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應合作 避免「新冷戰」悲劇

評論版 2020/12/19

分享:

英國著名諜報小說家約翰勒卡雷(John le Carre)上周六(12日)晚在英國辭世,享壽89歲。全球的讀者們對他的間諜小說着迷,他多部知名小說更被拍成驚悚電影,包括《諜網謎蹤》(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柏林諜影》(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勒卡雷曾在英國情報機構任職,對間諜情報、官僚架構不信任,甚至對美蘇冷戰感到混亂及懷疑。

美蘇冷戰 耗大量經濟資源

勒卡雷的小說經常被描述為悲劇。他的故事描述40多年來美國和蘇聯之間的競賽與徒勞。冷戰把世界分裂,也撕裂了兩國人民的生活和家庭,更糟糕的是消耗了大量智力和經濟資源。若能更有效地使用這些資源,不論對美國、蘇聯甚至所有人而言,世界可能會變得很不一樣。

提到勒卡雷小說,我自然就想到很多專家所說的「新冷戰」。中國與美國之間的對立似乎一直在升級,有評論員甚至認為,兩國的關係正處於最近50年來的新低點。

這陣子,我們聽到一些敵對言論,也看到雙方採取的一些行動,令人想起當年美蘇冷戰的初期:美方要求中方關閉駐休斯敦總領事館,中方便要求美方關閉駐成都總領事館;加拿大應美國當局要求逮捕了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中方則逮捕了兩名加拿大人並關押在監獄,有意見視之為人質;美國進一步限制中國駐美記者簽證,中國亦停止為多家美國媒體駐華記者續簽證。

我們在香港也已看到,美國對本港一些政府官員和14位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實施制裁。中方稱會有反制行動,並宣布取消美國持有外交護照人員臨時訪問香港及澳門的免簽證待遇。

這些針鋒相對的舉動,會否導致任何一方改變立場或行動?當然不會。盡管目前超級大國之間的緊張關係主要限於嚴厲措詞的公報和制裁,但難保不會升級至其他行動。就算結果不是一場全面戰爭,也可能會是數十年的角力與鬥爭,最終將消耗美國、中國甚至全世界的寶貴資源。

雅典斯巴達交戰 加速古希臘滅亡

早前讀了哈佛大學格雷厄姆.艾利森博士(Dr. Graham Allison)的書,嘗試透過用古希臘的伯羅奔尼撒戰爭(The Peloponnesian War),比較和解釋中美關係最近情況。艾利森從古希臘雅典和斯巴達兩個城邦之間長達數十年的戰爭,看到與當前局勢的相似之處:一個正在崛起的超級強國(雅典)感覺被當下霸權(斯巴達)欺負,並陷入了困境。戰爭耗盡了兩個城邦,最終更加速了古希臘的滅亡。

據艾利森的分析,美國是斯巴達--強大、穩固、有權,雅典則是中國--一個新興崛起大國。有分析人士指,中國在經濟上已超越美國,艾利森引述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的一句話,「雅典的崛起及斯巴達對此的恐懼,令戰爭無可避免。」

我不認為戰爭是無可避免的,無論是古希臘人之間的戰爭,還是現代超級大國之間的戰爭。我們現今生活的世界,已超出20年前所想像的,嘗試預測未來的國力均勢與地緣政治是愚蠢的。

美國即將政權交接,我對情況稍為感到一點樂觀,中美兩國之間的罵戰或可緩和,並開始建設性合作。獲委任為拜登新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去年發表一篇題為「沒有災難的競爭」的文章,講述中美關係。在我看來,他的重點是中國乃美國不可或缺的夥伴,與冷戰時期的蘇聯不同。許多全球性議題如氣候轉變、環境保護等,中美合作也未必可百分百解決,但若中美不合作,卻必定無望解決。

中美之間在短期內未必能成為好友,但亦不意味兩國要成為最痛苦的敵人。新冷戰只會是徒然,我們必須避免悲劇的發生。

蘇利文獲委任為拜登新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中美之間的罵戰或可緩和。(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