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酒樓經理到家庭主婦 育兒責任完成 人生下半場發放正能量

副刊版 2020/12/03

分享:

一般事業型女性都不願意放下身段,回家乖乖做家庭主婦。葉尹甯(Elaine)年輕時,是酒樓中菜部經理,就算生下兩個女兒,也沒想過辭工不幹。直至女兒不交功課,被老師投訴上課不留心,Elaine才告別職場,專心在家相夫教子。

縱使不甘心,也要等到女兒成才,才開始審視自己的人生下半場。「我覺得以前永遠都圍繞着女兒轉。做跟得媽媽多年,女兒總有一天長大,那我到時還有自己嗎?我仍可以是Elaine嗎?還是永遠只是某某人的媽媽?」

醒覺過來,Elaine重拾年輕時跳舞的興趣,再結合魔術、橡筋操、瑜伽,期望為老友記帶來正能量。

今年已屆60歲的Elaine,座右銘是:「活到老、學到老,不管你幾多歲,開心萬歲!希望在有生之年,將所學回饋社會。」因此,當女兒長大,她便開展自己的人生下半場,報讀不同的課程。訪問時,她便拿着一大疊證書給筆者看─排排舞專業導師課程、中國舞椅子橡筋毛巾操課程、肌力大使課程、精神健康急救(關懷長者版)課程、魔術課程及理工學院「友導共學」課程等,連大妗姐的課程,她也會去涉獵;但萌起服務老友記的念頭,原來是由於她父親。

服務老友記緣於父親

「2018年,爸爸入了老人院。每當我去老人院探望時,發覺院內的姐姐許多時都無暇照顧,而不少老人家的親人又太忙少出現,令長者很淒涼。因此我照顧爸爸之餘,也會幫忙隔鄰的老友記,看看他們有甚麼需要。」正是基於看到老人家的需要,加上父母有病痛,自己又不懂幫他們按摩紓緩,因此她有志在關懷長者方面鑽研,從中亦學習到與老友記溝通的技巧。

「我教老友記做運動時,不會叫她們做婆婆,她們會覺得叫老了,要叫『靚姐』,又或者掉返轉叫『妹妹』。如果是伯伯的話,可以問他想叫他做Uncle、叔叔還是弟弟?他們會說:『當然是弟弟啦!』如果你叫他們做『靚哥』,他們還會卡卡笑。」

她在耆英中心服務的這班長者,平均60-80歲,教他們做毛巾操、椅子舞之餘,她也會一眼關七,留意各人的反應,將從精神健康急救課程學到的東西,套用在其中。「有時見婆婆神情憂鬱,我落堂就會告訴姑娘,叫她留意下。下次再來上堂,我就會問姑娘跟進情況如何,她會話:『不是憂鬱,是仔女激親,所以唔開心。』」

Elaine也曾遇到一些覺得食鹽多過你食米的阿伯,做運動時會與你做相反的動作。「有個阿伯遲來早走,我反手他就拍手,怕他影響其他同學,就會叫他坐前面,並且告訴他,你喜歡拍手,下一個動作就是拍手,慢慢引導他跟大隊。」她也試過有婆婆突然做做下運動喊,不知是甚麼原因,她都會轉告中心姑娘,叫她多加留意。

學魔術為逗老友記一笑

因為喜歡跳舞,又學過許多課程,有一天,Elaine靈機一觸:「我為甚麼不去學埋魔術,去氹長者開心呢?」於是學成後,她每次在中心教班時的最後10分鐘,都會表演魔術。「眼見有許多自殺、跳樓的報道,我不想老友記經常想着負面的事情,希望能帶給他們正能量。」

可惜因為疫情關係,到社區中心、耆英中心教班的活動都停止了。「最後一堂,有婆婆握住我的手喊,說:『你為何不再來啊?』我說:『不是我不想來,而是為你們的安全着想。當疫情完了,我就會回來啦!』」

其實疫情前,她也會在聖誕節組織一班義工去老人院派禮物,表演魔術及舞蹈,並且留意老人家的需要,預備禮物派給他們。「我們會預備廁紙、毛巾、毛巾襪送給老人家。廁紙最緊要,中心姑娘話送一嚿就夠,我們會送一條;毛巾可以抹手,又可以墊枕頭,而毛巾襪就是怕他們冬天不夠暖。」

已經步入人生下半場,Elaine深深明白自己也會有衰老的一天。「我本身有信仰,我覺得自己的恩賜是唱歌、跳舞,所以我會將我的恩賜發揚光大,希望娛人娛己之餘,我歡樂時你也歡樂!」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何小雲、李越樺

可能 Elaine 本身有點天份,學了 3 個月排排舞,已經能做到一字馬。(湯炳強攝)

要像 Elaine 這樣拉緊大腿內側,才可以做到一字馬;而她每晚也會在床上拉筋 20 分鐘,讓自己睡得香甜。(湯炳強攝)

兩個女兒已長大成人,Elaine 現在可以「全速」發展自己興趣。(被訪者提供)

為了逗老友記開心,Elaine(左一)完全不介意扮鬼扮馬。(被訪者提供)

Elaine 認為椅子操最能幫助到老人家強身健體。(被訪者提供)

將魔術結合舞蹈,Elaine 希望將歡樂帶給老人家。(被訪者提供)

學習魔術真的會「敗家」,像這個小小的魔術箱,就要七百幾蚊。(湯炳強攝)

學習魔術真的會「敗家」,像這個小小的魔術箱,就要七百幾蚊。(湯炳強攝)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