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青吳俊霆與隊友3日攀100座山 為器官移植病人籌款

副刊版 2021/01/05

分享:

2020年全球都被新冠肺炎疫情困擾,唔飛得,坐困愁城。

一向唔停得下來的物理治療師兼攀山專家吳俊霆(Elton),繼挑戰過珠峰及七大洲最高峰後,就想到不如和隊友羅楚健在2020年除夕,連續3天挑戰香港最高100座山峰,並為香港器官移植運動協會籌款。

整個創舉於1月3日早上10:20am完成,歷時71小時20分,比預期快了40分鐘,100座山峰,共攀登了24,650米。

有些人唔挑戰自己就會身痕,Elton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小時候在木屋區長大,唯一的娛樂就是通山跑。他曾經寫過:「喜愛登山帶來的心靈洗滌,也漸漸將孱弱的身體鍛練得像樣,並且開始與運動結下不解緣。」

要挑選香港最高100座山峰,最有代表性的幾座山峰,如獅子山、大帽山、飛鵝山,固然在行程之列。此外,一些擁有悠長歷史,又或擁有開揚景色的山峰,也會包括其中。「如鴨腳瀝雖然不是一個獨立山峰,但因為它有悠久歷史和故事,所以也計算在內。而八仙嶺連峰當中的純陽峰和仙姑峰,均是知名的山峰,所以兩個也入圍。」Elton說。

由大嶼山起步至西貢結束

今次的行程,首先由最西面的大嶼山430米高的深坑瀝出發,攀爬完大嶼山的24個峰後,就去了大埔,然後就轉戰香港的10峰,再轉到九龍,然後終點是最東的西貢蚺蛇尖。「最困難是由這座山去那座山要揀最短最快的路綫,需要有信念及精密計算。就算有比賽經驗,都起碼要用十幾日才可做到。」Elton說。

看他與隊友在Facebook直播,每完成一座山,都會在那裏打卡,Elton還會介紹兩句,像位於沙田與黃大仙之間的大老山,Elton就試過8號風球經過,風太勁將欄桿都吹爛了。

又或者哪些山頭看夜景最佳,如港島東區的畢拿山;沙田及荃灣夜景也可以看到的針山;還有荃灣的石龍拱,除了有無敵維港景,還可看到青馬大橋,Elton與隊友都在這裏不單看到夜景,而且很快就見到天光了。

3天抵冷抵睡魔完成創舉

當然經過3日不間斷在山頭跑,港九新界離島不同地方的日出日落,他們都看過了。由開始時的精神奕奕,只穿短袖衫,到晚上要戴手襪、戴帽,直播時,因為風聲太大,連他們說甚麼也聽不到。「夜晚很容易迷路,因為在山上漆黑一片。又寒流襲港,氣溫跌至零度以下,無體能,行到迷迷糊糊。第二晚落後了3個鐘,靠早上追回時間。」

Elton也怕3日完成不了,曾多次想放棄,但又怕病人失望。「只要我們不慎瞓一個鐘,就會不夠時間。」

總結今次攀山之旅,Elton說最想感謝太太及所有幫助這件事的人,因為沒有他們的支援實在不能成事。「其實辛苦了楚健,當初我可能講得太簡單,原來是咁辛苦。幸好有他的支持,才能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在FB上,Elton的朋友寫了一首詩:「跨年善舉寒流逢,徒步橫越一百峰,壯志為酬扶病患,傑青盡顯傲骨風。」截稿為止,為香港器官移植運動協會籌款目標的30萬,仍欠幾萬。

「我希望這筆款項,能資助他們的復康計劃及疫情後能舉辦器官移植運動會,因為這些病人,大多難於維持穩定工作或來自低收入家庭,接受器官移植之後的復康道路,十分依賴他們持之以恆地運動,和病友組織的支援。」Elton說。

請大家慷慨解囊,捐款網站:http://bit.ly/3rryD3K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招美寶

吳俊霆(左)與隊友羅楚健(右)登上第100座的山峰—西貢蚺蛇尖,結束這3天的創舉。(被訪者FB)

兩人於 12 月 31 日 11am 起步時,狀態都非常好,精神奕奕。(被訪者FB)

為甚麼 Elton 對這些山那麼熟悉?原來許多都是他的後花園。像港島的金馬倫山、扯旗山,他很多時候晚上就跑上來。圖為也是在港島的西高山。(被訪者FB)

每到一個站,他們都很忙,要用一、兩分鐘做紀錄及介紹,然後就趕着到下一個山,因此在直播時,常聽到 Elton 催促隊友:「走啦!走啦!」圖為大家熟悉的獅子山。(被訪者FB)

Elton 攀爬香港 100 座山位置圖。(被訪者FB)

晚上太累的話,他們會找個地方歇一歇。圖為大埔的走馬崗。(被訪者FB)

吊燈籠為印洲塘一帶最高的山嶺,亦以看日出日落而聞名,而 Elton 與隊友就在這裏看日落,但這段路與蚺蛇尖在整個路程中是最難行。(被訪者FB)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