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健共融製聖誕禮盒 殘疾也有工作能力

副刊版 2020/12/16

分享:

社會常常談包容、接納,但在口號以外,於工作、生活上,健全與殘疾人士的分界綫似乎仍然牢固得限。要談職場共融、殘疾人士就業,僱主、員工、求職者也總帶着不少隱憂和難處。其實殘疾人士有身體缺陷,未必等如缺乏能力。能力稍遜,也不等如不能工作。

在接納之後、共融之前,如何放下成見、一同生活、平等看待,也是道課題。Simply Pleasure創辦人關琬潼(Shadow)與香港傷健共融網絡總幹事莫儉榮(Kim)因領養導賞犬結緣,發現大家對共融、殘疾人士就業持相同理念,於是建立了「愛.共融」品牌,推出六感聖誕禮盒。當中有聽障員工製作曲奇,失明義工參與禮盒包裝。

Kim說:「即使是聽障、視障,其實都有好多有能力的人。問題在於要提供機會、平台予他們,別針對其聽不到、看不到的部分,應着眼於其貢獻。要讓社會知道,我們不是只想於社會取支援福利,我們更開心於有機會貢獻。」即使是殘疾人士,也總有其過人之處。

聽障員工用心製餅

28歲的Daniel為先天弱聽人士,第一份工作在工場造麵包,他指當時不太適應環境,工時亦好長。10時上班,試過加班至凌晨1時,期間不斷工作,好辛苦。而因殘疾問題,Daniel也難以與同事溝通,彼此關係不好。他試過被罵、被騙、被針對,一年後決定離職。「有時工場好嘈,我聽得好辛苦,不太明白他們在做甚麼。造麵包沒甚麼能學的,同事亦對我唔太好,有時好唔開心。」

其後加入Simply Pleasure,一做就做了8年,由學徒開始做起。新同事態度友善、耐心教導,改變了Daniel對職場的負面印象。「他們知道我聽不到、要讀唇,會慢慢溝通。當我不明白時要問人,他們就幫我、教我怎樣做,在這裏舒服好多。」Daniel曾在廚藝學院進修包餅課程,一直都對甜品製作有興趣,朱古力、藍莓芝士凍餅、焗芝士蛋糕也是拿手作,新工作剛好讓他發揮所長。設計朱古力裝飾、擺水果造型,做到之後好有成功感。「有同事說我做朱古力、生日牌做得好靚、好專業,笑說做朱古力是我的部門。」

不同顏色、圖案都要構思,製作朱古力片過程也考工夫,一日約製數十個。而去年開始,Daniel更幫忙設計聖誕節造型蛋糕。之前要做資料搜集、思考設計及襯色,落手落腳做時又要調整裝飾數量、留意會否有過重、出水的問題,花了一段時間才有定案。仔細、認真的心令Daniel愈做愈好,他更在是次的聖誕禮盒中擔任製作點字曲奇的部分,把代表「愛」的點字逐一點在曲奇上。

後天失明無礙父愛

20年前被診斷出患視網膜色素病變,醫生告知幾年內視力將慢慢退化,Dick當時正值事業、家庭黃金期,本來擁有一間髮型屋,將迎接兒子出生,但在數年內就變成完全失明,打擊好大。「視野逐漸收窄,窄到只剩中央視力、得返中間一點,之後就無了。好難過、好頹,但無辦法扭轉,成個人好悲。常常發脾氣,兒子兩歲時就離了婚。」

30歲屬壯年,Dick卻失去工作能力,只能留在家中獨自照顧兒子。「無人幫㗎,一路撑住照顧他,他剛出生時我左眼已看不了,只剩右眼的中央視力。」直到兒子5歲,Dick雙目完全失明,對兒子樣貌的記憶,也於此時停住。「無晒社交,哪有自信心?外出也只是與阿仔聊天、吃飯,會上網與人聊天,但未必敢出來見面。」

