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化雨仍不忘探獄中囚友 退休校長見盡重犯:有的變得善良

副刊版 2020/12/31

分享:

教育工作者總是持有一顆熱誠的心,我從退休校長蔡崇機的身上感受得到。

中學時代,蔡崇機已開始做義工,協助肢體傷殘人士爭取平等。大學畢業後到中學教書,更自發報讀輔導課程,為了學懂聆聽學生的需要;後來當上校長後,更到監獄探訪囚犯,成為年輕犯甚至殺人重犯的傾訴對象,這使命一直延續至退休後。他說:「退休後可利用自己的人生經歷,去幫助有需要的人。」

蔡崇機於2015年退休前,是九龍工業學校的校長,當年一篇學生在校訊寫的文章,是這樣形容蔡校長的:「待人溫文、和藹可親……是學生的心靈工程師。」為何學生形容蔡校長為「工程師」,原來這才是他的真正身份。「我是香港大學第一屆的工業工程系畢業生,但畢業後我選擇當老師。」

或者可以這樣理解他為何會「轉職」,全因蔡校長自小便有一顆樂於助人的慈心。「中六時便開始當義工,當時替肢體傷殘者爭取平等權利,我們向地鐵申請每個站都要設輪椅人士的專用通道,方便他們出入。」就是懷着一片助人之心,令蔡校長放棄當時70年代十分吃香的工程工作,選定老師作終身職業。

殺人犯學生帶來的衝擊

蔡校長於1977年到堅尼地城官立中學當科學及數學老師,由於當時學校只開辦了1年,作為開荒牛的他雖然工作十分忙碌,但仍爭取跟學生多溝通,放學後會主動相約一起踢波,跟學生相處愉快,但這時卻迎來重大的打擊。「當時我有一位中四的學生,他在華富邨一間百貨公司內,跟一班朋友用刀斬死人,我知道後十分驚訝,我不斷問自己為何經常跟他踢波,更踢足兩年,我又曾是他的班主任,但我卻完全不知道他的背景,他心入面想甚麼呢?」

這學生對蔡校長的衝擊很大,更感到自己並不適合教書,想返回做工程的工作。但經思前想後下,發現做老師才是他的理想,於是便決定報讀輔導課程(Counselling)。「我覺得教書並不是teaching and learning這樣簡單,老師應要學識如何跟學生溝通,必須具備技巧,更要學懂聆聽。」

後來這位學生被判監20年,出獄時已是一位三十多歲的中年漢,蔡校長曾跟他通電話,知道他已重新做人,也十分安慰。這位學生對蔡校長的影響很深,令他開始關心獄中在囚人士,及後更積極參與探訪監獄的義務工作。

首遇囚友即玉帛相見

2000年,蔡崇機轉到位於大嶼山梅窩的新界鄉議局南約區中學當校長。「當時有教會想探訪監獄的囚犯以及開辦宗教課程,我十分有興趣更決定參與。第一次去的是大嶼南的麻布坪監獄,當時正值夏天,我們被安排在一間鐵皮屋內,當時沒有冷氣亦無風扇,我們5-6個義工,跟大約10個囚友共處一室,活動開始大約15分鐘,大家已大汗疊細汗,有些囚友除去上衣,我們一班義工亦開始除衫,當時大家覺得場面很搞笑,更笑說雙方第一次見面已玉帛相見了。」

在麻布坪監獄探訪1年後,蔡校長再轉到沙咀懲教所及勵志更生中心,這裏全是21歲以下的青年犯。面到這些跟自己學生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亦令蔡校長感受最深。「這裏有不少犯人是售賣毒品被捕,我跟其中一個見面,我問他為何賣粉,他說因賺錢快又容易,更自言放監後會繼續賣。我問他為何要這麼多錢,他說想留多些錢給阿媽,因可以使俾阿爸睇,原來他的爸爸早已離家,兩母子相依為命,故這年輕人想賺多些錢,證明給爸爸知自己有能力養家。」

蔡校長認為這年輕人不斷犯法,是緣於對爸爸的心結,於是蔡校長再反問:「你有沒有問媽媽究竟想使你的錢,還是想你可以在身邊陪她呢?」怎知這年輕人卻搖搖頭說:「我跟媽媽從不會談這問題。」蔡校長自言當時十分無奈,感到很可悲。

在遇過一眾的年輕犯中,一位新移民的遭遇也令他至今難忘。「他因身上藏有襲擊性武器,被警察拘捕。我問他為何帶刀在身?他說因自己是新移民,在屋邨內遇到童黨便會被追打,每見一次打一次,如沒有帶刀在身,便十分危險。他更解釋把刀是護身符,有了它便沒有人會欺負他。其實我當時都唔識點回應,只想到其實很多香港人都不明白新移民的處境,很值得大家同情。」

