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虛擬幣交易 宜先了解技術設計特性

評論版 2020/12/10

分享:

筆者前文以經濟學的供需原理,分析了比特幣價格升跌的機制與變化關鍵。誠然,無論是貨幣或商品,只要有需求和供應,則透過邊際的需求變化而形成價格,再在市場上進行交易或交換,這個貨幣或商品本身就有市場價值,就有價。本文在供需框架下作出更細緻的觀察和分析,細緻的分析不僅可更明白比特幣和其他虛擬貨幣的價格變化,也可了解到虛擬貨幣目前「大行其道」或「方興未艾」的時代新趨勢。

目前在市場上的比特幣交易,基於比特幣暴升暴跌的劇烈波動性,很難發揮貨幣交易、結算的功能,缺乏通貨的屬性,更多是股票或商品的性質,用作投資或投機的有價「憑證」。筆者用一個比喻來說明:這是一家沒有實質業務運作的公司,它不會長期有股息可派,也沒有從實際業務活動中取得收入,但市場對它未來可以更廣泛使用,並相信其貨幣運行系統不會崩潰,於是這張「憑證」就有其市場價格。這份預期延續了需求於不息,這隻沒有生意的公司股票,價格幾乎完全是由需求和供應決定。

系統穩定性影響價格 不容忽視

看深一層,在供需以外,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因素。比特幣或商品本身的市場運行系統,其穩定性是一個不可忽略的環節。如果大家對這個系統穩定性的信心有所動搖,自然會削弱需求,影響到價格。一切都可以從供需原理得到合理的解釋。

在比特幣或一般區塊鏈支撑技術的體系,最大的不穩定性,是區塊鏈本身體系和其技術的支撑。對比特幣來說,技術支撑、同時也是比特幣產生的環節,是「挖礦者」,這些「礦工」是整個比特幣系統支撑的技術因素。我們需要知道箇中一個所謂「51%攻擊」的風險。

比特幣的體系運作,是基於區塊鏈技術構建和數據的驗證確認,而且是以分布式,由多個節點競爭進行。節點的非中心化工作,確保參與者遵循協議的規則,大家都能一致同意區塊鏈的當前狀態。分散性的節點定期透過「挖掘」過程,來達成新區塊的形成共識,以及確認交易。

換言之,比特幣的共識算法,確保採礦者只有在網絡上所有節點,大家都達成共識,並一致驗證該採礦者提供的「塊哈希」是準確的情況下,才能生成新的交易區塊。在採礦過程中,採礦者的工作能力源於他所擁有的電腦計算能力,亦稱為「散列能力」或「哈希率」。一旦由一個機構取得超過50%的「哈希率」,便會出現「51%攻擊」,這個擁有整體逾一半「哈希率」的機構,便有能力篡改交易的所有數據,令區塊鏈上資料「不可篡改」的信念破滅。

所以,要研究比特幣或其他虛擬貨幣的體系設計,要考慮的因素,也包括背後維繫這個系統的「挖礦者」。其他的虛擬貨幣或區塊鏈體系不一定稱呼這群人為「挖礦者」,而是有「核證數據者」諸如此類的名稱。但無論如何,比特幣體系運行予人穩定性的信心,目前是靠這群分散的「挖礦者」維持。

「挖礦者」如央行 守衞比特幣穩定

某程度上,這批「挖礦者」有點像央行,是貨幣的產生者和維持貨幣體系運行穩定的「守衞者」,他們會影響用戶的信心,間接影響到用戶的需求,從而也影響到比特幣的價格。

在比特幣的供應方,相對比較簡單,因為貨幣的總額已設定了上限;如果有基礎和能力把所有比特幣區塊鏈的交易紀錄下載下來分析,基本上也可以計算到當前市場的比特幣流通量。

扼要來說,要決定貨幣的價格,可透過觀察供應上有多少活躍性的流通量,再檢視需求方的用戶數量,究竟是在增加還是在減少、有否其他個別群體積極參與買賣等信息,從供求的可能變化,估計出市場上比特幣價格的變化動向,以及可能的波動範圍。

順筆一提,眾所周知,在區塊鏈上參與比特幣交易,只有一個戶口,而且是匿名。因此,不少犯罪分子會利用這個比特幣帳戶來洗黑錢,或從事犯罪而得到的金錢,例如網絡黑客的攻擊勒索,通個帳戶來索取和交收,可以說,不少犯罪分子在目前一刻,仍然傾向甚至喜歡利用比特幣帳戶來實現這些目的。當然,我們完全不認同犯罪行為,但無可否認,如果社會秩序不夠穩定,犯罪率上升,不排除犯罪分子也是比特幣需求一方的增長組成部分。

其實,比特幣的價格形成與供求變化的機理密切相關。誠然,每一種商品的價格都有一個上升與下降的周期或投機影響,我們很難準確預測周期性或投機性的上升或下降。但從基本因素分析,回歸到經濟學的供需基本原理,可掌握該種商品價格變化的本質性面貌。筆者在這兩周的文章對影響比特幣價格變化的供求多項因素,作出了扼要的分析,可供大家參考,並用來衡量自己是否有足夠市場認識參與買賣。

值得強調,除比特幣外,市面上還有多個形式不同的虛擬貨幣,影響其價格變化的供求因素,是不一樣的,需要大家留意。以現時虛擬第二大貨幣的「以太幣」為例,相對比特幣的供應量定了2,100萬枚的上限,以太幣則沒有供應量上限,即挖出了一個以太幣區塊,就可產生以太幣,因此,比特幣有供應量上限,長遠供應量遞減的「供應因素」,在以太幣上便不成立。

所以,有意參與虛擬貨幣交易的人,要仔細留意每一種虛擬貨幣背後支撑運行的技術因素、設計特性,然後按其技術設計特性,聯同經濟因素、供求因素的考慮,作出配對,推論影響價格變化是在供應方或需求方,從而通過供求的分析,推論決定對這個虛擬貨幣是利好、抑或利淡的因素,據此系統地觀察價格的變化。

供應量增速降 「挖礦」獎賞亦減

關於「挖礦」問題,有一點值得一提:比特幣的供應量已開始明顯減少。按照該體系的原設計,數據塊產生速率預期為大約每10分鐘一個,但每個數據塊中,新發行的比特幣不超過50個,這個數字每產出21萬個區塊就會減半,大約每4年就會發生一次。因此,比特幣的總數量既不會超過2,100萬個,同時新發行量亦會出現階段性遞減,成功「挖礦」的獎賞也同步減半。前一段時間成功「挖礦」挖出一個區塊的「賞錢」是12.5個比特幣,如今已下降至6.25個比特幣,並且會一路減下去。

所以,目前市面上比特幣的供應量仍然有所增加,但增加的速度和增量,已呈現下降。據筆者所接觸到的數據,目前比特幣的供應量已達到1,800多萬個。雖然終極供應數量有2,100萬個,但不排除如前文所分析,當中一些比特幣錢包被「鎖死」,實際的流動會遠低於這個數字。

有意參與虛擬貨幣交易的人,要仔細留意每一種虛擬貨幣背後支撑運行的技術因素、設計特性。(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佳龍 科大商學院資訊、商業統計及營運學系講座教授、艾禮文家族商學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