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通識科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評論版 2020/12/04

分享:

通識教育科(通識科)實施以來爭議不絕,社會上對課程的設計亦存有不少誤解。我支持改革通識教育科,亦期望改革能正本清源,回歸初心。

通識科初心 培養學生自學能力

在2000年揭開序幕的教育改革,以「終身學習、全人發展」為主軸,以「立足香港、背靠祖國、面向世界」為定位。在傳承德智體群美育以外,課程改革銳意擴闊學生的視野,培養自學能力和共通能力,以回應當年社會對香港「填鴨式」教育培養出「高分低能」學生的批評,並裝備青年在資訊氾濫、新知識不斷湧現、社會形勢急劇改變的環境中立足。這是通識科出現的背景。

開宗明義,《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說明,該科旨在幫助學生在學習過程中聯繫各科知識,掌握從多角度探究問題和解決疑難的能力,並孕育正面的價值觀和積極的人生態度。通識科的獨特性在於培養學生的獨立學習能力和跨學科思考方法,最終目的是使學生成為對社會、國家和世界有認識和負責任的公民。

課程發展議會制定通識科的課程框架,包含自我與個人成長、社會與文化、科學/科技與環境3個學習範圍,其中社會與文化範圍涵蓋今日香港、現代中國和全球化3個單元,實現「立足香港、背靠祖國、面向世界」的目標。以往絕大部分理科生在高中階段沒有機會選修中國歷史,即使文科生讀中國歷史,亦沒有接觸現代中國的課題。

建基於學生在初中階段對國家的內政和外交,以及中華文化發展的知識,現代中國單元旨在探討改革開放政策對國家的整體發展和人民生活的影響,以及中華文化與現代生活的互動關係。課程框架列舉多個可以探討的課題,在此不贅。

課程設計的原意是期望通過學習現代中國的兩個主題,培養學生「團結一致、愛國心、可持續性、人權與責任、關懷、正義」、「文化及文明承傳;尊重不同的生活方式、信仰及見解;多元化、敏感、欣賞」等價值觀。這是評估教學效能的其中一項指標。

作為通識科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獨立專題探究讓學生成為自主的學習者,聯繫、整合及應用從3個範圍的相關知識,幫助學生發展高階思考能力和溝通能力。讓學生自選研習課題,可提高學生的研習動力,照顧學生間不同的能力和興趣。

通識科的專題探究與低年級個別學科的專題研習不同之處,在於跨學科知識的融滙貫通和研習的深度,考驗學生的思維、寫作和表達能力,為學生將來升學、就業及終身學習打下基礎。

學生的學習成效受眾多因素影響,包括個人、家庭、教師、同儕、媒體和社會,不能期望單靠通識科可以完全達到培養學生正面價值觀的理想。教師的責任是在教學中充分反映課程目標,並引導學生培養課程指引羅列的價值觀和態度。

教師依賴教科書 不熟讀指引

「教學有法,教無定法」,教師必須透徹了解課程理念、框架和目標,然後按學生能力因材施教,這是對教學專業的要求。可惜很多教師並不熟讀課程文件,只依賴教科書上課。在這方面,師訓機構責無旁貸,往後必須確保所有職前或在職教師清晰理解整體教育目標,以及任教科目的課程理念、框架和目標。

教師對教科書的依賴,引致坊間的通識教科書應運而生。事實上,有研究顯示,約有15%的學校完全不用教科書,由教師自行編製教材,也有教師會選擇性地利用教科書,輔以自備教材,以彌補教科書的不足。

教材良莠不齊 急需提升質素

坊間的通識教科書良莠不齊,一直受詬病。最近我審閱了10本「現代中國」單元的教科書,的確發現有部分教科書的內容描述負面事件多,例如環境污染、上學難、看病難、官員貪腐、網絡言論監督、709維權律師被捕失蹤等問題。即使是基於事實,但由於缺乏歷史脈絡和發展規律的鋪陳,令學生只看到現象而不明因由;尤有甚者,用貶抑誇張的措詞形容事件,嚴重影響學生對國家的觀感,遑論引導學生換位思考、從多角度審視問題,理解治理大國的困難,認識國家在改革開放後已取得各方面的成果和長遠的發展目標等。改革教材提升質素,是當務之急。

考試是教學的指揮棒,直接影響學生學習的重點;評估標準決定學生答題的立場。多年來公開考試的命題被批評過於側重政治,評分標準亦無顧及學生價值觀是否符合課程目標,改革公開試的命題和評估方式是刻不容緩。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經過兩年時間,廣泛會晤不同持份者蒐集意見後,就課程內容、重要概念、教材的質素保證、教師培訓、課程目標和考評的配合、效能研究、獨立專題探究各方面,提出9項改善建議,均切中時弊,教育局亦原則上接受。局長表明會保留通識教育科為高中必修科,並邀請課程發展議會設計新課程,確保初心不變。

我深信議會成員會從專業角度,考慮對學生個人和香港未來發展最有利的安排,教育局亦會妥善處理改革課程對學校和教師(包括在學教師)的影響。

必考+教局監督 學習熱忱不減

至於考評是否應該保留7級評分,還是精簡為合格與不合格,這問題在通識科醞釀初期已有爭論。當時考慮到是全新學科,恐怕只評合格與否未能引起學校和學生的足夠重視。推行10年以來,教師已熟習通識教學的方法,學生亦普遍對通識課的互動學習感興趣。我相信有必考的要求,加上教育局的監督,學生的學習熱忱不會減退。

局長提出把課時減半,相信是經過通盤考慮高中課程的設置,以及其他學科對額外課時的需求。舉例說:步入數碼年代,運用資訊科技的能力,已經成為全世界共通的語言,重要性不亞於中英語文,學生必須對人工智能、區塊鏈、雲端計算和大數據等有基本認識。

安排學生往內地考察,可以更全面地了解國家的發展,成果與不足並存是世界各國的常態,要引導學生客觀持平地看問題,也要從長遠角度理解國家與香港的未來發展。一次實地考察,可以省下數十節課時。

「異化」事例多 宜反思查找不足

一直以來,獨立專題探究是以校本評核為主,實踐中成效參差,部分選題更與獨立專題探究的目標出現極大偏差,反映個別學校的重視程度、教師的專業能力和學生的水平。課程發展議會有必要另闢途徑,讓學生自主學習,有深度地探究問題,融滙貫通已具備的跨學科知識。

無論如何,通識科是當年教育改革的亮點,並得到國際認可,多年來不少專業教師為通識科投下大量心血,也培育不少慎思明辨的青年,他們的努力和成果,應該得到充分肯定。然而翻查往績,教育政策被「異化」的事例屢見不鮮,值得教育界反思箇中原因,追本溯源查找不足,着力處理源頭問題,以確保教育政策的可持續性。

通識科的獨特性在於培養學生的獨立學習能力和跨學科思考方法,最終使學生成為對社會、國家和世界有認識和負責任的公民。(資料圖片)

撰文 : 羅范椒芬 行政會議成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