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得有多深

副刊版 2021/01/08

分享:

如何去形容愛?

老套點,愛是海枯石爛;宗教點,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詩意點,愛是「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江陵愁望寄子安》。但若要醫學點,又如何形容?

四十多歲的王太患肺癌不足一年,本來標靶藥成績極佳,惟人算不如天算,這個惡病魔跑進腦膜--一處藥物不輕易進入的地方,更可惡是影響到T10脊髓神經中樞,壓破後,下身便失去功能,雙腳無力不能自行走動,這點也可以輪椅代步,更痛苦是影響副交感神經系統(Parasympathetic Nervous System),因而膀肛失去功能需要尿喉,大便也不能正常行事,很多時大便積聚肛門又乾又硬極為痛苦。

王先生愛妻心切,堅持把妻子留家照料。

醫生問:「大便問題如何解決?」

王先生自然地回答:「當然是我親自幫忙解決,怕別人會弄痛她。」

醫生有點愕然,問:「你親自做Digital Disimpaction(即是用手指從肛門清除大便)?」醫生年輕時也當過這苦差,通常要同時穿上兩個口罩、三對手套,才能面對這艱巨工作,醫護偶一為之也覺苦,王先生卻三兩天便要幫太太清理。

醫生問:「你不覺辛苦嗎?」

王先生答:「不辛苦,大便只是小事,只要她能開心在家便已足夠!」

醫學點,大便有多深,愛得有多深。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