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人士觀星學手語 打破看不到的桎梏

副刊版 2021/01/06

分享:

觀星和學手語,如果認真用心去鑽研,總能領略一二,但若果換作是視障人士,幾乎肯定是難度加倍。患上視網膜色素病變的林東釗,愛天文學,縱然已失去視力,仍無阻他思想漫遊太空宇宙銀河。去年為推動傷健共融,及與聾啞人士溝通,他更開始學習手語,把不可能的任務變為可能。

今年50多歲的林東釗,10年前突感看東西時如有閃電在前,求醫後證實患上視網膜色素病變,醫生說這病最終是不能視物,目前也沒有治癒的方法。「那時仍看到東西,聽罷也沒太大反應,幾年後病發,視力逐漸變差、視野不斷收窄如管道般,僅剩中心視力,有一隻眼睛甚至完全失明,那時我的兒子剛出世。」

林東釗當年35歲,正值壯年,由健視到失明,過渡得十分艱難。會想很多將來會怎樣,還顧慮兒子,日後怎照顧他呢?心裏有千百個問號。過程是困難的,尤其是初用白杖那段時期,困難、恐懼、自卑的感覺紛至沓來,他寧願不外出,與兒子大部分時間都逗留在家,直至他上幼稚園。

「後來覺得兒子始終是小孩子,不能像我一直留在家,開始多了出街。兒子很懂事又乖巧,3歲起已拖着我引路,當然他未懂認路,但遇到障礙物、過馬路,都會告訴我。」

帶子洪郎15年

擔憂滿心間,但已既成事實,他直言惟有想辦法去克服。「我是由兒子吮第一枝奶湊到現在,因前妻當時有工作,在兒子3歲的時候我們離婚了,由我把兒子湊大,開奶、沖涼都是我一手一腳包辦。」看顧兒子總是小心翼翼、十萬個謹慎,猶幸這些年來也沒有意外或驚險事情發生過,帶子洪郎順利過渡,他的兒子今年已經15歲了。

林東釗目前的視力狀況是完全看不到,用神良久才感覺到燈光是亮着。沒了視力,他說聽覺變得敏銳,一向對聲音敏感,他說可能一直愛聽歌和玩Hi-Fi有關。例如他到一間從未去過的餐廳,聽到傳出的切菜炒餸聲,就猜到那邊是廚房。「我必須這樣做的,認清楚個地方,細心留意座位、收銀處,下次再來就會熟悉不會行錯。健視的人用眼睛就可以了,我們靠的是聽覺和觸感來牢記任何細節。」

經常用腦,記性也比一般人好,別人說過的話,視障人士沒有紙筆記下,便用腦袋去記。從無未過的地方,就算沒人陪伴,他會嘗試自己解決:早一天找朋友看一看地圖,記下大概的路綫。翌日出發時,他會問途人方向是否走對,心中有個概念,再問人確定總能順利抵達。

事實上,智能手機也幫上大忙,林東釗說,現今有Apps可以馬上找人幫手,與真人視像通話,在街上要找路、生活的事情如遙控器的按鍵用法,也會即時獲得解答,提供極大便捷。

最佳拍檔導盲犬

林東釗的得力助手除了兒子,還有導盲犬琪琪。牠會幫他避開人群和障礙物、帶領他前行。當然勿誤會導盲犬識路,一些人以為牠們懂去這去那,只是美麗的誤會,導盲犬全部是聽從視障者的指示。「牠們懂得找電梯、找扶手和門口及可以坐下的地方,我跟牠說:『Find escalator、Find the chair』,牠都能聽得懂。」

相處了一年,林東釗和琪琪已建立了默契。「琪琪很有性格,我未馴服到牠,但彼此已有默契。好像有一天收工時我覺肚餓,想去吃雲吞麵,我自言自語的說,琪琪飛快的帶我到麵店,這店子只和牠去過一次。這次真的令我驚訝,牠像聽懂我的說話。」導盲犬學習的是英語指令,林東釗笑言,說着說着他和牠漸漸用中文溝通,竟也毫無障礙。

