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狂的另一半

副刊版 2020/12/04

分享: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大學榮休教授Bryan Robinson,早在二○○一年確立了極度工作狂(workaholism)可以成癮(addiction),甚至是強迫症(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一種,換句話說,可以是病態。他說:Workaholic對家庭的破壞力,跟Alcoholic(酗酒鬼)很相似。

Robinson在一個研究中比較兩種家庭:一種是伴侶是病態工作狂,另一種則沒有。研究所得,有病態工作狂的家庭,經歷婚姻不協調的機會高四成,而離婚率更高達兩倍。《Working Ourselves To Death》(中譯:做到自己死為止)一書作者Diane Fassel指出,病態工作狂的人已是對伴侶Emotionally Unavailable(情感上已沒位置給對方),連好好談話都覺得嘥時間,伴侶對他們來說,是least priority(最不優先),是擺明的negligence(忽略)。Diane Fassel提及其輔導個案中,不知多少工作狂的伴侶向她道出辛酸:「我本來還以為自己娶/嫁了一個『人』(human being)。」聞者心酸!

Bryan Robinson對不幸娶或嫁着個病態工作狂的伴侶有以下提議:

一、停止助長其工作狂的生活模式:不要打亂自己的生活節奏去遷就對方,如成家人經常推遲晚飯時間去配合一個人的時間表,又或要孩子捱睏等工作狂回家。應如常地跟自己的節奏生活,太多的遷就和配合,工作狂根本意識不到他們有何缺失。

二、發掘共同嗜好:簡單如定時散步也好,要製造有品質的相處時間,好好說話。沒有溝通的伴侶,關係名存實亡。

當然,工作狂也有程度之分,嚴重到斷六親或以無嗜好為榮的病態工作狂,屬病入膏肓。Diane Fassel只能規勸那些因種種原因離不開病態工作狂的伴侶:不要再妄想改變他們,算吧啦!Start living for yourself(從今天開始為自己而活),這是你生存的(唯一)方式。

對於那些不幸娶或嫁着個病態工作狂的人,旁人除了深表同情外,真是愛莫能助。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