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治古尼自導自演 Netflix電影《永夜漂流》末日反思

副刊版 2020/12/23

分享:

相隔4年,荷里活型佬佐治古尼(George Clooney)終於有新作推出。Netflix原創電影《永夜漂流》(The Midnight Sky),標誌着他再次自導自演,講述一個以2049年為背景的末日災劫故事。他更形容這部小說改編的電影,彷彿結合了《引力邊緣》(Gravity)、《復仇勇者》(The Revenant)的元素。

曾獲頒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佐治古尼,最為主流觀眾認識的是與跟群星主演的《盜海豪情》(Ocean's Eleven)系列商業大片。演而優則導的他,卻喜歡拍言志電影,如2005年有關傳媒和政治的黑白片《各位觀眾晚安》(Good Night, and Good Luck.),就一舉獲得包括最佳導演等6項奧斯卡提名。他近年結婚後,專注做住家男人,相隔4年終於有自導自演新作推出。

佐治演孤獨科學家

電影《永夜漂流》改編自美國知名作家Lily Brooks-Dalton於2016年所著的小說《Good Morning, Midnight》,請來《復仇勇者》編劇Mark L. Smith執筆,還有《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的菲莉絲迪鍾斯(Felicity Jones)、《登月第一人》(First Man)的凱爾錢德勒(Kyle Chandler),以及《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Selma)的大衛奧伊羅(David Oyelowo)演出。

影片以2049年為背景,佐治古尼飾演年過70歲的天文科學家Augustine,見證災難席捲地球而成為倖存者,但身患絕症的他決定不跟隨其他科學家返回家鄉,獨自留守於北極圈內的天文觀測站。與此同時,以尋找木星附近有沒有適合人類居住的星體為使命的異空號,仍然在外太空,當中的5位太空人跟地球失聯3星期。為了通知異空號不要回航地球,Augustine在嚴寒下設法和太空人聯絡。

零下40度冰島拍攝

就在此時,Augustine忽然遇上一位跟家人失散而未有離開北極的小妹妹(Caoilinn Springall飾),因此本來孤身一人的他忽然多了一份責任,力抗外在的惡劣生存環境,努力照顧女孩。

佐治古尼形容此故事有《復仇勇者》的元素,全因他主演的部分在冰島取景,以圖拍出末日異境的感覺。然而,他每場戲都要忍受迫近颶風級的狂風呼嘯、在零下40度低溫中拍攝,絕對是一場體力與耐力的嚴峻考驗。59歲的他就笑說,每天面對風霜,根本不用化粧,就可以看起來像70歲了。

對家人思念激發活着勇氣

另一邊廂,5位太空人長年累月與世隔絕,異常孤寂,再加上他們在返航途中竟與地球失聯,他們靠着對家人的思念,才激發出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故事就令人想起《引力邊緣》。

此片雖然有暴風雪場面,又有驚心動魄的外太空意外,但重點始終在思考人與人之間的聯繫,特別是逐漸揭開主角的過去,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後,故事主題就明顯不過了。佐治古尼早前接受外媒訪問時便說,本片剛趕及在今年年初疫情未大爆發前拍完,但相信今時今日觀眾會對當中強調那種與家人失去聯繫的痛苦、被迫隔絕的孤獨,特別有共鳴。

作者:胡慧雯

責任編輯:鄺素媚、胡慧雯

佐治古尼飾演年過 70 歲的滄桑老科學家,故事令人反思人與人的聯繫,以及家的意義。

整部電影中,佐治古尼只是和 7 歲女童Caoilinn Springall有對手戲。

菲莉絲迪鍾斯和大衛奧伊羅飾演多年在外太空探險的太空人。菲莉絲迪拍戲時懷有身孕,最後佐治古尼決定改劇本,戲中她的角色同樣是孕婦。

劇組為了拍出末日異境,特別前往冰島取景,在零下 40 度低溫中拍攝。

太空人跟地球失聯多時,完全不知道地球已遭逢災劫。

佐治古尼既是《永夜漂流》男主角又是導演。

戲中的太空人都因與家人朋友離別多年而有種揮之不去的孤獨感。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