對天文學興趣濃

失明前,林東釗最愛看《Discovery and Science》頻道的電視節目,不斷重看也不感厭倦,深感興趣。現在看不到,他會上YouTube聽人家分享天文見聞、科學新知。「覺得宇宙極奧妙,如此無垠浩瀚,人類生存於世確是極渺小,我們活於世上究竟所為何事?宇宙又是甚麼?這些問題常充斥我的腦海中,很想知道答案。」

他3次參加「盲人觀星傷健營」,頭兩次未有疫情肆虐,參加者可到馬草壟親身體驗觀星。「有攤位、有義工籌備,有表演有唱歌,大家都玩得好開心,像嘉年華會,兒子都好開心。到了戲肉,是香港天文台台長講解觀星種種,雖然我們是看不到,身處現場感受特別深,說的是這一刻發生的事情,講者會形容是木星、火星的狀態和顏色,我腦裏隨即想像,與平日上網或看電視是截然不同。」

學習手語

去年林東釗接受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任務--學手語,其實打手語本身有一定難度,還要是一名視障者。「是香港傷健共融網絡幹事、盲人觀星傷健營籌委會顧問莫儉榮提議我學的,嘗試唱首手語歌,我十分錯愕說:『我看不到還要學手語!?』」他笑說。

他硬着頭皮去試,茫無頭緒。主辦單位拍了一段手語歌短片讓參加者學習,因他看不到,特地找來註冊手語繙譯員黎敏聰親自來教他。初時學他像五里霧中,不知發生甚麼事,心感恐懼。為防老師教的記不住,他用手提電話錄下她的說話,再為動作加上註腳。「每一個動作都仔細記在電話中,然後回家不斷重溫、練習,開始有點概念。老師第二次教我時,請她執正我的動作,我仍感十分困難,老師囑我先聽熟歌曲,回家繼續反覆練習。」

看得見的話,跟着動作做也可以,視障者始終難得多,最後他克服挑戰,在演出時順利做到。「開始時確實覺得難,惟有心想凡事盡力便可以了。原來很多事情未必如想像中不可能,最重要不要未做先投降。」

減少歧視伸出援手

林東釗因視障曾經歷低潮、收埋自己,他想跟同路人分享:「日子都要過,怎過是視乎你的心態,肯踏出一步行出門口,生活變得不一樣,未必是物質而是心靈上,行出來,想法不會那麽鬱悶和負面,其實好多人支持我們,不要害怕踏出門口,你拎着白杖,好多人會幫忙,遇上困難也可以找人協助。」

他坦言,障礙在人的心坎,也呼籲大眾不要歧視視障者。「例如有同路人講,手持的白杖不小心觸及別人被責罵,其實碰到白杖不是詛咒和魔法,不會倒楣一世,這方面應多做公眾教育。」白杖是視障人士的眼睛,他們靠它來探測前路有沒有危險,遇上視障者不如伸出援手,助人肯定比相信「碰到白杖會黑一世」的無稽之說更開心。

---------------------------------

關於盲人觀星傷健營

「盲人觀星傷健營」於2010年創立,活動透過觀星、觀日出作平台,凝聚傷殘及健全人士一同感受星空及大自然的美妙,推廣共融理念。活動由最初以鼓勵盲人觀星、融入社會為主旨,發展至今年第九屆,已吸引身體患有不同殘障的人士一同參加,包括:聽障、智障、肢體傷殘人士等。

作者、責任編輯:周美好

林東釗雖有視障,但他愛觀星、學手語,且湊大兒子,毅力令人佩服。(湯炳強攝)

導盲犬琪琪是他的好拍檔、左右手。(湯炳強攝)

企業義工聯同視障及聽障人士共同表演手語歌。(被訪者提供)

與兒子感情深厚。(被訪者提供)

林東釗胼手胝足帶大兒子(左)。(被訪者提供)

去年因疫情影響,參加者要以zoom來觀星。(被訪者提供)

去年因疫情影響,參加者要以zoom來觀星。(被訪者提供)

學習手語歌不容易,他視為極大挑戰,結果順利圓滿演出。(被訪者提供)

在盲人觀星營中,參加者除了用肉眼來觀星,亦會用耳朵來觀星。(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