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源配置新方式 平台經濟的真面目

評論版 2021/01/05

分享:

在大數據時代,正在興起平台經濟,由於其容易擴展、不受時空限制、覆蓋廣泛、市場巨大、交易成本低等特徵,已經成為數碼經濟的主流模式,或資源配置的新方式。對此,有人甚至認為,目前全球經濟正在進入平台經濟資本主義的發展階段。當前平台經濟表現為許多家喻戶曉的巨型公司,如Apple、騰訊等,都是一個個的巨型平台。平台不僅無所不在,滲透到現代經濟生活的各個方面,而且已經成為了社會經濟的主導及全球經濟發展的最大驅動力,正在以深度與廣度全面滲透和展開,其勢難以阻擋,平台經濟的未來發展前景更是難以估量。

全球掀浪潮 反網絡巨企壟斷

席捲而來的平台經濟不僅衝擊着傳統產業及行業、深入滲透到經濟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正在改變及重塑人們的行為方式、企業的商業模式、行業及市場的業態,甚至正在改變不少傳統產品及服務的性質、經濟資源的配置方式等,所以有人認為,目前全球正掀起一場平台經濟的革命;也正是由於平台經濟無所不在,巨型的平台公司規模愈來愈大,變相威脅着中小企業生存空間,一股反壟斷以及對巨型網絡公司監管大潮正在全球掀起,2020年中國經濟工作會議也把對巨大網絡公司的反壟斷作為2021年經濟工作的重要任務,所以對平台經濟的實質及運行機制進行了解十分重要。

可以說,平台經濟作為一種資源配置新方式,實質就是運用現代網絡數碼技術,資源配置比其他方式更有效率,更能為平台經濟利益的相關當事人創造價值,以此全面提升經濟效率,以及整個社會的福利水平,創造數碼紅利。經典案例有:吐魯番果業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1至5日投放10,000件共1,800噸新鮮葡萄,在淘寶網上向沿海城市市場促銷,很快被搶購一空,通過平台連接讓吐魯番葡萄市場規模擴大了400倍,為企業及消費者創造了巨大價值;而通過淘寶網平台交易所產生的超額收益,就是數碼紅利,肯尼亞的M-Pesa方案,中國的支付寶及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的金融服務的普惠化、大眾化等更是全面提升了一個國家的金融服務水平,為中低層民眾及中小企業創造了巨大的數碼紅利或平台紅利。這是平台經濟的實質所在。

現在的問題是,為何平台經濟的資源配置方式,會比市場及現代企業的資源配置方式更有效率?所創造出來的巨大數碼紅利,又從何而來?

傳統市場 難實現資源有效配置

市場資源配置的優勢在於分散化決策,行為當事人能夠在約束條件下,追求其利益最大化,並通過市場的價格機制來顯示,即市場供求關係的信息都會滙集在商品的價格上。但是由於信息不完全、不對稱,理性行為的選擇要受到信息和認知的約束,容易造成市場的道德風險及逆向選擇,機會主義盛行,導致市場價格機制的失敗。

為了減少這些風險,市場上出現過各種類型的中介組織,但這又會增加運行成本,導致市場運作的無效率。現代企業是替代市場進行資源配置的一種方式,即通過科層管理組織進行公司治理,但這又會引發委託代理問題,而過高的委託代理成本,同樣可能導致企業組織的無效率。也就是說,傳統市場和企業的資源配置方式,存在着嚴重的信息及認知約束,無法實現資源的有效配置。

網絡數碼技術 助獲精準信息

但是在大數據時代,海量的數據湧出,人類行為選擇所依據的信息,不僅僅是結構性的數據,也包括非結構的數據,獲得的信息可以是多維的、全面的,甚至是完全的,而且人類搜尋、蒐集、獲取、儲存、加工、分析、利用數據的能力全面提高,信息獲得的方式亦出現巨大的變化。

如此,人類既能夠利用網絡數碼化技術,趨向獲得完全性和精準性的信息,從而克服資源配置過程的信息和知識約束,也能夠設置與理性選擇行為相分離的算法程式,進行選擇,並運用智能學習深化對事件真相及未來更深入的了解,以此克服行為選擇的認知約束;同時,區塊鏈和智能合約的去中心化,可減少甚至去除組織運作的代理成本,也可真正的發揮分散化決策的作用。

在這意義上,平台經濟可以被定義為一種新資源配置方式及產業組織結構,它不同於市場價格機制和企業組織,以迅速發展的網絡數碼技術為基礎,以數據作為一種生產要素,通過大數據或智能化技術的蒐集、挖掘、整合、分析、加工、處理及價值轉換等信息甄別的新方式,以此克服理性行為選擇過程中的信息和認知約束。顯然,這時的企業平台就是數據生成、蒐集、挖掘、整合、分析、加工、處理及價值轉換的媒介或場所。

經濟平台的媒介功能又可分為兩方面,一方面是平台企業通過大數據分析,為進入平台的當事者提供的信息與服務,另一方面是平台所提供的API(應用程式介面)和進入平台當事者所創立的API改變客戶行為及供應鏈的互動方式,達到實現互聯網數據、信息及服務共享。所以,平台經濟也可簡化為進入平台的當事人通過大數據獲得交易決策所需要的信息,以此來實現資源優化配置的經濟活動。

所以,平台經濟就是一種以數據為生產要素,以大數據分析為客戶創造價值的經濟,其獲得的決策信息趨向於完全、客觀,是面向未來的。與之對應的農業經濟和工業經濟,生產要素是土地、勞動力及資本等,往往是通過市場價格機制或企業組織來配置資源,所獲得影響決策的信息往往是部分和不完全的,有時甚至是人為的。

平台經濟的核心是大數據,是運用大數據網絡技術來克服傳統經濟中的信息和認知約束,整合及挖掘各種資源,讓資源配置效率全面提高。如果平台經濟離開大數據分析,一定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目前關於平台經濟的研究,把重點放在多邊市場、競爭戰略、業務模式、平台定價和網絡外部性等方面,這些研究基本上沒有觸及平台的本質特徵。

2020年中國經濟工作會議,把對巨大網絡公司的反壟斷作為2021年經濟工作的重要任務。(中通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