衝出四面牆 重拾工作能力

困在家中面對四面牆,做家務、湊仔、聽音樂是Dick一日的寫照。「好像無期徒刑,整日都要留在家,坐低再起身、起身再坐低。」縱使情緒低落,也無法看着兒子成長,但亦無礙他盡力照顧兒子的心,因兒子就是他當時唯一的希望。「他知我眼有事,就做我對眼。購物時告訴我價錢、路怎樣走、巴士幾多號,好細個就識做這些。」

Dick坦言自己學歷不高,失明後覺得除了做盲人按摩,就沒有工作機會。其後遇上傷健共融網絡,在不同的活動、工作坊中遇到更多同路人,失明、聽障甚至兩樣都有的人都有,透過交流慢慢重拾自信心。「在這裏找到歸屬感,也讓阿仔知道世界上不只他,還有其他小朋友都經歷同樣遭遇,有人的情況比自己更差。」兩仔爺也更無所不談,在協會裏一同參加工作坊、節日聚會,Kim重拾昔日的開朗性格,兒子也找到能訴心聲的同齡朋友。

參與活動一段時間之後,Kim受邀加入成為活動幹事,是20年後的第一份工作。主力協助籌辦活動,疫情下也去過派物資,發揮自己的能力。「甚麼都幫手做,做得幾多得幾多。老實講,政府有咩幫手?可能俾碗飯你食。我打個比喻,他們不會教我捉魚,因為覺得我們無能力。但若果去摸蜆,你只要有方法教我們,告訴我何時水漲、水退,其實我們做得到的。如果坊間資源能撥多些,多開一些文書處理的課程,讓我們學習,都能做到。」這次的聖誕禮盒包裝工作,他亦主動參與,跟其他殘疾人士一起做。只教了他分糖果入盒內一兩次,做了幾次便好快上手。

---------------------------------

有能力貢獻只欠機會

Simply Pleasure創辦人Shadow見證着 Daniel 8年來的工作表現,她指起初曾想過聘請殘疾人士,會否需要更多遷就或配合?其後透過相處,發現並不如想像般複雜。「其實所有同事都要花時間去溝通配合,才會做得好,所以(殘疾)並不是一個問題。當他們用心時,工作表現可以非常好。」Shadow續指,殘疾人士其中一個感官有缺陷,反而使他們其他感官更加敏銳,就正如Daniel聽覺較弱,他的視覺、觸覺也較好。「我們應該要多用到他們的優點,即使他聽不了,但創作力可能一樣好,他甚至創作了一個聖誕造型蛋糕,好漂亮。前提是他要給他機會,不能覺得他有缺失,就等同不能做事,或只能做些好基本的工序,這種預設我覺得好錯,也不公平。」

而香港傷健共融網絡總幹事Kim,指Dick即使後天失明近20年,但「叻到震」。他認路、找路能力高,也懂水電,有時公司光管壞了,他也可幫忙換。「例如我失明,但我的語言能力還過得去,可做管理工作、寫計劃書。有聽障員工擅於照顧馬匹,有些從事電腦行業寫程式,甚至去到美國工作。我們的機構使命是平等貢獻、傷健共融,先談貢獻,令更多的社會人士相信我們,殘疾人士都做得到。」

作者:吳霆俊

責任編輯:周美好、李越樺

傷健共融製聖誕禮盒,殘疾也有工作能力。(黃建輝攝)

即使看不見,只要有人教,Dick 也能做好包裝工序。(黃建輝攝)

聖誕禮盒具 6 感元素,有點字曲奇,也有音樂盒。健全、殘疾人士收到後,更可掃描 QR Code 隨導賞感受禮盒不同部分。(陳國峰攝)

每做一個步驟,Daniel 都十分專注。(被訪者提供)

除了做蛋糕,Daniel 的另一興趣是打排球。曾參與培訓計劃奪優秀學員、入球隊打比賽,現在閒時也會跟朋友打波。(被訪者提供)

Shadow(左)在設計禮盒的過程學了少許點字和手語,更明白殘疾人士的生活和處境。Kim(右)指感謝 Shadow 對他的信任,為殘疾人士付出。(陳國峰攝)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