跟謀殺犯談論人生高低

在探監的十多年,蔡校長說大家在報紙上見過的重犯,大部分都跟他們有接觸,不少性格已變得祥和及善良。他更自言明白這些被判終身監禁的犯人的心理情況,更不介意分享自己的經驗。「我在1991年確診患腸癌第三期,更已有擴散迹象,當時我做化療,但效果不太好,估計只剩下9個月命,當時我有一個很好的家庭,有太太及一對仔女,他們給予我很大的支持,於是我積極尋找其他治療方法,最後幸運的慢慢康復起來。」

蔡校長曾面對死亡,感受過絕望,直言跟終身犯的心境有點相似。「他們餘下的人生可能都要在監獄中度過,對未來似乎沒有盼望,但我會跟他們說在人生最低谷時,都有生存的價值,就像我曾面對死亡,也可重新站起來,不斷鼓勵他們。」

他更分享一個例子,「有一位叫寶叔的犯人,他涉及一單謀殺罪被判死刑,後改判有期徒刑,但他在獄中跟一位犯人衝突,用刀插死對方,再被判第二次死刑。後來他某天看報紙,見到一個病人身患重病急需醫藥費,於是他決定全數捐出二十多年監獄的積蓄。幾年後他獲特赦可提早出監,隨後在油麻地開檔口賣字畫,重新過新生活,所以做人不要輕易放棄,要擁有正能量。」

---------------------------------

沒有停下來的教育工作

5年前退休的蔡崇機校長,現在仍積極投入多項義務的教育工作,於2016年參加甘肅省學校提高培訓計劃,主要培訓當地的市縣級局長、學校的校長及教師。「這個培訓計劃共有30多個香港退休校長參與,每個人負責當地兩間學校。」甘肅的教育人員會定期到香港上堂外,蔡校長更會親自到甘肅實地考察,了解當地學校的實際情況。

「山區學校的學生都是寄宿生,每逢周六回家,周日便回到學校。這些小朋友大部分都是留守兒童,即父母離鄉打工,長期與他們分開生活,所以小朋友回到屋企都是自己一人生活,自己煮飯打理家務,個性十分獨立,其實他們已把學校當成另一頭家,對學校充滿感情。」

蔡校長說曾向內地老師提出意見,認為對學生的評估並非只單單靠考試成績,可加入其他標準,但原來發現山區學校較難做到。「由於家長跟仔女長時間分開,家長會每周打電話到學校了解學生情況,他們最關心的是安全性,如兒子或女兒有沒有受傷,就是一般發燒家長也很緊張,故學校在設計一些活動上,會受到一定的限制。」

另外,蔡校長亦參與慈善教育機構「教育2.1大教育平台」活動,向學生推廣體驗式學習,更會協助弱勢社群能擁有各種的學習機會等,當中包括為自閉症人士提供曲奇製作班,以及在今年初向基層學生捐贈1,000部手提電腦,讓他們可以接受網上教學,有公平的學習機會。他同時亦有參加由社創新動力主辦的「賽馬會逆風跨代計劃」,是由一批退休的人士,以自身經驗及智慧啟導年輕人的正向思維。「其實好似是我們這批退休人士幫助年輕人,其實是我們獲益更多,因我們要放下身段,多聽年輕人的心底話,對我們也有很大得着。」

作者、責任編輯:招美寶

今年66歲的蔡崇機校長認為退休後只顧玩樂,便會變得沒有人生目標,故退休後可利用自己的個人經歷及智慧去幫助有需要的人。(陳國峰攝)

蔡崇機校長於2001年起,便跟一班教會義工一起到麻布坪監獄及石壁監獄作探訪,更跟不少重犯面對面交談。(被訪者提供)

蔡崇機退休前是九龍工業學校的校長,性格隨和,很受學生歡迎。某年聖誕更扮鬼扮馬跟同學一起歡度節日。(被訪者提供)

蔡崇機校長與太太及一對子女,感情十分要好,更不時一起旅行,圖中便是數年前一家四口跟新抱一起去沖繩遊玩。(被訪者提供)

蔡崇機校長在賽馬會逆風跨代計劃中,認識了多個來自各行各業、臥虎藏龍的退休人士。(被訪者提供)

甘肅學校的老師會親自來香港上課,圖中有 4 位藏族老師,其中 3 位更穿上民族服裝。(被訪者提供)

蔡崇機校長於2016年起參與甘肅省學校提高培訓計劃,更到當地實地考察,跟學生打成一片。(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