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舊小記

副刊版 2021/01/04

分享:

新舊年交替,只記些聽來的大人物、小逸事。馬雲當年在杭州搞阿里巴巴,風風火火,政府都還未弄清楚這意味全民可輕易經商的重要性所在,用着傳統的營商規範思維,認為哪怕是開網店,也得有商業經營許可證,於是想頒令淘寶店商也得申領(當然也是考慮到經營稅收問題)。但這人人可開店的互聯網新思維,小淘寶主根本許多是在家經營,也沒有辦公地址及各種公司設備,要全部店主都去拿證,就等如不用玩了。但形勢所迫,馬雲還是得去找官方系統中人幫手說項,道明新世代的商業玩法,才免過一開始就被打殘的命運。

傅聰當年短時期回國演出及教學,由於他被內地宣傳為叛逃的行為仍受爭議,所以官方和媒體待他是步步為營,有幾次的盛大演出,報出來的參演者名單,連美國的音樂家也出現了,就是抽掉了傅聰的名字。有音樂人意難平,上書當時領導人,細陳傅聰所謂出逃的前因後果,領導人才網開一面,以後安排特別禮遇,也阻止了更多可能的攻擊。

一位新聞老前輩,歲晚也提及,為免親身經歷過的人都陸續離開而遭世人忘卻,他得另書一件小事。同一位領導,當年看管各方看得仔細,曾問過老前輩其時的老總,說他們報紙的字體,對領導本人來說,字款是太小了。老總理直氣壯回應,那是給年輕人看的報紙啊,收到的反響不覺字款小。同樣,有關一些文史哲深入愛好的專刊,領導也表達過看不懂的意思,但編者都用專業的肯定語氣說明了辦刊方針及讀者不同的大義。

像已是很久以前,那是個專業人員緊守崗位敢於就專長表態,領導也是虛懷若谷的時代。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