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壟斷風暴起 鋼索難走也須走

評論版 2020/12/28

分享:

居香港零售市場壟斷地位的超級市場,疫情下銷售價格不跌反升,且照樣申請政府保就業援助之餘,一度僅以抽獎活動回饋市民,引起議論。

傳統零售商也如此,科網巨企議價能力更是強得多。科網巨企正在主導社會演變,政府管得太嚴會扼殺創新阻礙發展,但管得太鬆又會衍生社會公平問題,更可令巨企權力變相超越政府控制。如何拿揑反壟斷力度已成各國共同挑戰,而中美歐近日都把槍口瞄準科企。

京約談27巨企 美起訴Google及fb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上周對阿里巴巴實施「二選一」等涉嫌壟斷行為立案調查,消息震撼市場,惟內地反壟斷的風暴早已經颳起。

內地多個部門近期連月密集出擊。中央網信辦、市場監管總局、稅務總局11月初召開「規範綫上經濟秩序行政指導會」,一次請27家中國主要網絡巨企喝茶。雙十一前夕,市場監管總局、反壟斷局、價監競爭局等,又是聯同中國消費者協會發炮,批評電商優惠水份多,要求「多一份真誠」。國務院11月中更親自出手,拍板建立「反不正當競爭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協調跨部門整治壟斷行為。

與此同時,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中國管很強監不夠」言論惹起風波後,螞蟻集團因銀保監、人民銀行新規暫緩上市。至12月,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表明,關注科企涉足金融「大而不能倒」風險,要「及時精準拆彈」消除系統性隱患。市場監管總局近日又對阿里、閱文、豐巢各自罰款50萬人民幣,指控3家公司分別在收購同行時未申報「經營者集中」現象。

反壟斷甚至成為了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一大議題,意味會是中國政府2021年施政重點。全國人大法工委上周亦開口,指明年立法工作包括修改反壟斷法。中國勢要推出更多劍指科網巨企措施。

美國科網巨企日子近來也不好過。聯邦政府與多州起訴Google及Facebook,指控兩公司勾結,壟斷網上廣告業;國會調查更點名兩者與Apple、Amazon(四大巨頭合稱GAFA)「消滅競爭、扼殺創新」。在歐洲,美國科網巨企也遭歐盟以及法國、荷蘭等國家調查,部分已判高額罰款。

壟斷影響產業 恐動搖社會國安

面對科網巨企的市場影響力,反壟斷也需要有各種考量。支持反壟斷的理由有很多,有的顯而易見。一兩家巨企霸盡市場,對手不被趕絕即遭收購,消費者受到宰割也難有辦法。內地近年打車價格倍速上漲,乘客縱不情願,也總無法以出租車來代替滴滴。Facebook收集資料手段廣受詬病,但能夠同時拒用WhatsApp與Instagram(皆為fb子業務)的人恐怕沒有幾個。

壟斷巨企不只會對付同行,還會支配上下游企業,影響整個產業生態。Amazon是零售巨頭,也是大型物流企業,公司被指強迫其平台商戶使用其物流服務。內地電器品牌格蘭仕去年登陸拼多多後,產品一度在淘寶天貓「被消失」。支付寶與微信支付、美團與餓了麼兩對冤家惡鬥,其他商家都被迫二選一。

巨企壟斷還會導致一些較不起眼但更重大的隱患,例如動搖社會穩定。如果公共交通系統年年加價,服務質素卻因為缺乏競爭與監督不斷下降,民眾每次出門返歸皆怨聲載道,社會自然難以和諧。內地社區團購今年因為疫情而受到民眾青睞,並吸引巨企資本介入,最終或會導致大批小區基層菜販失業。

反壟斷甚至事關國家安全。現代科網巨企所收集的情報,可謂比政府歷來都要多。用戶搜過甚麼字眼、發過甚麼帖子、買過甚麼物品、吃過甚麼外賣、乘過甚麼交通、到過甚麼地方,大數據一一記錄在案,拼起來就是一個人喜好習慣、性格特徵、生理周期、心理狀況,以至可以用來威逼利誘缺陷弱點的完整紀錄。而未來的國家領導人,正會出自今天在網上暴露自己的年輕人群體,政府恐怕不得不管。

巨企成國運標誌 勿一棒子打死

但另一方面,對反壟斷有保留的理由也不少。科網巨企對促進現代社會發展、便利民眾生活貢獻無可估量。區區20年前Google、iPhone、Netflix、淘寶、微信、美團尚未出現,或至少未有普及的時代,今天回想起來已覺得不可思議,好奇「當時的人是怎樣活的?」

科網巨企更是全球公共產品的重要生產者,是爭取國際地位和話語權、掌握未來世界主動地位的重要角色。某程度上說,有出自本國的科網巨企形成壟斷,是一國國力與國運的標誌。就算像歐洲有點酸溜溜地只能針對外地科企,也無法負擔自家民眾與這些企業完全脫離關係。因此政府對科網巨企雖不能放任不管,也不能一棒子打死。

其實隨住科技發展,美國反巨企壟斷的模式亦有所轉變。百多年前,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家族企業標準石油(Standard Oil)壟斷了產油、精煉、運輸和銷售,結果美國法院1911年下令將公司分拆成34家企業。

市場喜好反壟斷 與政府互補

反觀微軟上世紀末也一度飽受美國反壟斷狙擊,但到2000年代初終避過拆分命運。華府意識到,如果弄散微軟令Windows不再是標準的電腦操作系統,那麼整個美國電腦軟件產業,以至一切需要依靠電腦的行業都會亂套,對美國根本沒有好處。

歷史也證明反壟斷這種改變是合理的。微軟雖然沒有被拆分,公司也早已失去霸主地位,科網產業自然形成後浪推前浪,今天置於壟斷風口浪尖的企業換成了GAFA。這反映了在科網時代,市場喜好本身就有一定反壟斷功能,政府操作與市場作用應當可以互相補足。

降市場門檻風險 助企業創新

本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即指出,要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反壟斷、反不正當競爭是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內在要求;國家支持平台企業創新發展、增強國際競爭力,支持公有制經濟和非公有制經濟共同發展。這代表反壟斷限制的,是企業擾亂市場的行為,以控制資本無序擴張的風險,而不是限制企業發展本身。

今天科技再較微軟年代飛躍,科網與金融結合、數據保護成為了監管部門需決定如何取捨的問題。但總的來說,反壟斷並不會阻礙產業發展,反而能以降低市場門檻和社會風險的方式,帶動企業設法高質量創新求進步,而非依靠「大數據殺熟」、「平台二選一」等不可持續的手段追求盈利。今天中外科網巨企在這場反壟斷風暴的生還不會是問題,而他們的霸主地位能維持多久,更多的要看他們自己。

中國市場監管總局近日對阿里、閱文、豐巢各罰款50萬人民幣,指控3家公司分別在收購同行時未申報「經營者集中」現象。(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