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強檢難實踐 需解兩核心問題

評論版 2020/12/07

分享:

由於香港人既不接受猶如戒嚴般的全面封城,亦不讓政府透過流動科技監管個人行蹤,因此特區的新冠疫情全年一直反覆。而特區政府所謂的「張弛有度」抗疫法,似乎是:(1)每次大節日來臨前,透過一系列調控社交距離的措施,如限聚、限堂食、停課、在家工作等,把疫情遏下去;(2)到節日期間總有人疏忽或違反限聚令,於是疫情再爆發;(3)確診個案一旦飈升,政府便有足夠理由大幅收緊社交距離措施,期望用3星期左右把疫情再次遏下,然後慢慢放鬆,準備下個大節日再臨(即返回第1點)。

套用上述「循環三步」框架來看目前的抗疫方向,政府過去10天宣布的措施,應該是希望在未來兩周把疫情回復每日單位數確診個案的狀態,再讓市民迎接冬至、平安夜、大除夕。其間官員雖然仍會大力呼籲市民留在家中,但估計聽從者寡,人人照舊外出歡度佳節去也。

結果明年1月中旬又迎來下一波爆發,接着政府再用3星期控制疫情,到回復每日單位數確診個案時,時間希望能準確落在農曆年三十晚(2021年2月11日)之前。

「循環三步」 反反覆覆的抗疫

再推演下去,就是市民在農曆新年的一輪聚會過後,3月上旬便有下一波爆發(屆時亦為流感高峰期),於是專家們又一輪警告,然後政府收緊社交距離措施,嘗試在3星期內令特區疫情不再惡化,從而「迎接」4月初的復活節--也就是此「循環三步」將會不斷繼續,直至新冠疫苗正式登陸香港,加上市民願意廣泛接種,循環才有機會停止。

香港這種反反覆覆的抗疫方式,無疑對不少人(尤其建制派)而言帶點荒誕,但想深一層,此既為自由之代價,亦是自私的結果。於是坊間許多輿論持續施壓,認為特區政府務須把心一橫來一次全民強制檢測以「清零」,繼而嚴守入境安排、慎防輸入個案,然後始能一了百了,靜候新冠疫苗正式推出市面。

本文嘗試從以上角度出發,探討在香港實施全民強制檢測,至少需要哪些配套和資源,從而評估其可行性。事實上,即使特區政府「有決心又夠氣魄」,兼假設一眾官僚能撇除門戶之見衷誠合作,執行最基本的「全民強制檢測」始終要解決兩個核心問題:

第一,如何確保檢疫期間全民禁足?

第二,如何照顧全港市民在禁足期間的生活需要?

先探討第一點:若然已檢測的市民外出時,被其他尚未接受檢測的「隱形」確診者所感染,整個全民強制檢測計劃便前功盡廢。因此已檢測的人必須留在家中,直至全港完成檢測,政府知悉全部結果,所有市民方可出門。

假設相關措施既不違反基本人權,亦沒有司法覆核之風險,真要做的話,以下兩部曲必不可少:首先,強迫所有人下載定位追蹤軟件,接着出動大量警力,並輔以無人機,作24小時全天候巡查--由於香港不少人住在高樓大廈,而樓層間亦沒有閉路電視,為防止違禁足令者離開自己的單位走到其他樓層,必須強迫所有人安裝定位追蹤應用程式。然而撇除私隱問題,依然有兩個問題必須解決:

警力不足 難緝拿違禁足令者

其一,如何查核每名市民已經安裝官方追蹤app?不肯安裝者怎樣強行令他們下載?

其二,沒有智能電話的人(包括許多長者),如何安排他們佩戴追蹤手帶?目前又夠不夠手帶?

就算能夠解決以上兩個問題,亦難保有人刻意不帶電話出門以逃避追蹤,故必須安排警力和無人機巡邏,盡快緝拿違反禁足令者。根據屋宇署紀錄,截至去年年底的受規管私人樓宇約44,000幢,以坊間常說的「3萬警力」作粗略估計,把人手分成每日兩更,假設公屋和其他資助房屋由其他部門監控,每名警員平均要監控3幢私樓,人手明顯不足。若一名警察前往追捕而留另一人駐守,兩更所需人手約為18萬警員,即起碼需要目前6倍的警力才足夠應付。

留意上述種種資源調配,仍只是圍繞第一個核心問題。至於第二個核心問題,是「於禁足期間如何送飯?」假設檢測全香港所有人不用4星期(此乃特首透露以特區目前最大檢測量所作之推算),而在中央大力支持下變成只需4天,在這種極度理想的情況下,我們是否又能夠照顧禁足那4天時間,全港市民一日三餐的起居飲食?

力爭更多疫苗運港 助解困

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並不在於送外賣的人手何來,而是如何在實施全民強制檢測之前幾天,防止可能出現的大規模混亂:一旦預計有4天不能出門,肯定人人衝到超市或街市「入定貨」,到時情況會較9個月前,疫情早段那種「人人囤貨」的亂象更差--不難想像,部分人可能會因為爭買杯麵而大打出手。

為免「買餸買到暴動」,政府唯一可做的,就是宣布實施全民強制檢測那一刻,同時強行關閉所有購物點,以免人人瘋狂搶購。然後禁足期間的食物,將以配給方式隨機分發,除個別對部分食物敏感的人和素食者,以及因宗教原因而需要食物作特別處理的市民,所分派的食物不會有選擇,送飯的時間亦不可能有選擇,持續4天。

寫到這裏,意識到這種程度的監控,未知讀者們會不會心寒?當然,根據最近「跳舞群組」的相關個案分析,香港有那麼多有錢人,而這些人有些又違規又虛報,真的要實施全民強制檢測,部分人必定會動用其律師團隊,盡一切方法阻止,官司隨時需時一年,故全民禁足的實踐機會渺茫。從解困角度,基於特區種種掣肘,目前亦只能維持張弛有道方式抗疫--故此爭取來年盡早有更多新冠疫苗付運香港,始為務實之道。

由於香港人既不接受猶如戒嚴般的全面封城,亦不讓政府透過流動科技監管個人行蹤,因此新冠疫情全年一直反覆。(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