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觸不到」的演出 拓新商業模式

評論版 2020/12/25

分享:

新冠疫情第四波來勢洶洶,政府再度收緊防疫措施,康文署關閉轄下所有表演場所,本來陸續在12月舉行的演唱會、舞台劇不得不腰斬或取消。其實疫情期間,世界各地的演出業也面對同樣困境,部分人因而將表演移師網上,開拓新的商業模式。這些「觸不到」的經驗,或對本港表演業界帶來啟示。

綫上演出的潛力不容小覷。疫情期間,南韓男子團體防彈少年團(BTS)雖然取消了多場世界巡迴演唱會,但在6月時舉辦的一場綫上直播演唱會,卻吸引來自逾100個國家、75.6萬名歌迷同時收看,創音樂演唱會直播最多人收看的健力氏世界紀錄,粗略估計進帳1.47億港元。

AR+3D技術 營造逼真舞台效果

或許有人質疑,綫上演出真的因疫情而生嗎?其實在不同市場,近年皆有綫上音樂演出的例子,惟這些演出仍然是為現場觀眾而設,以致在視聽呈現與觀眾互動等方面,往往未能令網上觀眾滿意。

有評論認為,綫上演出先天欠缺「現場感」,不會出現類似「全場大合唱」的場面。故有些地方的製作單位索性反其道而行,努力為綫上觀眾提供現場無法享受的非一般視覺效果。

南韓著名娛樂公司SM娛樂推出名為「Beyond LIVE」、為綫上演出度身訂造的付費演唱會品牌,將藝人的舞台表演結合AR和實時3D圖像技術,做到舞台上有猛虎奔馳等的逼真效果。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組合Super Junior成員崔始源突然以巨人姿態現身舞台,背後是用上106部攝影機對崔始源拍攝一小時,運用3D建模與動畫技術,將其真人影像重建為12米高的混合實境立體圖像,再投影至舞台場地。

抽選幸運歌迷 網上互動交談

另一邊廂,透過網絡,綫上現場演出與一屏之隔的觀眾也可以有親切的互動。Beyond LIVE演唱會為了讓世界各地不諳韓語的歌迷也能理解節目內容,將歌手現場的發言,即時簡單繙譯成英語、中文、西班牙語、法語等多種語言字幕。

此外,演唱會預先從不同國家抽選幸運歌迷,將他們家中網絡鏡頭的影像投射到舞台上的大屏幕,讓歌手可以見到歌迷實時反應,甚至跟小部分歌迷即場對話。亞洲區以外的歌迷較少機會參與偶像的實體演唱會,遑論可以直接與偶像交談,這種互動對他們的意義更為重大。

電子遊戲內 開全虛擬演唱會

上述兩個趨勢尚有真人演出,電子遊戲《要塞英雄》內舉辦的演唱會,卻是全虛擬的舞台表演。遊戲開發商Epic於4月時邀請美國當紅饒舌歌手Travis Scott在遊戲內開唱,模擬出一個與歌手真人造型一樣的角色,在遊戲舞台上從容自如地「表演」多首歌曲。遊戲玩家在指定時間登入遊戲,便能透過虛擬角色參與演唱會。

香港也有歌手利用遊戲搞搞新意思,組合C AllStar在電子遊戲Minecraft內搭建虛擬紅館,舉行成立10周年的演唱會,雖然沿用Live Band演奏人聲演唱,但樂迷主要見到代表歌手的遊戲角色。觀眾除了欣賞表演,亦可以在虛擬紅館和尖沙咀購物、逛街、玩遊戲。

港辦網上演唱會 恐無法回本

近大半年本港有歌手選擇不再呆等疫情過去,轉辦網上付費演唱會,藉此探索演唱會的新模式。惟有業內人士向傳媒表示,在香港辦網上演唱會,收入只及實體演唱會的十分之一,根本無法回本,故不能長遠實行。相比實體演唱會動輒數百元一張門票,C AllStar的虛擬演唱會門票才售48元,或門票連遊戲帳號售248元,價錢有頗大差距。有歌手認為,這個現象或跟香港樂迷不了解網上演出需要的人力、物力不比實體演唱會少,未能建立付費心態有關。

如何吸引觀眾願意付出真金白銀,本地業界仍在摸索。以上提及的海外付費綫上演唱會例子,所涉及的先進技術,往往需要大額投資,因此上述做法,或許只適合一些有大型娛樂公司撑腰的天王天后級人馬。

至於一些以小眾為目標的音樂人,則可嘗試尋求其他演出模式,例如滙集多個獨立歌手和單位舉行音樂節,利用捆綁銷售吸引聽眾付費,即在售賣綫上音樂節門票之外,推出不同價錢的套餐,讓觀眾可同時購買手工啤酒、特色啤牌等。

在可靠的疫苗面世前,疫情或會一直反覆,表演業界需有心理準備,當局會隨時放寬或收緊表演場所的人數限制,甚至再度關閉表演場所。在這艱難時刻,業界也不妨放手一試,探索網上演出的潛力,以至在疫情過後,分別在綫上和綫下演出,為表演者和觀眾創造更多可能。

港府再度收緊防疫措施,康文署關閉轄下所有表演場所,本來陸續在12月舉行的演唱會、舞台劇需要腰斬或取消。(中新社資料圖片)

欄名 : 評論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