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前Zoom後

副刊版 2020/12/11

分享:

疫情令我們在生活和工作上都有新常態。在家上班(WFH)這概念已很普及,有好幾間大企業甚至宣布,即使疫情過後,仍會繼續採取WFH工作模式,如:Facebook擬讓一半員工在未來五至十年在家工作;Twitter高層已向傳媒透露,若員工希望一直在家工作,公司會make that happen。WFH直接令Zoom廣泛應用,教學和開會不在話下。

友儕間初用Zoom笑話百出,最多來自「觀音頭掃把腳」,即上身上班服、下身短褲,當事人一時忘我,起身斟水才發現穿崩,狼狽撲去關鏡頭已太遲。有些則太信任科技,以為關掉畫面功能穿睡衣也無妨,結果陰差陽錯,畫面功能不知何解突然開着,彼此隔住個mon你眼望我眼,穿睡衣、頭髮蓬鬆的當事人嚇到O嘴之餘,對方也打個突,何其尷尬。

有時也有些自己控制以外的因素,我曾試過,學生在Zoom面前正正經經做報告時,其母則不經意地在後面拖地當上了一個很有動感的背景。另試過有學生做報告正在講話時,其丈夫奪門而入對着小狗大聲連問三次:「點解喺度屙屎呀?」聲量蓋過正在做報告的太太,令課堂加添一點歡樂氣氛。

以上情況僅有點尷尬而已,未至於「致命」。屬德高望重、經常出現在《New Yorker》和《CNN》的法律分析師和時事評論員Jeffrey Toobin則卻Zoom出禍來。十月中,他跟《New Yorker》同事進行Zoom會議時,被發現有不雅淫褻行為。他事後解釋,以為自己已關掉Zoom鏡頭和聲音功能。於是,在同事眾目睽睽下,他不自知地表演了不應該表演的動作。結果,幾間傳媒機構即日暫停與他的業務,而《New Yorker》終於在十一月十二日宣布,正式炒掉Jeffrey Toobin。故事的教訓:一、工作時工作;二、Work from home要自律;三、即使關掉Zoom的見樣功能,若鏡頭對着你,唔該醒醒定定。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