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問題根源 優化大眾身心福祉

評論版 2020/12/23

分享:

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提及將會於禁毒基金預留3億港元,加強於社區支援有需要的市民,並提高大眾對精神健康的關注。雖然不是新的資源,但起碼是對精神健康關注的體現。新冠肺炎流行對市民的精神健康影響,實在是需要關注的事情。

提及精神健康(Mental Wellness)時,我們都會將其視為一種黑白分明的狀態,認為我們的心理狀態只分為健康或不健康,很多人都不明白身心健康的多面性以及其複雜的狀態。而在2020年,我們對於身心健康的定義有了前所未有的醒覺與認知。

今年疫情與去年社會運動的雙重打擊,對不少市民的身心造成一定程度的負面影響,例如疫情下不同的限制與規限,如對於公眾活動空間的使用限制,影響着我們的精神健康。運動原本是提升身心健康的良藥,但在限制令期間,一些人士因為缺乏運動而出現明顯的情緒變化。

限聚令更是令我們的社交與飲食的習慣受到了限制。研究數據顯示,有社交支持的人,比起沒有社交支持的,自殺風險低73%。

另一方面,我們亦同時領悟了不少以往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例如疫情讓我們更珍惜與家人和朋友相處的時間。

疫下工作不穩定 員工增焦慮

除了對社交方面的影響外,職場對於市民的身心健康亦有一定的負面影響。疫情與社會運動的雙重打擊令很多僱主不勝負荷,有些公司需要員工放無薪假期,有些更需要裁員維繫公司營運;如果有員工確診新冠肺炎,該公司的工作出產量更會突然下降。

同時,由於工作的不穩定性,很多員工對於未知的焦慮感亦增加不少。情緒受到負面影響,員工的工作表現大不如前,公司的營運效率會下降不少,所需要承受的代價亦會大得不可估量,因此不少僱主對於員工的身心健康尤其關注,例如承諾允許員工於2021年在家工作,以及提供津貼,讓員工可投資於在家工作的相關設施。

同時,不少公司亦都藉着這契機,積極研究提升僱員身心健康的措施,以及優化僱員支援計劃,以提升員工身體與心靈的福祉。這些研究包括探索不同的方式達致最佳的身心健康水平,以及探究身心健康與工作效率的關聯。

情緒支援不足 醫療輪候數月

在過去18個月,我們一直帶着不同的傷痛,在經濟困境中掙扎着,疫情的打擊對於一些已經患精神病的人來說,更是沉重的一擊。情緒支援以及精神專科的支援不足,導致很多市民,尤其是精神病患者承受比常人更甚的情緒壓力。最為顯著的問題,便是醫療服務的輪候時間太長,有些市民甚至需要等候數月,這是遠遠不足夠的!

可幸的是,香港沒有完全封城隔離,我們還有幸可以使用綠化用地,接受海邊與山間小道「自然生態療法」的治癒。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的海灘因第四波疫情再度被關閉,很多較為年長、視海灘游早泳為生命重要一部分的人士,在沒有其他的替代品下,可以怎樣維繫着他們的身心健康?為何不可以在可以承受和管理的風險下,給他們保持身心健康活動的空間?

盡管遭受各式各樣的限制,但新年在即,疫苗研究亦陸續有進展,我們有望控制新冠肺炎的疫情,亦有機會洗脫心中對於現況的無力感,提升家人、朋友、同事以及自身的身心健康。

適量運動 彈性維繫身心健康

雖然公眾運動場所的使用被限制,但我們可以嘗試在家中保持適量的運動,例如做一些伸展的運動(瑜伽)或帶氧運動(HIIT高強度歇性訓練),提升自身的身心福祉。盡管我們不能控制很多事情,前路亦不太清晰,至少心存希望與正面的態度,不要放棄從黑暗中尋找曙光,彈性地尋找不同的方法來維繫自己的身心健康,一定是正確的方向。

這場疫情以及社會運動為市民所帶來的精神困擾不少,在這樣的雙重打擊下,我們是十分容易傾向變得憤世嫉俗的。政府近日的「Shall We Talk?」計劃,為市民帶來了相關的資訊,開始思考相關問題。社會大眾需要由討論開始,現在需要投放資源,開展有關的工作,清除不同形式的障礙。

猶記得在進行身心健康的推廣項目時,最令人詫異的是,學校還是對於「精神病」以及「心理健康」這些字詞異常有芥蒂。

這樣的例子證明,我們的社會對於每位市民身心健康的福祉,還是有很長的路要走,有很多隱藏的問題需要解決。

所以,找出存在的問題,尋求根源,然後嘗試解決,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應該實踐如何優化職場以及社會各人的身心福祉。

雖然公眾運動場所的使用被限制,但我們可以嘗試在家中保持適量的運動,提升身心福祉。(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兆輝 香港大學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
Edward Pinkney 香港大學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項目主任
王鈺晶 香港大學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項目主任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