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管網絡小微貸 防「雷曼事件」重現

評論版 2020/12/08

分享:

螞蟻集團原定計劃在上海及香港於11月初同步上市。消息一出,兩地股民隨即蜂擁而至,爭相認購,在香港錄得388倍超額,非常火熱。可是在上市前夕,中國四大監管機構(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和國家外滙管理局)於11月2日晚上突然約談螞蟻集團管理層,包括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和總裁胡曉明,之後上海證券交易所及香港聯交所相繼公布暫停螞蟻集團上市的決定。

兩地星斗股民慘遭一盆冷水,使他們獲利的希望落空之餘,更有不少股民蝕了借「孖展」的手續費,賠了夫人又折兵。

據上交所解釋,螞蟻集團「所處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發生變化等重大事項」導致集團「不符合發行上市條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同時,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國強指出,螞蟻集團上市申請被暫緩的決定「是基於切實維護金融消費者和投資者利益的綜合考慮」。筆者藉本文利用一實際商務案例,解釋副行長所述的「維護論」。

「雙十一」瘋狂購物 消費者易透支

11月11日是阿里巴巴在中國內地每年大力推廣的「雙十一」網上購物節(又稱「光棍節」)。天貓零售購物網站於當天提供超便宜的品牌貨品,吸引內地網民瘋狂消費。據天貓報道,今年「雙十一」的銷售額為4,982億元人民幣,較去年增長26%,紀錄再創新高,阿里巴巴賺得盤滿缽滿,然而其主要收入並非來自零售。

「雙十一」瘋狂購物節無可否認是十分之成功的商業模型,它充分利用貪婪的人性--貪便宜、貪擁有、貪方便。在琳琅滿目、價格便宜的天貓購物網站上,加上背後「人工智能推薦系統」從旁慫恿,令消費者買個不停;當消費者缺錢的時候,螞蟻集團轄下的「花唄」小微貸服務便會自動「大獻殷勤」,提供貸款。申請貸款的手續非常簡單,消費者亦毋須提供入息及身份證明,「花唄」很容易地從「支付寶」帳戶過數。再者,「花唄」也會透過客戶過往的消費習慣分析他的信用,以及判斷客戶可承擔的借貸金額。「花唄」業務是以小微型貸款為定位,所以提供的貸款金額都是目標消費者可以負擔的數目,平均約兩三萬元人民幣左右,消費者抱着一年一次的心態,往往都會欣然接受。

免人民先使未來錢 步美後塵

「花唄」小微貸服務鼓勵中國網民(尤其是年輕網民)先使未來錢。先看看美國現況,使用信用卡購物已是美國國民的日常生活文化,事實上不少美國家庭已是「無卡不行」。根據fool.com針對2020年美國信用卡研究的報告,美國於2020年第一季之流通信用卡約5,100萬張,61%美國人持有一張或以上信用卡,當中平均每人擁有4張,2019年第二季平均信用卡負債額是每人6,194美元;由salaryexplorer.com負責調查的另一報道指,美國人於2020年平均月薪是7,892美元。在如此緊絀的財政狀況下,似乎不少美國人每個月都要借貸度日。

返回國內,第十九屆五中全會就「十四五規劃」及「2035年遠景目標」提出「改善人民生活品質,提高社會建設水平」的建議,且要「堅持把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作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基於這些大原則,中央政府是絕對不會讓中國人民步美國人「先使未來錢,借貸度日」之後塵。因此,中央暫緩螞蟻集團上市,要求它重新審視及加緊管治其小微貸款業務,是大有理由的。

阿里巴巴轄下公司在「雙十一」各司其職,「天貓」負責提供貨品在網上銷售,「支付寶」負責收錢、提供第三方支付服務,「花唄」負責為有需要的消費者提供小微貸款服務,而後兩者是螞蟻集團的子公司。由此可見,「天貓」在上游直接面對消費者,同時亦間接提供顧客予下游兩間公司。在這條網上銷售鏈中,「支付寶」及「花唄」同一命運,其商業模型無客不行,生意十分依賴「天貓」。

螞蟻集團計劃上市後與過百間金融公司合作推出聯合貸款,由於阿里巴巴控制整條銷售鏈,不少想參與的公司都避免得罪阿里巴巴,願意在每次貸款合作個案中接受較低的利潤。

倘螞蟻接受監管 須縮信貸規模

在單筆聯合貸款中,中國銀保監會針對開展網絡小微借貸業務的公司的出資比例不得低於30%,而其餘70%從合作夥伴進行融資,但目前「花唄」業務並沒有達到這要求,反映大部分的貸款資金皆是外來的。如此這般,「花唄」可以無本生利。若然螞蟻集團願意接受政府的監管要求,必須補充資本或收縮信貸規模,否則便不能保證監管合規,不過此舉難免會打爛「花唄」的如意算盤,大大減少集團的收入。

以總體金融制度而言,中國政府已開始對開展網絡小微貸業務公司動用的槓桿率進行嚴格限制,包括非標準形式融資不得超過淨資產的1倍、標準化形式融資則不得超過4倍等。理論上,這些監管措施可以防止類似2008年美國「雷曼事件」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在中國發生。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有傳言說螞蟻集團上市被煞停,與馬雲在「2020年外灘金融峰會」的言論有關,說他觸怒了中央。筆者認為國家領導層絕對不會那麼小器,事實上集團所建議的未來金融科技商業模式,難免在內地帶來不可控的金融結構及社會風險,嚴重挑戰中央政府堅持建造全國和諧及穩定社會的大原則。

螞蟻集團暫緩上市,原因甚多,但中國政府不希望人民步美國人「先使未來錢,借貸度日」之後塵,已嚴格管制網絡小微貸業務公司。(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黃錦輝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副院長(外務)、香港資訊科技聯會前會長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