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盒」擊中人性盲點 如何自保?

評論版 2021/01/06

分享:

泡泡瑪特在港上市後,遭官媒批評助長賭博心理,導致股價大跌。玩具乃至電玩行業近年充斥盲盒機制,慫恿消費者花錢碰運氣,令人不能自拔。外地相繼立法監管,保障消費者權益。

求心儀款式 瘋狂購買難自拔

內地近年新興抽「盲盒」,即買下一個玩具盒後看看抽到哪款玩具,泡泡瑪特在此熱潮中崛起,在港上市後股價較上市價升約一倍。然而,新華社發文對其進行批評,導致股價一度下跌9.9%。

該文章表示,盲盒帶來的上癮及賭博心理引起畸形消費,形容「一入盲盒深似海,從此錢包是路人」,認為當局應加強規管其營業模式。一個盲盒售價約49至70元人民幣,過去一年內有約20萬消費者為此花費逾2萬元。

商家鼓勵消費者儲齊整套,加上每個盲盒不算太貴,導致消費者瘋狂購買,只為抽中心儀款式的玩具。

據澳洲塔斯曼尼亞大學學者Louise Grimmer與Martin Grimmer指,美國在2017至2018年間,玩具銷量跌2%,但盲盒市場同期間大增60%。

他們解釋,這與人類心理中的「間歇性增強機制」(intermittent reinforcement)有關,由於消費者不能知道盲盒中有甚麼,但有機會抽中自己想要的玩具,因此在打開的一瞬間會獲得喜悅感,從而不可自拔。

盲盒機制是利用人性弱點牟利,連電子遊戲也採用。不少電子遊戲內的抽蛋機制(loot box)便屬於異曲同工,玩家往往需要不斷消費才能增加抽中心儀道具或「皮膚」(skin,即改變玩家角色外觀的工具),研究顯示,此機制一年內可為電子遊戲業界帶來300億美元收益。

家長留意誘導 實體虛擬遊戲

比利時博彩業委員會去年已禁止當地發售的電子遊戲出現抽蛋機制,旨在避免兒童接觸賭博。實體盲盒較少受到規管,但美國早在1951年已針對同樣具賭博性質的夾公仔機(claw crane)當作賭博工具監管,後來雖然在業界壓力下放寬規管,但各州仍規定店家不得操縱機器,對消費者「出千」、及要求此類機器不可有貴價獎品。

盲盒機制在本港同樣以實體及虛擬形式出現,據明光社表示,本港的夾公仔機、扭蛋機及網魚遊戲機,同樣有賭博性質,手機遊戲更不乏付費抽角色等機制,惟本港目前多靠商家自律,法例未能跟上社會步伐。有見及此,家長更應留意孩子喜愛接觸的活動是否有賭博成分,善加誘導。

內地近年新興抽「盲盒」,即買下一個玩具盒後看看抽到哪款玩具,泡泡瑪特在此熱潮中崛起。(中通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黃凱迪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