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輪防疫基金 應照顧漏網之魚

評論版 2021/01/06

分享:

新冠肺炎肆虐香港足足一年,第4波疫情相當嚴峻,清零之路漫長;百業蕭條,經濟民生大受打擊,市民苦不堪言。為了救經濟、保就業,特區政府先後於2月、4月和9月推出了3輪「防疫抗疫基金」,再加上《財政預算案》的紓困措施,合共逾3,000億元,支援受疫情打擊的各行各業。不過因為疫情持續時間太長,3輪基金後仍是一池死水,特區政府必須再次出手,又於12月宣布推出第四輪基金共64億元,繼續幫各行業保命。

最新基金補助 餐飲業佔過半

表面上,第四輪基金照顧了多個行業,包括餐飲業、美容院、按摩院、派對房間、飯商、校巴、幼兒中心、健身中心、補習學校、藝術文化界,甚至遊戲機中心及麻將館等等,但是支援方法不外乎是向過往三輪基金已獲補助的受影響業界加碼,其他受直接或間接影響的人士則未能受惠。加上今次基金過分側重單一行業,餐飲業的支援金額達34億元,佔總數過半,達53%,所謂不患寡而患不均,特區政府的做法難免讓人詬病。

特區政府做法守舊,只因循舊有模式,貪求行政方便,只根據發牌制度、有規管的行業、強積金戶口來「認行業」、「認人頭」,於是很多制度外的行業、工種、自僱人士、自由業者、散工,便成為漏網之魚,得不到支援,分分鐘一蚊都拿不到,因而叫苦連天,我便收到很多求助。

我認為特區政府應該把手伸長一點,盡力幫助這些漏網之魚,我在這裏簡單列舉幾個例子吧。

食肆面積計算資助 恐傾斜大集團

第四輪基金的「餐飲處所資助計劃」旨在援助因特區政府推行社交距離措施以致生意受到嚴重影響的食肆,指定持有普通食肆牌照、小食食肆牌照、水上食肆牌照和工廠食堂牌照的4類食肆,資助金額則以食肆處所的面積計算,700平方米以上的處所可獲50萬資助,傾斜大集團的味道甚濃,而且遺漏了持「食物製造廠」牌照的食肆。

特區政府指,「食物製造廠」牌照所涵蓋地方是純粹製造食物,光顧的客人只可外賣不准堂食,因而不受禁晚市堂食的影響,惟實際情況並非如此。以西九龍中心美食廣場為例,大業主在中心7樓及8樓持有6個「食物製造廠」牌照,並將場地劏開,分租予大約40間小型美食檔。這些美食檔明顯經營堂食,卻得不到補助。再者,這些微企很多是家庭式作業,大抵也未能受惠於「保就業」計劃,好些攤檔捱不住,已經結業了。

特區政府既然認為「多年來,食物業界對香港的經濟發展作出重大貢獻。」(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討論文件FCR(2020-21)77),便不應厚此薄彼,傾斜大集團,而冷待這些微型食肆。

第二類得不到補助的,是自由音樂人、演奏者。

根據第四輪基金的「香港藝術發展局--藝術文化界資助計劃」,必須是因為各藝文場地(包括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轄下藝文活動場地,以及其他常用的合法藝文場地)關閉而受影響的個人藝術從業者及自由職業者才獲得補助,粵劇界從業員則可透過香港八和會館作為代理人獲得資助。然而,社會上有一群與康文署及八和會館都沾不上邊,也沒有在上述藝文場地演出的音樂人,他們平日在主題節慶、公司聚餐、私人派對或婚禮等活動上表演,疫情下大多已一年沒有工作,卻遭特區政府遺忘,得不到補助。

自由音樂人 亦遭政府遺忘

我收到這些音樂人的求助,有的表示因欠租已沒地方住,有的查詢哪裏可取得食物券,反映他們的情況很惡劣。

這批人為數不多,估計大約1,000、2,000人,卻因為是自僱人士,大多沒有強積金戶口,特區政府認為難以核實他們的職業及收入。我理解官員的想法,但是正因為這批音樂人「甚麼也沒有」,才更需要特區政府支援!我認為官員應突破舊有行政手段,想一些新的方法,例如若他們能提交這一年內的工作證明、收入證明或客戶支薪單據等等,便可獲得補助。

旅業支援 獨漏跨境觀光巴士

第三類被特區政府遺忘的是旅遊業者,不過並非旅行社、導遊或領隊,而是跨境旅遊觀光巴士的持牌人。

旅遊業是疫情爆發以來最受影響的行業,這點無容置疑,特區政府在之前的3輪基金及「保就業」計劃都提供了極大支援,本年度《施政報告》亦為旅遊業推出了額外5.6億元紓困措施,旅行社、導遊、領隊及旅遊巴司機等大致都囊括了,卻偏偏沒有跨境旅遊觀光巴士的份。可是在旅遊業大停頓下,跨境旅遊觀光巴士同樣零生意,特區政府不能獨漏他們。

篇幅所限,我在這裏只是略為舉例,但我深信社會上仍有其他極需補助的行業。我期望特區政府拿出多一點魄力,花多一點腦汁,思考多一些新方法,幫助更多行業及從業員捱過疫境,絕處逢生。

第四輪「防疫抗疫基金」援助持有普通食肆牌照、小食食肆牌照、水上食肆牌照和工廠食堂牌照的4類食肆,卻遺漏了持「食物製造廠」牌照的食肆。(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劉淑儀 新民黨主席、立法會議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