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運送機遇 冷鏈物流前世今生

評論版 2020/12/21

分享:

如果說,新冠疫情帶來甚麼意外收穫?被迫待在家,和家人相處時間多了,就是值得珍惜的當下,大家原本可能上了街玩得興起熱鬧,卻冷待了父母兄弟姊妹。「冷待」,是一個負面詞;「冷鏈」就不同,如今人人都指望它,冷鏈不再冷門,成為了熱門,一個全球民眾靠它運送新冠疫苗的產業,意外地得到大力發展的機遇。

如今,我們走入一家日式餐廳,點一份三文魚定食晚餐,碗中白米可能來自日本或越南,三文魚或是智利來的,配菜淋的日本芝麻醬,可能產自湖北的黑芝麻,味噌是加拿大進口大豆製造,它們都歎着冷氣搭船或搭飛機在全球冷鏈中配送,最後送到我們口中。「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唐玄宗命人千里快遞荔枝,只為博得楊貴妃一笑。為了送荔枝,從千里之外的涪州,也就是如今重慶,馬不停蹄走了7天7夜,荔枝是送到了,快遞荔枝的人和馬都怕累死了。楊貴妃雖笑,但可能是儍笑,經過長時間運輸的荔枝,色香味皆無,吃還是不吃?今天,不必是后妃,吃新鮮荔枝已是尋常事,因為有冷鏈,而藥品包括疫苗,也就是冷鏈常客。

冷鏈(Cold Chain),全稱冷凍冷藏供應鏈,不單指儲存、運輸,廣義上是一種控制溫度的供應鏈系統,從原材料供應、工廠內生產時,到儲藏、運輸物流、銷售等環節,維持產品在一定低溫範圍內,以延長產品保存期限。從生產商大型冷庫到零售端冷櫃(B2B),再到消費者端的家用雪櫃(B2C),當中的冷凍運輸,就是冷鏈運輸,現代化冷鏈的運用其實不到100年。

冷鏈歷史僅百年 疫苗運輸挑戰大

要冷藏,先得有冷氣。大家或許都知世界上第一套冷氣系統,是美國人開利(Willis Haviland Carrier)在1902年發明的,他的公司把更多精力放在家用冷氣、商用冷氣上。另一個人在運輸用製冷設備的研發上搶佔先機,他是出生於俄亥俄州的瓊斯(Frederick McKinley Jones),1938年他設計並製造了世界第一台運輸用製冷機組,是美國Thermo King品牌第一款產品,憑藉堅實技術根基及發展,今天該公司被稱為冷鏈設備行業龍頭。

上世紀初,冷藏運輸工具開始出現,但只是加冰塊保存來運輸,二戰前鐵路運輸在冷鏈運輸佔主要角色。瓊斯的發明問世,50至60年代冷藏或保溫車輛和船隻開始大範圍應用。美國是農業大國,生產、銷售生鮮食品非常多。再加上主要運輸用冷凍設備品牌都誕生於美國,所以冷藏運輸發展迅速。早期同樣以鐵路為主,如今美國冷藏運輸主要以公路冷藏車為主,佔逾60%。90年代隨着全球化,產品種類愈來愈多,物流與倉儲考驗愈來愈複雜。某些水果或花卉,除了需要穩定溫度,還要加入減慢成熟的氣體。不同水產品又有不同低溫要求,酒類比常溫略低就已足夠,電子產品則對濕度另有要求。如此一來,就得加裝微型電腦在冷鏈運輸及儲存工具,製冷智慧化,有數據監控、無綫遠程監測,又要同時具備能源效益,與當年運荔枝,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近10年許多物流供應鏈都不斷有創新發展,原因不外乎國際貿易商品種類更趨複雜,多了人在網上買東西,電商對物流速度要求更快,處理不同貨物能力要求更高。物流業面對同行競爭,都採用自動化及新能源等,想盡辦法降低成本,無人化腳步也在運輸環節出現,例如無人機、無人卡車、無人貨船都往實用方向邁進。

冷鏈作為供應鏈之一,運輸歷史不足100年,發展速度相對較慢,始終投資要看需求。新冠疫苗的運送,加上全球人人少了出戶,需要添置多些肉菜蔬果在雪櫃,冷鏈運輸有極大需求,而運輸關乎人命的疫苗,要求就更高,挑戰更大。

科學運輸及儲存是保證新冠疫苗順利接種的重要一步,疫苗對溫度極其敏感。世衞組織曾經有研究推算,全球每年有多達一半疫苗被浪費,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缺乏合適的溫控存儲和完整冷鏈物流。疫苗通常需要全程恒溫冷鏈,高溫或低溫都不可以。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估計,如果按照全球75億人每人1劑新冠疫苗計算,需要8,000架次滿載的波音747貨機才能滿足需求。DHL的疫苗運送白皮書則指出,在全球範圍內配送新冠疫苗需要約1.5萬架次飛機航班運輸,以及約1,500萬次冷藏箱運送,新冠疫苗運送也因此被稱為全球航空貨運業「世紀使命」。

有危有機 疫下提升冷鏈水平機遇

從另一角度看,有危便有機,今次是提升冷鏈全行水平的機遇。正如最早的家用雪櫃不靠電,而是靠定期向賣冰公司買冰放入去,1925年電冰箱面世引爆消費者狂熱,即使1929年開始數年的經濟蕭條,其間雪櫃產銷與電影仍是少數持續增長的行業。如今在運輸新冠疫苗中再度扮演要角的Thermo King,當年也是在二戰危機中茁壯,它和同行又如何應對今天「世紀使命」?明天續談。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