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睹病人死在眼前 退休醫生推廣器官捐贈 讓病者可重生

副刊版 2020/12/24

分享:

甚麼是無私?可以在退休醫生周嘉歡身上體會得到。

退休前是伊利沙伯醫院內科部門主管,返工時間每天朝七晚十一,但仍抽出私人時間推廣器官捐贈,還親自率領本港的器官受贈者運動員參加國際運動比賽。

她4年前退休,仍十分積極投入義務工作,疫情期間製作了13集的電台節目,宣揚器官移植的重要性。

周嘉歡醫生直言現時不少人對器官捐贈,仍存有忌諱,但她自言絕不放棄:「我不理回報,救得一個得一個。」

通常做醫生的,自小「我的志願」都是當醫生,怎知周醫生卻說,「從沒有想過做醫生,只想做太空人。但香港的大學都沒有太空科,屋企亦沒有錢供我去外國讀書,自知這個宏大的理想一定不能達成。」做太空人成泡影,還被迫要離開校園。「中四時父母要求我輟學出來工作幫補家計,但我很喜歡讀書,不肯屈服。」於是性格堅強的周醫生便獨自搬出來住,替人補習開始半工讀的生活。

沒有家人在身邊,周醫生既要返學又要返工,終於捱出病來。「我患上重感冒發高燒,整個人扒在課室的枱上,當時有位老師給我30元,並叫我去睇醫生,當時我很感動,覺得世界上仍有人對我好,我下定決心繼續捱下去。」中七畢業後,讀理科的周醫生成績優異,老師及同學都紛紛提議入讀醫科,她便決定一試,更被港大取錄。

嬰兒胎死腹中 放棄選產科

在當實習醫生時,周醫生便選定向心儀的產科發展,但在實習完結前,卻令周醫生改變初衷。「我負責替一個孕婦催生,但期間發現BB沒有郁動,原來胎死腹中,當時我很傷心,更決定放棄當產科醫生。」後來她又想過在兒科工作,但一次經歷亦令她打消念頭。「當時我替一位小朋友打化療針,每次打都要找新血管,但因小朋友全身都差不多打過,我找了兩個小時都找不到新血管,小朋友其實很忍得痛,但都喊了出來,我也跟着喊,我不忍心再見這情況,於是不選兒科。」

最後她決定選擇做腎科醫生,「腎科的病人可以做腹膜透析(洗肚)維持生命,感覺有一綫生機,會見到有光明。」但醫生總是會面對生死,有一位腎科病人令她至今仍很痛心。「當年不是每位病人都有洗腎機會,要合乎某些條件,但我覺得不合理,於是我在醫院偷偷為一些不合資格的病人洗腎。其實每次洗都要在肚子插入硬管,插得多肚皮上會有疤痕,有次有位二十幾歲的後生仔入醫院洗腎,因傷痕太多我插不到喉,最後他竟死在我面前,我當時覺得自己很失敗,亦很沮喪。」

當年女性腎科病人面對的婚姻問題,亦令周醫生憤憤不平。「腎病女病人較難懷孕,當年女人不生BB是死罪,我見過有位女病人被奶奶當眾逼她跟兒子離婚;有個女病人的老公就搵二奶,最後二人都為此自殺,十分可悲。」

在腎科的種種經歷,令周醫生明白洗腎只是治標不治本,只能透過移植腎臟才可為病人帶來新希望,於是她開始積極宣揚器官捐贈,更從醫護人員着手,以為大家會更容易理解,但卻事與願違。「我跟一位護士長討論捐器官卡,她卻很緊張說:『我一定不會簽,因為醫生不會救我。』當時我很驚訝,連醫護人員也有這誤解。」

兒子肝硬化 成功換肝保命

一直以旁人身份協助器官捐贈,但後來周醫生成為「局中人」。「1990年我細仔出世時膽管閉塞,慢慢演變成肝硬化,病情反覆。」10歲時病情很嚴重,更面臨生死邊緣。「細仔嘔到全個浴缸都是血,當時握着我手問:『阿媽我會否死?』,當時我不敢正視他,因真的會死,只說立即跟我去醫院。」幸好細仔最終等到有換肝的機會,在換肝後幾天度過11歲的生日,健康也逐步好轉。

