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業界力量 推動STEM教育發展

評論版 2021/01/08

分享:

近年世界多國推崇STEM教育,香港亦不甘後人,部分中小學在這方面更取得不俗的成績,但社會仍有不少聲音,本港的STEM教育正面對多項挑戰。這些挑戰是甚麼?當局又該如何應對?

學校各師各法 易造成發展差距

STEM是科學(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及數學(Mathematics)4個學科的總稱,現時本港的STEM教育採取「學校為本」方針,教育局理論上不會干預學校的推行方式,其好處在於每所學校可因應自身資源,為學生提供合適的課程和活動,但此舉亦有機會造成學校之間的發展差距。資源多的學校可以為學生提供出國交流、比賽的機會、添置各式器材,甚至邀請外援協助,但缺乏資源的學校,或許只能使用教育局提供的津貼添置硬件和現成教材,令相關教學活動無以為繼。

如何評核教育成效,也成為校方的難題。畢竟每間學校發展的方式、領域不一,加上教育局現時未有就STEM教育提供關鍵績效指標(KPI),令學校與學校之間難有基礎參考彼此的發展經驗。有老師曾指出,若評估未能與教學核心互相對應,STEM教育只會淪為校本特色課程,對培訓未來人才作用有限。

但另一方面,利用統一評估方式斷定STEM教育的成效,或有機會牴觸培育多元人才的宗旨,而且如有關評估以考試或學術評核的方式進行,又會如全港性系統評估(TSA)般惹來反感。故如何訂立適當的評估指標,是當局的重大挑戰。

要協助有困難的學校,教育局或可參考校本課程指引的做法,在維持校本管理的前提,為學校提供指引和課程框架,既不干預教學,同時讓學校對STEM教育有基本概念和方向。

倡教局編STEM手冊 提供指引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早前向教育局提交的報告中,亦有建議教育局編寫STEM教育手冊,界定中小學階段STEM教育的定義和學習目標,同時就中小學課程的銜接和活動作規劃,並為學校提供校本STEM教育的例子,展示有效的推行策略和教學的實踐方法。

至於評估方面,美國愛荷華州政府推行的STEM教育戰略計劃,由州內3所大學學者組成監察小組,透過了解教師在教學上如何實踐計劃、學生在愛荷華州測驗評估中數學和科學的成績,以及學生問卷,評估計劃的成效,並衡量學生對STEM教育或職業的興趣。本港或可參考有關做法,研究是否為STEM教育引入階段性評估。

教師培訓內容 未能切合教學需要

發展STEM教育的另一重點,是確保師資符合要求。教育局一直有提供師資培訓,旨在提升教師規劃STEM教學活動及運用教學策略的能力。例如有教師工作坊讓教師「落手落腳」設計與製造智能太陽能車,亦有讓教師分享推動STEM教育的策略和經驗,互相交流。

但有參與過局方增潤工作坊的中學數學老師批評,理論性的培訓「離地」,例如有講座提及香港5G發展,但他對於教師在課堂上如何運用5G教STEM感到疑惑,認為內容對增進教學裨益不大。另有小學常識科教師質疑,教育局提供的培訓課程大多紙上談兵,只有一兩個小時讓老師「動手做」,學習過程流於標準化。雖然這些意見只代表部分人的想法,但當局應該適時檢討,確保培訓課程能夠理論與實務並重,切合教師課堂上的需要。

邀請專家 偕教師共同設計課程

現時,新加坡在推展STEM教育時引入業界和學界的支援,或可為本港提供一些啟示。新加坡教育部自2013年起委託新加坡科學中心轄下的STEM Inc,支援中學發展及推行STEM教育,並分階段推行「與STEM有關的應用學習計劃」(STEM ALP)。在STEM ALP下,每所學校需要在12個不同行業的學習領域中,選取一個學習領域集中推行,並由退休教授、工程師和具有多年研發經驗的年輕專家,運用原有行業或研發的經驗,與培訓人員及學校教師共同設計課程及一起授課,藉此培養教師日後獨自教授的能力。

透過政府的介入、與行內專家的合作,為缺乏STEM知識的教師提供緊密的支援,做法雖然與本港截然不同,但當中仍有可以參考的地方,例如由專家與教師共同設計課程的做法,或可增加雙方交流,避免培訓課程的理論與實務割裂。

隨着全球科技發展,要培養創科人才,STEM教育為關鍵之一。政府需要正視問題,並聯同業界向學校和教師伸出援手,共同找出落實STEM教育的良好方式。

現時本港的STEM教育採取「學校為本」方針,教育局理論上不會干預學校的推行方式,學校可因應自身資源,為學生提供合適的課程和活動。(資料圖片)

欄名 : 評論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