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爭議 「永生」的她助研新冠疫苗

評論‧世情 2020/12/23

分享:

昨天新聞說,梵蒂岡宣布天主教徒接種借助墮胎胎兒細胞株(cell lines from aborted fetuses)研究出來的新冠肺炎疫苗,在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接種這些疫苗不等同直接或間接支持墮胎合法化,讓我想起一個同樣有關疫苗研究的道德爭議。有一位美國女子,大約70年前死於癌症,但從她身上取下的細胞默默無聞地造福着我們,包括協助研發新冠疫苗。

1951年2月,約翰斯.霍普金斯醫院(Johns Hopkins Hospital)診症室人滿為患,大多是來自東岸的非裔美國人。今天這家位於馬里蘭州首府的著名醫院,在新冠疫下製作的世界疫情數據地圖被視作權威。上世紀那個種族隔離年代,它是少數接納黑人病人的醫院。婦科病房有一位黑人女士,名叫拉克斯(Henrietta Lacks),被驗出有子宮頸癌。

拉克斯病逝 從不知醫生取走細胞

當時,美國每年有大約15,000名女性死於子宮頸癌,專家都爭先恐後想要拿到此症一手資料,包括為拉克斯做檢查的醫生。他想在體外培養惡性腫瘤細胞來研究子宮頸癌,這就需要從病人身上採集癌細胞樣本。拉克斯在接受放射治療期間,醫生從她子宮頸處切除兩片指甲大小組織,放進培養皿中拿走。

沒有人問過拉克斯要不要捐獻細胞,她毫不知情。研究人員後來將她的細胞標上「HeLa」(海拉),取自其姓名頭兩個字母。8個月後,拉克斯在醫院因病離世,只得31歲,留下丈夫和5個孩子,直到死前她也不知道醫生取走自己細胞。

一般來說,癌細胞在體外都沒能存活多久,但海拉細胞株數量卻不斷增長,自培植之初起據報已繁殖逾18,000代,複製出超過5,000萬噸海拉系細胞株,相當於100幢帝國大廈重量,連起來可繞地球幾個圈。據報道它有助世界各地研究人員發表至少6萬篇論文,促進脊髓灰質炎即俗稱小兒麻痺症疫苗的研發,令癌症治療技術進步,為渴望孕育孩子的家庭帶來希望,基因圖譜因它而完善,綿羊多莉的複製成為現實……沒有海拉,許多現代生命科學突破無從談起。

今年,海拉細胞也「當仁不讓」,成為試驗新冠疫苗的人類細胞之一,即是說除了疫苗人體測試志願者,背後還有海拉細胞作出貢獻。

如今海拉細胞株支撑着動輒百億計美元的生物技術產業,藥廠靠它及從其他人得來的人體組織,用於研發疫苗並商業化,甚至據報有培養海拉細胞的公司,每周生產數萬億個海拉細胞,1瓶賣300美元以上。然而拉克斯的女兒過往說,在未經同意下取得並使用海拉細胞,沒有人考慮過為拉克斯的家人提供補償,即使海拉細胞據估計已累積帶來數十億美元利益。

正如沒人體會到他們感受,至少大家都不會在顯微鏡下看到「仍在活」的自己母親,每一條關於海拉細胞的新聞,都讓他們感覺母親仍在某個地方「活着」,正在被複製、被實驗、被折磨。今年是拉克斯出生100周年,過去逾半世紀,家人都在與美國國家衞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商討建立授權保障他們權益。國家衞生院最終同意修改《倫理通則》,往後要取得海拉細胞樣本使用必須先獲家人同意,但無涉及金錢補償問題。不過在近年Black Lives Matter社會氛圍下,愈來愈多研究機構打算為拉克斯的家人,及其他類似權益受過侵害的人作出補償。

較有象徵性的是在今年10月底,美國著名私立生物醫學研究組織,曉治醫學研究所(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向拉克斯基金會付出6位數字美元捐款,作為使用海拉細胞的補償。研究所指出科學界應該承認拉克斯的貢獻,也應該承認海拉細胞的獲取方式並不道德。拉克斯基金會亦將為過往類似不知情被利用的受害群體提供補償,例如自1932年起數十年間,一批非裔男性梅毒患者及家人。當年美國當局在沒有通知他們下,刻意不為那些黑人男子治療梅毒,以觀察不受治療的梅毒會造成甚麼後果。那些人以為自己在接受免費醫療,但其實當局提供的只是安慰劑,並不是藥物,他們與海拉細胞一樣只是被用作研究工具。

美研究所捐款補償使用「海拉」細胞

當年,拉克斯就是那種無法為睇醫生付錢的黑人,而從不知情的黑人病人身上抽取樣本,被當時醫務人員視為理所當然補償的一種形式。活在香港可能感受不到,但正正就是諸如此類這些白人醫研人員,借黑人獲取利益卻沒給出任何回報,甚至沒有解釋的種種陰謀心理,令部分美國黑人對新冠疫苗有抗拒。

美國人反疫苗理由千奇百怪,部分則源於宗教信仰,不能接受借助墮胎胎兒細胞研究出來的疫苗。除了海拉細胞,例如荷蘭的墮胎胎兒細胞HEK-293過往就被多國醫學界利用參與眾多疫苗研發。近70年過去,海拉細胞一直永生,而拉克斯在某種意義上還活着,世上似乎沒有一個死人像她一樣,給活人作出這樣大的生物貢獻,而且還一直貢獻下去。

今次涉及全人類的新冠疫苗正在研發,海拉細胞幫我們躲開死神,邁向未來。在人們特別關心疫苗及藥物研發的此刻,也許亦是時機糾正過去的錯誤,和今天對疫苗的偏見。新冠病毒也許不會在地球滅絕,那就讓它遠離人類。在疫苗與科學上有發現之際,同時讓不受監管的科學實驗絕迹;全球人道主義不斷進步,就讓不人道及種族歧視的科研心態卻步。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