細仔的事件令周醫生感受很大,更深深體會到推廣器官移植的重要性。「其實我們來去都是去電視台做宣傳,或找病人去做分享會或拍攝影片等,沒有新意,很難引起大眾的關注。」於是周醫生決定帶領換器官移植的病人,參加有移植運動人士奧林匹克之稱的世界移植運動會。「我希望用第二個角度作宣傳,以運動的成績證明他們一樣可以做運動贏得獎牌,跟正常人一樣。」

周醫生便開始在醫院各科招募器官移植的病人,更自己親自帶隊,連同一位護士及一位物理治療師,3個女人帶着21名運動員,代表香港參加2007年在泰國舉行的世界移植運動會,結果成績不錯,共取得19面獎牌。期後每屆賽事,周醫生都親自帶隊,直到在2016年退休仍繼續參與。「其實這比賽除了證明這批運動員仍然有能力外,更重要是大家可以在下一屆再重遇,像見老朋友一樣,知道大家仍健在,令人很鼓舞。」

80歲婆婆中風 4年後捲土重來

在一眾運動員中,周醫生對一位80幾歲的婆婆印象最深。「婆婆是乒乓波運動員,已參加了幾屆的賽事。其中一屆在南非,比賽完結後大家在餐廳一起食飯,她忽然中風,我們便即時送她到當地醫院,但情況卻愈來愈嚴重,當晚隨團的1位醫生及1位護士便立即帶她回港,抵港時她已半身不能動及口齒不清。幸好,婆婆康復過程十分理想,4年後再跟我們一起到西班牙比賽,由於手腳郁動不太靈活,她就轉玩飛鏢,更取得銅牌,婆婆十分頑強,令我很感動。」

運動除了展示一個人的鬥志外,也可以令一個人成長。「有個小朋友運動員一直都很怕羞,經常站在媽媽身後,只顧着打機不願跟人接觸。其實他因肚上有個疤痕感自卑,在學校內更從不上體育堂,因不想在人前換衫。於是我同他講:『因為這條疤痕,你才可以生存,它不是一件醜事,是你活命的紀錄。』後來他便去比賽,完成後跑過來很興奮的跟我說:『原來我條疤,靚過其他人的疤。』自此他心結被解開,不再介意把疤痕展示於他人前,性格也變得開朗及樂觀。」

在疫情下,下年在美國舉辦的世界移植運動會會停辦,但周醫生並沒停下來,更自言退休後令她有更多時間參加義務工作,包括香港移植運動協會便在今年製作了13集的電台節目,名為《移植「辛」突破》(節目已播完,現可網上重溫)。「節目每一集都會請來不同的嘉賓,包括前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多年前她捐腎給女兒;以及梁智鴻醫生,他參與香港第一宗換腎手術,希望讓大家更加認識現在香港器官捐贈的情況。」

作者、責任編輯:招美寶

今年 64 歲的周嘉歡醫生,思想十分前衞,育兒方法亦不例外。「很多年前,細女跟我說想知道醉酒的感覺,我話你可以試,但一定要在屋企內,我更叫細仔看住她飲,這樣才可解開她心中的疑問,好過佢出去被人灌醉,但最後發現她飲極都不醉。」(曾耀輝攝)

周嘉歡醫生會親自帶隊到國外參加世界移植運動會,運動員的成績更十分理想。(被訪者提供)

周嘉歡醫生說退休後,令她有更多時間投入器官捐贈的工作。(被訪者提供)

周嘉歡醫生中學時學術及運動成績都十分優秀,是校內的風頭躉。(被訪者提供)

細仔在10歲時進行肝臟移植手術,幾日後在病床上過11歲生日,由於仍未可進食,周醫生說護士送上蛋糕來拍照,唱完生日歌吹完蠟燭後便立即把蛋糕取走,十分搞笑。(被訪者提供)

周嘉歡醫生跟同樣是醫生的丈夫育有3個仔女,感情十分要好。(被訪者提供)

經常面帶笑容的周嘉歡醫生,未退休前是伊利沙伯醫院內科部門主管,工作很忙碌。(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