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啞行者」看世界 少為人知的華裔英語作家

評論版 2020/12/07

分享:

上篇文章說到Coca-Cola中文譯名可口可樂,是由曾經旅英的華人蔣彝所譯,可口可樂中文官網也採用此一說法。不過,也在這兒列出其他學者的考證,以供參考。

根據可口可樂官網,公司曾在英國《泰晤士報》刊登廣告徵集中文譯名,選蔣彝的「可口可樂」4字。北京印刷學院新聞出版學院教授葉新2017年8月在《中華讀書報》發表文章說,他搜尋過《泰晤士報》電子版數據庫(The Times Digital Archive),並沒有發現可口可樂公司曾刊登廣告徵集中文譯名。他反而發現,1930年《商業雜誌》5月號上有一則廣告,標明是「屈臣氏汽水可口可樂」(屈臣氏乃Coca-Cola初期在華代理商),時間上比傳說中蔣彝在《泰晤士報》應徵中文譯名早了約3年。1930年,蔣彝還在江西九江縣,未開始旅英生涯。

可口可樂中文譯名 眾說紛紜

另外,有文章引述曾任可口可樂公司檔案館館長的穆尼(Phil Mooney),2008年寫了一篇介紹可口可樂中文譯名文章,指出該譯名是公司員工集體智慧結晶。文章稱上世紀20年代可口可樂進入中國市場,在中國的員工意識到要註冊中文商標,需要中文譯名,在4萬多個中文單字中,與Coca-Cola發音相近的只有200多個,最後選中「可口可樂」4個字,但沒有提到具體何人選出來。

據《中華讀書報》2018年3月另一篇溫州商學院教授楊全紅的文章說,當年在上海開律師事務所的美國人阿樂滿(Norwood Francis Allman),曾寫過一篇「可口可樂商標之漢譯」(Transliteration of Coca-Cola Trademark to Chinese Characters)文章,提到他律師事務所與當年推廣可口可樂進入中國市場的人員,一起為中文譯名出過力。

此外,據一位新加坡人任九臯的記載,可口可樂這個中文譯名,同一個名叫李澤民的人有關。任九臯曾任職阿樂滿的律師事務所,當時李澤民是他上司,他聽李澤民說阿樂滿律師事務所協助Coca-Cola在中國辦商標註冊及譯名。

另一位曾研究此問題的文史學者、上海圖書館參考館員祝淳翔,亦曾發表文章,指出李澤民是1932年以後才入職律師事務所,不會是想出譯名之人,而早在1930年,可口可樂公司就在上海註冊商標,見於1931年8月《商標公報》第54期,商標名稱為:可口可樂。故此祝淳翔認為,雖未能肯定阿樂滿律師事務所中,誰人參與想出可口可樂此中文譯名,但亦不會是1933年才離開中國到英國旅居的蔣彝繙譯出來的。

蔣彝或許未必繙譯了「可口可樂」,名氣亦非響亮,但他的江湖地位殊不簡單。去年,英國牛津一座公寓前,掛起政府文化保護的牌匾,上有「蔣彝」兩字,牛津市政府是為紀念他對英國華人藝術與文學的貢獻。英國一共有3塊華人故居藍色牌匾,另外兩處分別是作家老舍故居,和孫中山故居。

蔣彝這位被指是20世紀中國文學史最被忽略的雙語中國作家,不像林語堂那樣鼎鼎大名,卻能文、詩、字、畫,全部放入自己作品裏。既是英國皇家藝術學會會員,亦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終身教授。他出生於江西九江,自幼受父親書畫藝術和傳統文化薰陶,當過縣長,後來在家人資助下赴英留學。他用心學習英文,並結識不少藝術界朋友。據說後來在退休香港輔政司駱克(James Stewart Lockhart,即駱克道的那位駱克)推薦下,他在倫敦大學東方學院兼教中文。

有一次,蔣彝去英國湖區度假,被風光吸引,書寫了很多感受。有出版社願意出版,但沒有稿費和版稅,只能在出版後送他幾冊書,他同意了。1937年,便有了《湖區畫記》,意外地暢銷,他一舉成名,開啟了「啞行者」(The Silent Traveller)系列畫記。一類專談英國,寫於二戰前或二戰中,包括《倫敦畫記》、《牛津畫記》等。

50年代,蔣彝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任教中國文化,亦擔任過哈佛客座教授,入籍美國。其間寫了一系列其他畫記,如《紐約畫記》、《波士頓畫記》、《巴黎畫記》等等。

蔣彝用中國味 詮釋世界山水

「啞行者」是他筆名,意思是到一個地方旅行,不諳其語言也不太了解文化風俗,於是默默地觀察。蔣彝無論在英國還是美國,對中國依然有很強認同,在書中不斷強調自己中國人身份,用中國文人看世界方式,發掘不同城市平淡的日常。獨特的中國文化聯想,構成他獨具特色的文章視野。

雖然叫畫記,本質還是散文、遊記文學。雖然算不上畫家、書法家,但蔣彝的書法和詩歌自成一體,彩色的水粉畫帶有中國味。畫記中,有散文、有詩、也有自己的書法,封面中英文書名都用毛筆寫成。他用中國文化背景理解英國、美國,塑造了新的文化身份。

蔣彝發現西方人存在不少對東方民族和文化的誤解和歧視,決定執筆向西方讀者介紹中國文化,但用了一個特別方式,以遊記形式通過描寫西方風土人情,與中國文化比較。他的重點不在於強調不同之處,單說中國好,而是着力於共同點。可以說他的作品幫助西方人了解東方,也是一面鏡子,讓西方人重新發現身邊原本視若無睹的城市事物,再次認識自己。

蔣彝或許沒有用4個中文字,形容過那隻口味的汽水,卻獲得了世人的稱許;他旅居海外40多年,堅持以中國味重新詮釋世界山水,有這麼一個具文才、做着特別事的人,才是我們應該感到可樂的。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