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觀主觀

副刊版 2020/12/24

分享:

「筍盤,超大兩房超大廳,只售七百萬。」街招上字體較小的,則寫着五百二十八呎。主觀是「超大」,而客觀是「五百二十八呎」。

「醫生,我超健康!每天做掌上壓及跑步,胃口又好。」這是主觀感覺。

醫生細看素描報告,只能說:「但是腫瘤確比以前增長二公分有多。」這是客觀。

「唔會吧?這幾個月生活正常、感覺正常,應該無事。免疫治療應該繼續有效。」主觀的依然主觀。

醫生打開電腦屏幕,把過去的素描繼續逐一檢查量度,腫瘤確有增長,便只得坦白地說:「相信報告沒有錯。」客觀的繼續客觀。

病人七十多歲,使用免疫治療超過兩年後開始失效,理論上,加上化療可能延續效用,只是病者對化療這概念反感,即使副作用不多也不願意嘗試,而醫生也耐心地等他回心轉意。

「看過《八佰》沒有?」醫生突然想起。

病人不明白醫生想說甚麼。

醫生便重點地說:「當年住在上海租界的外國居民,也覺得日軍不會佔領這英美法租界,直到一九四一年兵臨城下,日軍最終佔領上海租界,並把大量外籍人士關進集中營。被佔領前,那裏仍歌舞昇平,感覺良好。」

病人會意,點點頭說:「回家會小心考慮你的建議。」

主觀與客觀對立,同時也有不少共通點,凡事反覆以客觀和主觀角度思量,便能找到合適結論。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