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歲女廚神出身家貧曾無飯開 謹記父臨終教誨知足勿學壞

副刊版 2020/12/19

分享:

人一生富足與否,非金錢可以衡量,至少對於75歲的莫瑞寬來說是這樣。入廚逾60年的寬姐嫁得個好老公,兒孫滿堂,早前更參加《疫境廚神》成為當中年紀最大的參加者。

疫境,逆境--縱然現時生活無憂,但寬姐年少時原來也曾捱過苦。在徙置區長大,經歷「無飯開」的艱苦日子,她亦沒怨天尤人,反而謹記父母教誨:不苛求大富大貴,只要仔女無學壞,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在早前播映的《疫境廚神秋冬盛宴》節目中,寬姐是眾多參加者中令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位。除因為她75歲仍保養得宜外,她示範的一道百花香芋紮也讓人大開眼界。百花香芋紮,是現今坊間難尋的經典工夫菜,連中菜大廚也非人人識做。細問下才知道,原來寬姐的廚藝功架,是名師出高徒。

父賣涼茶養活一家

「完全與我爸爸有關,他以前在廣州開飯店,煮嘢食好好味。我幾歲大已經跟他入廚,自細就培養出這興趣,現在亦很喜歡周圍搵好嘢食。」寬姐說,爸爸是做粵菜為主,最拿手煮魽魚、鱔及羊肉,每年過節家中的炸煎堆、角仔、裹蒸糭等,全部由爸爸一手包辦。「他曾自創一道鬼馬牛肉,即馬蹄炒牛肉,再伴以炸得脆卜卜的油炸鬼薄片。後來我更改良成鬼火牛肉,以火龍果代替馬蹄,更健康。」

寬姐在節目中亦提到,如果人齊的話,隨時要煮60人大餐,她亦非開玩笑。寬姐家中有九兄弟姊妹,她排行第二,身為大姐姐的她,自細就要肩負起湊細佬妹的任務,有時更要幫手煮飯及做家務。

「後來爸爸由廣州來香港,但戰前甚麼也做不到,打工要人擔保,又沒錢開餐館,於是就上街賣蛋散、柴及炭等。幸而遇到一位同鄉有做涼茶秘方,就教他賣涼茶,重新出發,白手興家,捱大我們9個化骨龍。」寬姐回憶說。

家貧只剩油及鹽

以為只會出現在粵語殘片中,幾兄弟姊妹瑟縮在狹窄家中捱餓的情節,全部是深深烙在寬姐腦海裏的童年回憶。「講出來也沒人信,爸爸剛來港時找不到工作,家中只剩鹽及油,後來媽媽幫人洗衫賺錢,出糧後買生果回家,也要切開大家分。我最記得有一次,媽媽跟我們說今晚無米,但爸爸要上班,惟有將米煮飯給他吃,我們就吃粥水,這時是我最困難的日子。」

後來寬姐一家因石硤尾大火而要搬去徙置區,但並非家家戶戶也有水喉,她亦要經歷「樓下閂水喉」的日子。「當時4日才供水一次,我住5樓,就要去另一座人家2樓擔水落街,再擔上去5樓。」她更要邊讀書邊打工幫補家計,甚至小學未畢業就要輟學。

毋忘父遺言樂天知足

「起初去工廠車手襪、車衫,後期就去做紗廠。打工賺到的自己一分錢也不會留起,全數交予媽媽,再由她發零用。不像現時的人,鍾意畀就畀,那個年代的細路全部是這樣。」縱然家境貧困,沒有贏在起跑綫,但寬姐及兄弟姊妹們也沒怨天尤人,反而生性做人、樂天知足。

「有一句話是父親臨終前說的,至今仍烙在我腦裏。我好記得當時問爸爸有遺憾嗎?他說沒有,因為我9個仔女都無學壞,所以我沒遺憾。爸爸走了廿多年了,這句話我仍記在心中。」語未畢,寬姐已流下想念爸爸的淚。

教導仔女知足常樂

寬姐口中的父母,是個嚴格正直又堅持自己的人,不好高騖遠,也不貪婪。簡單不過的生活養活她們一家,知足就夠了。「自己一生也算幸運,我嫁了丈夫後就不用出外工作,專心做家庭主婦照顧家人衣食住行,直至仔女大了才出去找自己喜歡的工作。」

而父母傳下來的這份樂觀純真心態,也間接影響到她教導自己的3個小孩。「我經常跟仔女說,出外打工或處事也好,不能只認為自己是對的。要開心一點、豁達一點。今天不如意,就想想明天會更好。我不苛求仔女要發達成名,只要不學壞,勤力工作便可以。我現在最開心也是他們沒有學壞,兩位新抱亦好孝順。其他也不重要,沒大魚大肉也沒所謂,最重要是開心便行了。」

作者:黃依情

責任編輯:鄺素媚

寬姐家中有 9 兄弟姊妹,向來感情非常要好,每逢節日寬姐也會親自下廚煮幾味「爸爸的味道」讓大家重拾兒時回憶。(受訪者提供)

爸爸曾於廣州開餐館,連丈夫也是開酒樓,難怪寬姐的廚藝非凡。(受訪者提供)

寬姐曾為日本公司負責伙食,因而自創出以梳打餅做炸粉的獨門炸豬扒,親戚每逢來吃飯也必定叫她煮。(受訪者提供)

除親朋戚友外,連兒子的同事也知道寬姐的好手勢,新年前夕幾乎要做逾百底蘿蔔糕及芋頭糕。(受訪者提供)

寬姐出身於貧困家庭,細細個已跟爸爸學師,煮得一手好菜,更對烹飪非常有興趣。(受訪者提供)

寬姐早前參加無綫的《疫境廚神秋冬盛宴》節目,於電視上亮相兼即席下廚烹調百花香芋紮,連黎諾懿及Bob也大讚美味。

寬姐早前參加無綫的《疫境廚神秋冬盛宴》節目,於電視上亮相兼即席下廚烹調百花香芋紮,連黎諾懿及Bob也大讚美味。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