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性競爭 助中美達零碳排目標

評論版 2021/01/09

分享:

在美國為扭轉其氣候變化政策做準備之際,中國已經顯著升級了其綠色發展政策與實踐。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已經成為這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競爭的又一條戰綫。誰將首先沖刺零淨排放終點綫?

當選美國總統的拜登正在密鑼緊鼓地準備新政府旗開得勝的執政計劃。拜登承諾在就職的第一天,美國將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並誓言將減少排放和發展清潔能源作為其政府經濟決策的核心,目標是讓美國不遲於2050年實現零淨排放。為確保達到目標,他成立了新的白宮氣候政策辦公室,並任命了一支由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員組成的重量級團隊,包括邀請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擔任美國氣候變化政策國際特使。

同樣,國家主席習近平也承諾,中國將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在最近的全球氣候雄心峰會(Climate Ambition Summit)上又承諾,到2030年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將比2005年的水平「至少減少65%」,比先前設定「達到減少65%」的計劃又前進了一步。

實現這些目標的經濟成本不會太高。按能源轉型委員會(Energy Transitions Commission)估計,到2050年,中國的零碳經濟成本將不到GDP的0.6%;而根據可持續發展解決方案網絡(Sustainable Development Solutions Network,SDSN)的推算,美國僅以0.4% GDP的成本就能成功達到目標。

華具植林經驗 更關注自然固碳

但是,即使中美兩國朝着同一終點目標競賽,他們也會走完全不同的道路。例如,鑑於中國在恢復植樹造林方面的豐富經驗,可能比美國更關注通過自然固碳(natural sequestration of carbon)達到目標。中國領導人已經承諾,在未來10年內將森林覆蓋面積增加60億立方米。

而且,中國已經比美國更加詳細地規劃了綠色發展路綫。中國領導人已將氣候目標納入更廣泛的經濟發展藍圖中,包括「中國製造2025」戰略中的技術創新和產業升級目標。

中國經濟規劃部門認為,其碳中和願景是向高質量增長與發展轉移的基礎。按照這一政策方向,中國能源基金會最近發表了一份報告,研究了同時實現碳中和承諾,以及政府對經濟增長和發展願景的具體可能途徑。

倘要如期碳中和 美需全面政策

如果美國要在本世紀中葉前實現碳中和,拜登政府將必須採取類似的全面且系統的政策措施,包括創造就業機會和確保技術創新。盡管拜登似乎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但他在許多方面將不得不從頭開始。在過去的4年,特朗普不僅沒有採取任何應對氣候變化的新行動,反而採取了退步的破壞性政策,例如制定降低環境保護標準的法規。

好消息是,拜登擁有一個有助於其施政成功的框架:可持續發展解決方案網絡的「零碳行動計劃」(Zero Carbon Action Plan)。這個計劃聚焦於6個主要能源密集行業,與中國的戰略非常相似,包括發電、運輸、建築、工業、土地使用和材料,正是導致碳排放和自然資源退化的主要領域。

但是,與中國不同,美國是聯邦制,並實行民主政制,執行如「零碳行動計劃」的公共利益策略,不僅需要強大的聯邦政府領導力和大量資金,還需要與地方政府的緊密合作、私營部門的參與以及廣泛公眾支持。

此外,為了實施大膽的改革,拜登政府將必須克服來自共和黨人的抵抗。共和黨人既反對強硬的氣候政策行動,又出於意識形態原因而反對產業政策。強大的既得利益集團也可能對拜登的氣候行動提出法律挑戰。

回到中國的經濟決策,其實並不是純粹自上而下的簡單行政過程。相反,中國的經濟成功得益於地方試驗,包括適應不斷變化的內外環境,以及將成熟發展經驗廣泛推廣。

盡管中國以其中央集權體制聞名,但決策過程實際上包含反饋機制,使領導人能夠了解及回應公眾需求。例如,在每年一度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中央與地方領導會一起討論並確定來年的政策和目標。在此期間,中央部門的工作組會與地方官員進行磋商,以對當地情況有清晰了解,並同時徵求外部專家意見,包括國際組織(如世界銀行)有關中國發展與政策的分析。

在目前的中國,市場提供了另一個重要的反饋機制。與國外的普遍看法相反,市場在分配資源、創造就業、協調供需、促進創新方面發揮着重要且不斷擴大的作用。特別是中國快速增長的中產階級,不僅要求GDP增長,而且還要求更好的生態環境。

中美共享技術 達更高綠色標準

總體而言,中國的中央集權治理體系讓其領導人比美國更容易實施大膽的改革,以及全面且長期的計劃。但是,在深入理解能源密集經濟活動的規模、範圍和成本等技術層面,特別是在比較與綠色能源、材料、運輸系統、工業和農業技術、以及土地利用方式相關的全生命周期成本方面,還面臨着複雜嚴峻的技術挑戰。

而在這些技術領域,中美可以展開「建設性的競爭」,美國可以通過「有針對性的互惠」協議模式對中國提供幫助。正如美國前財政部長保爾森(Henry Paulson)最近指出,美國不應該在「中國所做的任何事情」上要求互惠,而是應該「以美國最強大、最有競爭力的產業和領域為參照向中國提出互惠協議」,以達到「最大槓桿」效應。這可能意味着與中國共享有關綠色發展技術的知識,以換取更高的透明度,以及更高的共同綠色發展標準。

個別國家的政策進步通常難以讓全球每個人都受惠。但是,如果中國和美國這兩個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國於本世紀中葉達到零淨排放,那將會惠及我們每一個人。一場建設性的互利競爭,而不是一種你死我活的激烈爭鬥,將使兩國更快地衝刺零淨排放終點綫。

Copyright:Project Syndicate, 2021.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如果中國和美國於本世紀中葉達到零淨排放,將會惠及每一個人。(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傑出研究員、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可持續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
肖耿 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海上絲路研究所主任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