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不受理 德州訴訟背後人和事

評論版 2020/12/15

分享:

在明年1月20日特朗普離開白宮之前,剩下的大約1個月裏,我很想看到有甚麼事會發生在一個名叫帕克斯頓(Ken Paxton)的人身上。

本文刊出時,總統選舉的選舉人團會議應如期在12月14日召開,各州選舉人在本州首府,依照州務卿認定的大選開票結果,為該州選出的總統候選人投票,其實都只是確認拜登當選的程序。不過,德克薩斯州總檢察長上星期向最高法院提出訴訟,要求最高法院在賓夕法尼亞、威斯康星、密歇根和佐治亞州等4個搖擺州的議會批准大選結果前,禁止其選舉人團投票確認選舉結果。理由是,4個州政府改變選舉規則,使得郵寄投票數量倍增是非法的,選舉結果應被判定為違憲。

然而,最高法院上周五拒絕受理德州這宗訴訟,說德克薩斯與其他州的選舉沒有利益相關,無指控其他州的理由。用特朗普的話來說就是最高法院沒有勇氣和智慧,介入這場爭端。

或許,最高法院為免陷入政治旋渦,把皮球踢了回去,「沒勇氣」介入;但那位帕克斯頓就「勇氣可嘉」了,他就是向4州發起訴訟的德州總檢察長。不關自己事,他怎麽會做出告其他州這種事呢?我們從他的個人背景了解。

德州總檢察長 涉非法中介

57歲的帕克斯頓是一名律師,2003年開始當了10年州眾議員,2年州參議員,2015年當選德州總檢察長。當年7月,德州大陪審團以3項重罪指控他,說他在2011年利用議員身份,向投資者兜售一家叫Servergy的科技公司股票,但並沒表明他此舉收了報酬。公司給他10萬美元股票,他只承認是禮物,和他向投資者兜售股票無關。同時,他將投資者介紹給一名投資顧問,並收取這顧問佣金,這一行為在德州被定義為掮客(representative),是需要註冊的,他這樣做屬於非法中介。當上總檢察長這個德州最高執法官員職位,自己卻被控告,他就說是政治迫害,在審理地點上反覆做文章,又要求換法官,導致案件一直在拖,至今未決。但如果被定罪,他面臨最高99年刑期和罰款,可以說是一直懸在他頭上的烏雲,事情還不止這樣。

今年10月,8名德州司法部人員,即帕克斯頓的下屬,包括他的第一副檢察長和高級助手在內,聯名去信州當局,指這位總檢察長違反聯邦和州法律,包括濫用權力及受賄。他們指帕克斯頓濫用作為總檢察長的權力,幫助他的一名政治金主,地產商保羅(Nate Paul)。據資料顯示,2018年帕克斯頓競逐連任總檢察長時,保羅給了2.5萬美元予帕克斯頓。根據帕克斯頓下屬的舉報,相信兩人背後有其他利益轇轕,舉報信又指保羅希望帕克斯頓出面,介入聯邦調查局(FBI)對他的調查,有消息透露FBI在調查保羅有否涉及股票詐騙,但保羅則聲稱FBI違法搜查其家,希望帕克斯頓幫手,反過來調查FBI,而帕克斯頓就叫下屬去查。

對於帕克斯頓被下屬舉報違法,德州州長表面說事態嚴重承諾調查,但未有具體行動。然而,自向州政府舉報以來,8名下屬要麼辭職、要麼休假、要麼被解僱。帕克斯頓本人就否認任何不法行為,拒絕辭職,還表示2年後再角逐連任。8人已經向FBI舉報帕克斯頓涉嫌有關罪行,據報道FBI正在對這位州總檢察長展開刑事調查,但未正式檢控,所以帕克斯頓仍然如常履行公務,包括向4個搖擺州發起選舉訴訟。

助特扭轉大選結果 博取特赦?

知道了這些,就不難理解為甚麽一個德克薩斯州的總檢察長,會突然跳出來要求最高法院干涉另外4個州的大選結果。正如本欄多次提到,特朗普正考慮離任前進行更多特赦,包括可能先特赦自己。如果你是這位一身官司的總檢察長,會如何爭取獲得特赦?幫助特朗普扭轉大選結果的同時,也是在試圖改變自己命運。

標榜自己是守護右派理念戰士的帕克斯頓,靠攏特朗普也不是近期的事。2018年特朗普如日中天時,他公開說,從2011年算起德州有超過60萬宗涉及非法移民的犯罪,後來被發現報大數,被誇大4倍。據《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研究報告,非法移民在德州的犯罪率明顯低於本地居民和合法移民。本土居民暴力犯罪率是非法移民2倍,毒品犯罪率是非法移民2.5倍。

可是,總檢察長的數字,更能獲得特朗普青睞,迎合總統的移民政策。帕克斯頓亦曾發起官司企圖推翻奧巴馬的醫保法案,以及限制以郵寄投票。特朗普想做的,他都支持並身體力行就是了。

德州總檢察長起訴另外4個州選舉非法,舉動雖然離奇,但作為吸引特朗普注意,換取對自己特赦,表現也得要淋漓盡致呢。究竟,特朗普會否特赦帕克斯頓可能面對的聯邦控訴呢?我很想知道。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