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遺產多 路易14世關乎分娩姿勢?

評論版 2021/01/06

分享:

新冠肺炎疫情下,有報道指加拿大更多準媽媽選擇聘請助產士在家裏生孩子,避免到醫院,部分地方數據顯示在家分娩多了一倍。助產士組織提醒同工到家中協助分娩時,注意避免自己及孕婦染疫。

分娩不是簡單事,不只是躺在床上就搞掂,有時需要不同姿勢、設備輔助,在醫院當然較理想。今天最普遍的仰躺在床生BB姿勢,有其發展歷史,有人聲稱源自法王路易14。

英文有一個字vanity,13世紀已出現,解作虛榮,字典說也有「愚蠢的自豪」之意;此字同時解作組合式梳妝枱,甚至帶有盥洗盆那一種。扮靚後自豪,感覺虛榮,又的確扯得埋一齊講。美國有一本專報道明星、時尚著名雜誌《Vanity Fair》,有人譯為《名利場》,有人譯《浮華世界》,販賣的就是虛榮吧。2004年一齣叫《Vanity Fair》的電影,講述幾百年前兩位歐洲女子勢利、虛榮的故事。那個年代歐洲的氛圍、宮廷feel、貴族dress code,很大程度源自路易14。

法國盛產香水 源於路易14不沖涼?

我昨天說到,路易14父王路易13,掀起歐洲戴假髮潮流。路易14這位「太陽王」(le Roi Soleil)就更厲害,留下精神遺產更多。他自戀成性又注重外表細節,對衣履、藝術、香氛等的追求,讓法國成為世界華麗極緻的代名詞。

大家也許聽過一種說法,法國今天盛產香水,源於路易14不沖涼,要用香水除臭,社會不愛洗澡風氣帶動了香水產業。不單止他,當時的人都很少沖涼。據說原因之一乃水源缺乏,就算國王大把水,但卻怕瘟疫,民間傳說洗澡讓毛孔張開,增加病菌感染機會,再者就與宗教有關,說洗身軀對上帝不敬云云。路易14一生沖了多少次涼,歷史有不同流傳,有說兩次,一次登基,一次駕崩;有說3次,亦有人說10隻手指數盡;也不必考究了,總之和各位習慣不同。正如我昨天說,17世紀歐洲洗澡是禁忌,所以有頭蝨,要戴假髮遮醜,遮遮下變成時尚、身份象徵,香水道理一樣。

除了香水,大家都聽過因有路易14才有今天法國時尚,較少人知的是他和女性仰卧在床生BB姿勢的關係。外國有個流傳,指路易14生性風流搞大不少人肚子,他有一個癖好,喜歡看着自己骨肉出生,所以他要求生BB的女子以仰躺分開雙腿姿勢生產,這樣他就能夠看清楚BB出來整個過程,其他如蹲下的姿勢,會遮擋他視綫。流傳開來,就變成今天大多數孕婦的這種分娩姿勢,源自路易14下令全國採用。

為看清過程 要求女子仰卧分娩

這種說法的確吸睛有趣,不過多做一些翻查功夫,會有更廣闊視野。1987年,美國一份衞生界刊物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刊登作者丹德斯(Lauren Dundes)一篇文章,談及兩種生產姿勢起源。一是仰卧分開雙腿(dorsal),另一種是仰臥並抬高分開腿(lihotomy),文中提到路易14的癖好。英國小報《太陽報》在2018年拿舊文來造文章,焦點放在國王癖好變成今天女人分娩動作。

路易14也許真的有癖好,但帶領提倡這個生產姿勢的另有其人,生於路易14同一年代,法國醫生莫理士(François Mauriceau)。17世紀初以前,女性一般跪下或蹲下生產,甚至站着,而且不是由醫生接生而是助產士(midwives),還有一種職業加入競爭,叫barber-physicians,又幫人理髮又替人生仔,質素良莠不齊。

莫理士在1668年寫了一本書,英文可譯作《The Diseases of Women With Child and in Child-Bed》,提倡孕婦仰躺或仰臥,但頭及胸墊高少少,這樣呼吸更暢順,更有力量忍痛,分娩較舒服,對接生的人亦較方便。輾轉下來,17世紀分娩方式改變,變成醫生為躺着的孕婦接生。其實丹德斯的文章亦已指出,沒有證據顯示路易14下令要這樣生BB,但有可能在莫理士提倡下,路易14作為國王也採納,起了帶頭效果。

今天,美國孕婦分娩一般採用仰卧方式,亦有醫學文獻指仰臥並非最好,比較合理的做法,是讓孕婦自己選擇最舒服姿勢,不論仰卧、側卧、坐着、蹲着等等,甚或一邊分娩,醫生一邊因應情況和孕婦溝通轉換姿勢,世界衞生組織亦贊同這種論調。

香港普遍用臥床方式分娩,瑪麗醫院大約7年前開始協助產婦以半臥、趴及側身3種姿勢分娩,兩年間選用非傳統姿勢的孕婦,倍增至佔整體14%,不少孕婦選用非傳統姿勢發力,再轉用傳統姿勢生出小孩。不少準媽媽因為胎位不正加劇臨盆痛楚,躺臥姿勢會對脊骨構成負荷,若嬰兒胎位不正,頭部壓着孕婦尾龍骨,準媽媽腰背會痛。這時協助她改為趴着,即類似狗仔式,生產過程會更暢順。

一直未生得出的孕婦則可以選擇蹲下,或抓着輔助欄桿站立,地心吸力有助嬰兒出來。都是一句,只要產婦方便發力、感到舒服,嬰兒又能夠承受,甚麼姿勢都可以是好姿勢。

出世了,投了怎樣的胎各安天命,路易14就像他打造的凡爾賽宮鏡廳一樣耀眼,在位長達72年,不少精神遺產成就了今天的法國,讓世人神往。但當身處當年瘟疫肆虐的年代,你可能不會覺得好受,尤其社會底層民眾,又或會覺得這位國王耽於逸樂。然而,有了疾病就會發展出醫藥,社會繼續進步,然後才有然後,有了今天的我們,仰望凡爾賽宮的奢華富麗,幻想昔日風華絕代的巴黎。同樣,無論媽媽用甚麼姿勢生下,我們的下一代也將因今次新冠疫情有所得益,對我們感激,只要我們今天齊心面對,化疫為機。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寧看世界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