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涉港法案「臨門撻Q」 汲4大教訓

評論版 2021/01/05

分享:

雖然「熱綫」長開,美國單方面制定的《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最後因一票異議而「臨門撻Q」,未能獲得參議院一致通過,作梗者正是素來敵視中國、並為香港反對派打氣撑腰的美國極右政客克魯茲,相當諷刺並明確地反映政客的虛偽詭詐。亂港分子宜應認真汲取教訓,勿將死抱歐美政客大腿當作「國際戰綫」,更不能自忖一句「正義」就能天下任我行,避免紙上論政、誤己累港。

克魯茲反對 法案被「絕殺」

美國出台的《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聲稱要為參與示威暴亂而逃美的港人提供「保護身份」,並為趕及國會換屆,特採「熱綫」機制,跳過正常審議程序,改採電話諮詢,議員不提異議便當「一致通過」,只是短短3個月,便完成從法案提出,到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和院會通過的立法流程,直達參院數票的最後階段,非常草率粗糙。但正當法案通過在即,克魯茲突然無預示地提出反對,令法案被「絕殺」;連同性質相若的《香港避風港法案》也無影無蹤,一心寄望托庇美國的泛民也該消除妄念,不再扮傻耍天真,而要為己為港做一些實事。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競逐總統大位的重量級政客,克魯茲的搖擺絕非無的放矢,而是經過精算的部署,當中有何因由?留給港人甚麼教訓?

第一,在早前的反修例街頭示威中,星條旗屢現,而抗爭分子無論是取態溫和或激進,都爭相遠赴歐美等地拉攏外國政客,並且組建所謂「國際戰綫」,出發點雖不同,但目標卻只有一個,就是「反中」。除了數典忘祖,他們為香港貢獻了甚麼?破壞了甚麼?

第二,一場源於香港經濟結構失衡、政府施政失當、社會深層次矛盾激化、京港價值觀碰撞、社會互信和身份認同不足的社會運動,與萬里之外的外國勢力有何關連?泛民越洋乞求支援有何作用、意義?美國的一條法例或所謂制裁、西方政客的接見或發言,就能將香港的管治和法治推倒重來?如此自我矮化,既無知又「離地」,更等同自戕。

美政客推涉港法案 僅「借港反中」

第三,美國政客接連積極推動涉港法案,絕非因為關顧香港,而是在中美世紀戰略角力下,站在大國博弈、維護美國利益的視角,並以香港為由,再輔以所謂「民主自由」之名去遏抑中國;又安排抗爭分子在港發揮政治作用,裏外合力「借港反中」。不過,對他們來說,香港只是任其耍弄的一隻棋子。正如該項《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香港便由始至終都在狀況外,從未被諮詢或尊重。

第四,以共和黨內的極右茶黨運動代言人自居的克魯茲,政治取態非常保守,並且傾向民粹,民主、人權和移民利益均非其重點關注事項,他關切香港事務,並曾於去年「黑暴」高峰時期到訪香港,並到街頭觀察,為示威者「打氣」,而他與泛民的共通點,不是追求「民主」,而是「反中」,但對泛民和社會來說,無異是政治玩火。

美國單方面制定的《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最後因極右政客克魯茲一票異議,未能獲得參議院一致通過。(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陳建強 香港專業人士協會會長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