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人工智能系統 究竟由誰擁有?

評論版 2021/01/09

分享:

去年9月,英國《衞報》刊登了一篇特別的文章:《一個機械人寫出了這整篇文章,人類你害怕了嗎?》(A robot wrote this entire article. Are you scared yet, human?),其初稿由一個名為GPT-3的人工智能系統撰寫,整篇文章言語流暢,又內容豐富,談到人類對人工智能的種種誤解,最後更說服讀者人工智能不會摧毀人類,並會為人類利益犧牲自我。

GPT-3系統深度學習 成本巨

GPT-3是迄今為止最先進的文本生成演算法,標誌着自然語言處理方面的進步。以往的人工智能系統都像是一件獨立的工具,只適用於完成單一任務,例如AlphaGo即使戰績彪炳,亦只限於圍棋。相比之下,GPT-3更接近真正的智慧體,它不斷學習人類的語言和知識,除了寫文章,還會回應人類的各種提問,寫程式碼,甚至繪圖,其智慧沒有預設的界限,就像一位通才一樣。

《衞報》的文章甫出現便激起爭論,一些人為GPT-3的表現興奮,另一些則帶點恐懼,批評其代替人類記者的負面影響。筆者更感興趣的是,GPT-3的發展凸顯了人工智慧研究的一些問題,尤其是它對大型科技公司的資金日益依賴,這種情況可能會危及全人類的科研發展利益。

這要從GPT-3的發展說起。它是一個龐大的深度學習模型,在規模方面,它打破了所有紀錄,由1,750億個參數組成。不論是演算能力還是學習數據庫,它都比以往的人工智能系統有大幅進步,學習能力更勝一籌,因此能寫出非常接近人類的語言,更預示了「通用人工智慧」(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簡稱AGI)的實現。讀者應該對AGI不會陌生,因為它常是科幻電影的題材,電影中的機械人常具備超越人類的知識和執行力,又能夠自主學習和決策,表現出人類的智能行為,這些都是AGI的意義。

GPT-3的開發機構OpenAI成立於2015年,原是非牟利的研究實驗室,其創始人包括特斯拉的首席執行官Elon Musk和前Y Combinator總裁Sam Altman,他們共同為實驗室捐贈了10億美元。然而,招聘人才和人工智能系統的訓練成本非常高,10億美元僅夠支付OpenAI幾年的研究經費。於是實驗室在2019年更名為OpenAI LP,並開始接受風險資本和科技公司投資。不久,微軟便向OpenAI注資了10億美元,讓它能夠繼續從事GPT-3這類昂貴的專案。

依賴科企巨頭資金 注重牟利

以上情況揭示了人工智慧研究遇到日益嚴峻的挑戰:研究成本的「無底深潭」讓研究機構只能向大型科技公司靠攏,並開始受後者影響。去年6月,當OpenAI宣布GPT-3時,該公司沒有像科學研究的規範那樣公開其人工智慧模型。相反,它只是發布了一個應用程式介面(API),允許第三方向GPT-3輸入提問並獲取結果。更甚的是,使用API的研究人員和使用範圍要經過OpenAI篩選,且不作任何解釋。OpenAI更明言將通過出租API來實現GPT-3的商業化。(換言之,在將來付不起錢就不要奢望使用GPT-3了。)

為甚麼會這樣呢?因為OpenAI須證明它是一間有利可圖的公司,以確保在未來繼續得到研究資金。要使GPT-3有盈利,就必須確保其他公司無法複製它,這就是不公開原始程式碼的原因。OpenAI明顯缺乏開放性,似乎違反了科學道德,並扭曲當初成立時非牟利、謀求為全人類提供開源AGI的願景,其投資回報目標和當初希望追求的科學使命互相矛盾。科學研究以不同科學家之間的透明度和信息共用為前提,而創造有利可圖的產品則需要隱藏研究,以保持對競爭對手的優勢。

AGI將是人類最具影響力的發明之一,需要國際社會的協調和保護,位於瑞士、用作物理學研究之用的大型強子對撞機是一個榜樣。它由全球85國的研究機構參與,經費由多國分擔,研究成果亦由全人類分享。第二個例子是世界僅存的大型射電望遠鏡-「中國天眼」FAST-將對全球科學界開放。可是,現今國際間對「非硬件」的建設相對輕視,以為GPT-3只是「一套軟件」。事實上,一旦AGI發展成熟,其意義不亞於人類創造文字或工業革命。如果這種重要的科技只能由一群牟利的股東操控,並包裝成商品出售,將是人類的不幸。

撰文 : 羅浩宇 「創科未來」總幹事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