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要科技立國 須改革教育科研

評論版 2020/12/16

分享:

中共第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最核心的內容就是建立中國獨立自主的內循環經濟體系、建立起科技自立自強的國家。後者即是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戰略支撑,以此來推動中國經濟創新轉型,重新確定未來中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動力,同時擺脫中國對外的技術掣肘。這次會議把科技立國放到了前所未有的戰略地位。

中國改革開放40多年,不僅經濟上取得巨大的進步,科技實力也實現量的積累及質的上升,但是當前中國科技實力難以支撑經濟快速發展,而且在高精尖等技術方面與發達國家相比,仍然存在很大差距。所以,把「科技自立自強」和建立科技強國作為國家的重大發展戰略,是讓中國未來成為世界一流強國的內在要求。現在的問題是,中國的科技強國如何才能確立?面臨的困難與障礙又在哪裏?

改革開放初期 已強調科技立國

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就提出了「科技是第一生產力」,強調了科技立國的重要性,這也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科技立國的觀念開始深入人心。我記得當時社會上流行一句話:「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就是強調科技的絕對重要性。而這種科技立國的理念轉化當時中國的基本政策,就是政府全面加大對教育投入。

中國實現了城市12年制普及教育及農村9年制普及教育,而進入高等教育人數由上世紀80年代每年30萬人,上升到目前每年千萬人以上。就此而言,中國不僅人口基數大,更重要的是擁有大量懂得一定程度現代科學知識及科技的勞動者,為中國成為製造業大國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中國對科技及科技人才培養的投入也是前所未有的,由此培養了成千上萬科技研究工作者及人才,逐漸走向了科技大國之路,這幾年中國科技在許多領域都在國際上有一席之位。這些年來,中國科技專業的教授、中國授予科技專業的博士等早就是世界第一了,科技專業的教授和學者在國際期刊上發表的論文早就與美國媲美,科技研究所獲得的投入與經費也開始與發達國家看齊等;但是中國科學家及研究人員卻很少有重大科學發現及科技創新,為國際社會認可。如果沒有為國際社會認可的重大科學發現,中國要成為「科技強國」是不可能的。

問題出在哪裏?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與創造,必須衡量3個層面:基礎研究、應用研究與市場導向的開發研究。一個國家的綜合科技實力,就體現在這3個層面:基礎研究決定了它在原創科學研究領域的發展水平,也決定了它在科技領先的地位,這是一個國家科技競爭力的根本所在。中國有龐大的科技專家隊伍和大量的科技研究者,但就是很少有重大科學發現及技術創新,很大程度上與中國的教育及科研制度有關。

教育欠開放思想 窒礙基礎研究

中國的教育不僅是一種純粹的應試教育,當前中國的教育制度強調的是意識形態的重要性。這種教育沒有自由理念、開放思想,其科技創新的重大發現從何而來?這種教育培養的,更多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科研強調急功近利,冷待基礎研究,如此基礎研究的重大發現與創新從何而來?應用研究也只能是模仿他人,利用他人知識產權,亦步亦趨。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科技研究要有重大發現,是不可能的,亦不可能建立起科技強國。中國要成為科技強國,就須從教育制度及科技研究制度重大改革入手。

在開發應用方面,中國科技在哪個行業市場導向的程度高,哪個行業發展就快和成熟;哪個行業政府參與和主導過多,所面臨的問題就大。例如中美貿易戰以來,中國企業受到的最大困擾,是美國在科技方面向中國全面開戰,成功地切斷半導體先進製程晶片的技術與供應,要脅中國相關企業。實際上,中國在1970年代就研發出首塊積成電路板,只比美國遲5年,但從1960年代後半至1990年代,中國半導體行業浪費了30多年時間,被美國愈甩愈遠;早年可能與政治動盪、技術利用觀念、資金缺乏等原因有關,近年則與技術創新制度及運作體制、教育理念及制度有關。

政治主導 致技術發展低效

2016年以來的「造芯狂潮」,在舉國體制下,短時間內數以百億甚至數千億元投資項目在全國遍地開花,截至今年10月底,國內經營範圍包含集成電路、晶片、半導體的企業已經超過27萬家。這種在政治主導下的產業政策及發展,不僅導致產業技術發展的低效率,無法生產出高精尖的創新產品及技術,也可能引發作假造假、詐騙國家資金等新問題。所以,僅是依靠舉國體制來發展科技,而不是走上市場化之路,也成為中國走上科技強國之路的障礙。

因此,中國要科技立國,要成為世界一流的科技強國,最重要的不是投入多少資金及資源,而是要從觀念、教育、體制、市場化程度、重大導向等方面進行重大改革,否則將面臨一系列的障礙及不能克服的困難。

中國要科技立國,要從觀念、教育、體制、市場化程度、重大導向等方面進行重大改革。圖為中國國際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會。(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