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省上班

副刊版 2021/01/11

分享:

很難肯定員工凌晨下班猝死的起因,是長期工作過勞直接引致,但中國職場還是對拼多多員工這次下班後死亡討論頗多。之前有過反對996(朝9晚9開工6天),要爭取回到955的呼籲,但這改變不了中國已成主流的科技公司工作時間慣性。

對於認識的企業界朋友而言,特別是仍在中下層掙扎的,他們抱怨,生活最大的矛盾,就是到底是寧願住細單位、住在公司附近,還是在離開市中心遠一點較大的地方居住。對於一般科技公司而言,員工的考慮多為住在公司所在的科技園附近。而因為這種往往是帶有總部齊全建設性質的公司,很多時也提供休息室,甚至過夜床,所以他們的上班通勤考慮,並沒有前述的跨省到市中心商業區上班那麼慘。

因為要追蹤疫情的可能傳播,最近北京就公開了一些可能感染者的每天跨省行程,當中發現一個常態,是住在北京周邊(譬如河北燕郊)而每天要到北京城中上班的打工族,為數也不少。他們的通勤經歷更慘,往往加起來每天要四、五小時在路上。早上五點多出門,大部分晚上十點才回到家。

疫情中加強交通出行管制令情況更差,因為若住在河北的話,每天進北京,都等同是京外來者,需要特別排隊過關查檢通行碼。一般而言,這群體早上五點要去巴士站排隊(據說流行父母幫子女去排隊佔位,好讓子女睡多半小時),經過入京的檢查站,要再排隊出示出行碼,然後轉車才進到北京市內。可以想像,在車上各人也是半睡半醒、上班下班、等車坐車,相當令人懷疑人生。像一個勵志故事,這促使不少人的目標,就是到北京城中擁有一套房。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