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司法護法治 防「潛逃自由行」

評論‧世情 2020/12/14

分享:

接連有暴亂疑犯在被檢控甚至開審後,如「自由行」般輕易棄保潛逃,明目張膽地在海外組建「國際戰綫」,公然挑戰國家主權和憲制法治,猶如「叫陣」般的張狂,反映中外反華力量已緊密結合,並從幕後向前綫,將香港的政治鬥爭推向新臨界點;而「無掩雞籠」般的保釋機制進一步暴露現行體制的疏失,只有果敢進行司法大改革,才能應對新博弈的挑戰,確切維護香港的憲制和法治。

部分司法人員 陷政治泥沼

在傳統思維模式和政治操作下,法庭和法官被形塑為法相莊嚴、天縱英明,並且是亂世中的「定海神針」;但在現實上,部分司法人員陷溺於政治泥沼,並將其政治觀點滲進日常的司法工作內,公眾亦動輒將法官配對「顏色」,並據此評議司法公正,令社會對司法制度的信任受損。疑似「另類放生」的「潛逃自由行」只是其中一個引爆點,「藍」「黃」陣營式撕裂、政治凌駕專業,才是問題的核心關鍵。法治之路往後應怎樣走?改革司法制度又應如何開展?

第一,港區國安法頒布落實後,多個與中國站在對立面的國家,對於香港的暴亂疑犯,不但高調發聲力撑,並且承諾給予政治庇護,更單方面凍結與香港的逃犯引渡協議,讓他們安心潛逃,在海外投入「國際戰綫」。這是一項不惜踐踏香港司法的政治誘餌,而保釋制度和承審法官則在其中起着關鍵作用。

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在2005年法律年度開啟禮上說過,「法官並不在政治舞台上扮演任何角色」,但綜觀近期多宗涉及政治或「黑暴」的案件,其定罪量刑和法官的發言評語,都隱含「政治顏色」成分。要改善這種情況,維護公眾對司法和法治的信任,相應的司法改革刻不容緩。

第二,在特區的管治架構中,司法系統從體制到人事,以至所奉行的普通法,都是自成一格,法官在審理案件時,亦習慣繞着海外普通法國家的判例打轉,忘記了香港是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運作的事實,由此往往出現一些「離地」甚至偏離憲制現實的判決。

清晰保釋量刑指引 防衝擊法治

更重要的是,即使案件性質類同,但法官不同,裁決結果可能會截然不同,由此亦引發不少爭議,並夾雜對法官的人身攻擊。這是一個嚴肅的警號,要避免法治根基受衝擊,司法機構應訂立清晰的保釋和量刑指引,將裁決制度化和在地化。

第三,作為管治團隊的一員,法律和司法界都需要以愛國者為主體,無論是何國籍,只要在港從事司法工作,都要擁護《基本法》,以及支持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因此應安排法官和司法人員參與有關國家憲法、《基本法》以及憲制秩序的專業學習和在職培訓,讓他們正確掌握在一國兩制下的司法運作,並從海外案件判例回到香港的現實人間。

在特區管治架構中,司法系統從體制到人事,以至所奉行的普通法,都是自成一格。(資料圖片)

撰文 : 陳建強 香港專業人士協會會長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