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學者傅高義

副刊版 2020/12/28

分享:

美國學者傅高義最讓人懷念是那種強調親身經歷、田野調查及博閱一手資料的研究態度。特別要指出的是,老先生除了被稱作「中國先生」,但其研究戰後日本成功原因的著作,對美國影響力更大。他的《鄧小平時代》對鄧時期的發展方向評價,如今從美國眼光看來當然是過於溫文,而且因為太晚出版,觀點已顯得滯後,不過之前他的經歷及先行的意志卻值得學習。

話說他早於六十年代,就是遷去日本後不久,已深覺下一個熱點是中國。美國人其時想到中國研究近乎不可能,但他竟可在一九六九年就出了對廣州的研究,出版《共產主義下的廣州》,靠的是之前在香港停留,約談眾多由廣東來到香港的過來人,他也同時得到助手幫忙,每天為他翻多份廣州的報紙。

到八十年代,廣東省走開放路綫走得最前,於是請這位新中國通去考察。老先生一看就知是想借他過橋推波,鼓勵投資當地,所以他堅持自己負責差旅支出,並且強調不給當局審稿。不計那些確難避免的政治宣傳副作用,《先行一步:改革中的廣東》依然是較早期難得用外人及學術的角度,去記錄及分析廣東省先行開放這段重要歷史的作品。

但先行歸先行,傅高義寫中國,個人覺得沒有他寫日本那麼有見地及新觀點,他的《日本第一》對日本那創造力及適應性的總結很到位,持續推出《日本新中產階級》也是很好的調研作品,不少國內學者是抱着以今天日本來對比中國未來的角度去看。但關於中國的作品就更多是歸納,而沒提出更新的觀點。他寫鄧小平,「思考大事,把握大方向,小事讓別人幹」也是坊間印象。更有期待的,是還未寫完的《胡耀邦傳》。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