就要重返CPTPP,領導CPTPP圍堵中國。

拜登目前還未宣布重返CPTPP,因他的勝選全靠在部分鐵銹帶州份險勝特朗普,CPTPP卻被鐵銹帶選民視為有損他們的利益。拜登若快步加入CPTPP,叫鐵銹帶選民情何以堪,亦會令拜登上任首百日的蜜月期蒙上陰影。

中國搶在拜登上任前表明要加入CPTPP,無疑為拜登出了一道難題,他應否不顧「後欄」可能失火,而加快重返CPTPP呢?

其二,中國要藉此向國際表達開放市場的決心。

推內部經改 防被踢出全球生產鏈

中國可借加入CPTPP對內推動經改,對外宣示進一步開放的決心。中國在數年前無法加入TPP,除因美國阻撓外,還因TPP要求保護知識產權、開放金融和電訊市場、限制政府補貼、規限國營企業等,對內地經貿制度將造成很大衝擊。

然而,經過內地數年經改後,中國現在明顯有信心及能力,進一步向外開放市場,而且加強保護知識產權,不只是外國的要求,亦是中國未來建設以創新為核心的科技強國所必需的要素。因此加入CPTPP,既可利用向外開放建立盟友,反制美國要將中國踢出全球生產鏈的行動,亦可藉此推動內部經改。

過去中國未能加入TPP,主因是美國要排拒中國,現在美國不是CPTPP成員,中國加入又可為CPTPP成員帶來額外經貿利益,他們會如美國般抗拒,用嚴厲條件阻撓嗎?美國退出TPP後,CPTPP成立時就凍結了22項美國的開放市場要求,令進入門檻降低,而且當初美國都有「打茅波」,為拉攏越南抗衡中國,對越南未符合加入TPP條件,亦「隻眼開隻眼閉」放行,當時《金融時報》都有文章質疑,中國對外開放程度更高於越南,為何越南可加入TPP,而中國卻不能。

避與CPTPP打對台 阻RCEP發展

其三,化解RCEP與CPTPP之間可能出現的對立。

外界一直視CPTPP是美國孤立中國的工具,RCEP則是中國打破美國圍堵的一着,因此RCEP與CPTPP恍如「打對台」。如今正值美國可能重返CPTPP之時,中國也要加入CPTPP,令中美在經貿聯盟方面的對抗,不再發生在RCEP與CPTPP之間,而是在CPTPP內部先打一仗。

如此可避免亞太兩大貿易集團的互相傾軋,阻撓RCEP的發展;以時間換空間的角度看,只要RCEP有時間成熟起來,中國亦更有本錢與CPTPP抗衡。

其四,中國可借CPTPP擴大在亞太區的影響力。

若中國加入CPTPP,便會同時身兼RCEP和CPTPP兩大亞太自由貿易協定成員,可加大中國在亞太區的影響力和話語權,未來RCEP和CPTPP的擴容,如英國等都表示要加入CPTPP,亦可成為中國拉攏國際、破除美國封殺的重要渠道。

加大話語權 制衡美打台灣牌

此外,台灣亦一直籌謀,希望加入CPTPP,並期望美國重新加入後,幫助台灣進入,若中國能加入CPTPP,亦可藉此制衡美國借CPTPP大打台灣牌。

總的而言,若中美都成為CPTPP成員,中國就可利用CPTPP制約美國,束縛美國打擊中國的手段,美國亦難再利用CPTPP孤立中國;若美國「使橫手」阻撓中國加入CPTPP,那就可能與CPTPP盟友產生衝突、損害盟友的利益。因此中國加入CPTPP無論成功與否,都可起到反制美國的作用。

若中美都成為CPTPP成員,中國就可利用CPTPP制約美國,束縛美國打擊中國的手段,美國亦難再利用CPTPP孤立中國。(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